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5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毛总过去说,离开了舞台,阿贞就会枯死。郭小莉过去也这么认为,可现在想想,一个人,是实在没有别的寄托了,才会把一切寄托给舞台这样虚无的,充满变数的东西。日久夜久,是人都会枯死的。

郭小莉过去也总想,这就是寻常人与天才之间的差别。天才可以舍弃一切,只为了攀登高峰摘取那颗明珠,而普通人日复一日,弯腰重复着庸常的劳作。

阿贞并不是主动去舍弃这一切的。

郭小莉上了楼,她循着走廊走到阿贞家门外,郭小莉习惯性要把指纹按在门把的识别器上,她低头想了想,伸手用手背轻轻敲门。

“阿贞?”她按了门铃。

门从里面打开了,郭小莉抬起头,果然看到子轲一个大高个子站在门里。已经接近傍晚了,子轲还穿着条睡裤,踩着拖鞋,好像午睡刚醒。一看见郭小莉,子轲后退一步,让她进去了。

“他还在睡。”子轲站在玄关口,看着郭小莉把鞋换了。子轲伸手在嘴唇边贴了贴食指,示意郭小莉小声。

郭小莉跟在子轲身后,子轲去卧室关门,透过那条门缝,郭小莉看到阿贞身陷在被窝里熟睡,长头发散在枕头下面。郭小莉的脸有一瞬间的紧绷,特别当子轲关上门的一瞬,郭小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怎么过来了。”周子轲也懒得给郭小莉倒茶,自己喝着咖啡,给她端了一杯。

郭小莉放下了包,坐在餐桌边,她抬起眼,上下打量子轲在眼前的模样。子轲睡得头发乱了,脖颈两侧的长线条沿着肩膀肌肉骨骼的弧度下来,实在让人很难不被他这种年轻的英气吸引。

最早的时候,连郭小莉都在感慨,周世友怎么会有周子轲这么英俊帅气的儿子,而这个注定会成为所有年轻女性真命天子的年轻人居然会出现在亚星娱乐的出道甄选会上。

子轲还抬起眼看她,眼睛半睁着,不太有精神的样子,要郭小莉说明来意。

郭小莉打开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一本薄薄的册子。

子轲不知道那是什么,拿过来一翻。

郭小莉说:“阿贞出事一个月前,林汉臣工作室寄到公司来的剧本。”

周子轲随手翻了几页。

郭小莉抿了抿嘴,为难道:“这个剧本……不是很适合阿贞,阿贞那时候也接不了任何工作了,所以……”

周子轲抬起眼看她了。

郭小莉迎上他的视线,问心无愧。“朱经理打电话给我,让我给你想想办法。”她看周子轲的意思就像是,你拿着处理吧。

“像陈赞那样的人,”郭小莉无心似的说,“有个剧本再去找他总是胜算大一点。”

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是不会看你有钱有权力就给你面子的。陈赞就是其中之一。“当年陈赞连中法文化年这种活动都懒得去,推阿贞替他去了,”郭小莉说,低下头,沉默了会儿,“后来看阿贞的面子去了新城电影节当评委。如果没去,说不定现在还能有联系。”

周子轲把手里的剧本放在一边,他闻着咖啡的味道。郭小莉说的这一切,围绕在汤贞身边的人情世故,都让周子轲觉得头疼。他不擅长处理这种事,也许这正是郭小莉的长处。

所以周子轲才总觉得理解不了郭小莉为人处事的方式。

“公司附近在拆迁?”周子轲问。

“对,”郭小莉说,“那个练习生宿舍楼早计划要拆了,反正也没人住,周围的旧巷子窄街都要拆。你和阿贞下次去公司,别走那边儿。”

他们两个人的交谈,不知是不是因为阿贞在卧室里的熟睡,因为声音放轻了,显得家常多了。郭小莉明显感觉子轲整个人放轻松了不少,不再是刚从外景地回来那天,在公司楼下抽着烟,精神紧绷疲惫的状态了。

子轲年纪不大,这个岁数的年轻男孩,性情不定是常有的事。所以郭小莉才会那么担心,阿贞太脆弱,太虚弱了,不是玩笑,经不起折腾的。阿贞的理智逐渐滑向了子轲,阿贞的感情滑向了子轲,他不受控制的身体里蕴藏的本能似乎都在滑向子轲——多年以前,当阿贞夜半惊醒,哭着称郭小莉这个做经纪人的年轻女人为“妈妈”的时候,郭小莉就知道阿贞脆弱的时候是多么需要依靠,多么需要有人支撑住他。

以前这个依靠是她,是“云哥”,是公司,是哥哥弟弟,是舞台,是观众……而现在,子轲成为了阿贞心里的依靠,子轲一个人就代替了全部。

郭小莉曾经是多么不信任他——周子轲,还有比这个顶级富家子弟更靠不住的男人吗?可看阿贞那个样子,看着公司几近覆灭,郭小莉只有铤而走险。

现在,她和子轲面对面坐在这里。子轲倒像是比她更亲近的阿贞的家人了,平心静气地与她说话,说的都是与阿贞有关的事情。

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子轲先抬起眼,看了卧室里。

郭小莉听着这陌生的手机铃声,意识到阿贞换手机了。

汤贞睡得脸颊发热,坐在被窝里,和手机里的人轻声说话。

周子轲从外面推开门,汤贞抬起头,才看到郭姐站在小周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家里。

汤贞抿了抿嘴,好像还不习惯被郭姐看到他和小周之间的事。

汤玥在电话里说:“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以前你遇到那么多事,也不和我们讲,你和爸爸一样,喜欢把事情闷在心里。你要在北京好好的呀——”

“你呢,”汤贞问,“你不来吗?”

“不了,不是都说香城出美人吗,我在家里生一个香城宝宝吧,”汤玥笑道,“我可好呢,我可以坚持到孩子出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