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5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从卧室里出来了,问郭姐什么时候来的,他被郭姐拉着坐在沙发上说话。郭小莉从旁边搂着他,亲眼观察着汤贞脸上的表情,瞧他眼神的变化,听着阿贞说的话里的逻辑全不全,上句是不是接了下句。

子轲时不时就到他们身边来,似乎对阿贞有很强保护欲,时刻提防着郭小莉说句什么不专业的话。

郭小莉也早就被他提醒过了,和阿贞多聊未来的事。

“我们慢慢来,一步一步,把Mattias之后的工作做完。”郭小莉隔着睡衣搂着汤贞,揉着阿贞的手,又对他说起了温心的事。

从魏萍走了以后,公司把明年练习生招收面试的工作全盘交给了郭小莉,郭小莉打算培养一下温心,指导她开始接触新的练习生,这半年在Mattias这边熟悉了工作流程,以后就走得越来越宽了。

汤贞听了这话,眼睛眨了眨。

“那祁禄呢?”汤贞转过头。

郭小莉听了这个,一愣。

“祁禄还是你的助理啊,”郭小莉说,“你身边要有一个助理的。”

汤贞摇头了,对郭小莉说:“不用。”他想了想,“让祁禄也有一些别的事情做吧。”

郭小莉这会儿抬头,看向了周子轲。子轲坐在一边单人沙发座上,听了汤贞这话,也朝这边看了一眼。

从去年年底,汤贞就一直盘算着给祁禄和温心找些别的工作。也许他原本想走,想给两个小的找好后路。现在活下来了,汤贞还是觉得两个小朋友年纪轻轻的,要有些别的事做才行。

郭小莉说:“我回头问问祁禄的想法。”

郭小莉进了厨房,挽起袖子,眼看着饭点儿要到了,她也不管子轲和阿贞这顿饭吃什么了,在橱柜里找到几盒红枣礼盒,还有些真空袋装的薏米,没有山药,打开冰箱看了看,取了两小把青菜出来。郭小莉正拿锅子淘米洗菜切菜,子轲从背后推开门进来了。

郭小莉回头看见他,说:“你们是不是叫尤师傅送餐?我给阿贞煲个汤,你们到时候关一下,倒出来喝——”

“我想带汤贞回家一趟。”周子轲冷不丁说。

郭小莉一愣,水龙头还开着,水流淌进米锅里,让人听不清楚话。郭小莉伸手把水关了,回头看子轲:“什么时候?”

周子轲想了想:“下月月初吧。”

郭小莉太过意外,好像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周子轲也抬眼看她。

“你知道他给我打电话的事,是不是?”他问。

郭小莉措手不及。子轲忽然问起这件事,虽然说得省略,但郭小莉一下子知道了他问的是什么。

周子轲看了她,倒也不像生气,只继续问:“什么时候知道的?”

郭小莉说,今年音乐节之前。

郭小莉又解释道:“子轲,我之前并不清楚——”

周子轲点了点头,似乎已经不在意这些。正巧汤贞站在门外,也许因为小周和郭姐都在厨房,把他一个人留在外面,他便偷偷过来看。周子轲拉汤贞过来,忍不住低头亲汤贞的额头,然后搂过了汤贞的肩膀,两个人一同站在郭小莉面前。厨房不大,两人与郭小莉面对面,却无人说话。窗外,夕阳快要落下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周在阿贞的两位母亲里选择了更像话的一位,似乎总是在厨房。

第184章日出3

明明在三个月前,汤贞还是个形容枯槁、声名狼藉、无可救药的废人。上了台就是演出事故,下了台也被记者拍到疯疯癫癫,一个人游荡在北京的大街上迷路。汤贞明明没有救了。他怎么会康复呢。短短数月,汤贞的脸庞,汤贞的灵魂就如时光逆流,奇迹般地“重现”在记者们、粉丝们的偷拍镜头前。汤贞在车里笑着低头讲电话,汤贞穿一件飞行员夹克,背后刺绣了若干行反战标志,还有小小的白鸽,是过去绝版发行的某一年纪念款,他下身是条宽松的运动裤,露出了脚腕,脚上穿了双有浅灰色带的小白鞋,他看起来神采奕奕,大清早就有精神,耳朵里塞着耳机,手握着手机下了车。助理把保姆车在亚星楼下车位里停好,拿了放在车里的袋子出来,陪伴汤贞一同往亚星地下练习室的方向走。这是近两个月以来,狗仔们第一次拍摄到汤贞单独出门,没有子轲的陪伴。但镜头仔细拉近,一晃而过拍摄到汤贞的手机屏幕,他正听的歌曲俨然正是子轲之前发行的那支两人合作单曲。

也许这意味着汤贞开始有了些独立能力。毕竟周子轲不仅仅是Mattias的队长而已。

过去一个多月,周子轲几乎没有参与过KAIser的工作。眼下,为了这支整个团队的广告,他已经在片场待了两天了。无数歌迷围聚在片场外面,子轲戴着眼镜的造型照片也不断从片场流出来,在网上被大肆转发。粉丝们哭着子轲的学霸精英气质浓厚,简直就是民国留洋回来的世家公子在世。时尚杂志的编辑也说,子轲从来不只是肆意放纵空有一副美丽皮囊的富家子,子轲有一种吸引别人去爱他,呵护他的特质,这是他能驾驭一切风格的天赋。

只是子轲在片场戴着眼镜也不怎么用心工作,他时不时拿出手机低头听个电话,另一只手揣在口袋里,有时候讲着讲着眼睛就显出一点笑的意思。一天下来他的部分拍完了,子轲拿下道具收起外套就要走。他开着那辆吸人眼球的超跑,直奔亚星娱乐公司,连饭都不留在片场吃了。

早早收到广告片场的通风报信,一大群狗仔全蹲在亚星娱乐公司的篱笆墙外,透过枝叶的缝隙往里面偷拍。

闫小光过去虽然也感受过不少狗仔阵仗,但蹲在其中亲身经历的感觉从未有过。她蹲在墙根,被后面挤过来的记者大哥弄得很紧张,拿着手机的手上也被蚊子叮了好几个包。

一个梳着粉色双马尾的女孩正端着手里的专业大炮,在闫小光身边专心致志瞄准了停车位的几个空位,如同狙击手长时间保持不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