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5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圆圆姐……”闫小光在旁边说,“我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啊?”

“角度好。”钟圆圆简略回答道,眼睛也不离开机器。

闫小光听得似懂非懂。

自从《罗马在线》改版,全部改为外景拍摄之后,Mattias官方后援会的活动就剩下时不时更新一下微博,以及为即将到来的汤汤纪念演唱会组织歌迷活动了。

闫小光啥都不懂,也不会,眼看着圆圆姐和奇奇她们谈判来谈判去,不知怎么就弄到一份由KAIser官方后援会最专业团队为Mattias量身定制的演唱会活动列表,圆圆姐用电脑把文档里“汤贞”和“周子轲”的名字相互替换,又稍加改动,活动就在亚星公司那里通过了。

忽然一阵骚动,伴随着由远及近的轰鸣声,闫小光抬起头,她听出是布加迪跑车那个独一无二的引擎声。

身后的狗仔记者们疯狂叫起来了,比粉丝还疯狂,子轲!子轲!闫小光也想站起来更清楚地看子轲一眼,却被后面记者大哥的镜头猛地砸了脑袋,把她砸得捂着头蹲下去了。

钟圆圆的快门声分秒不差地响起,一顿抓拍,直到主人公进了地下练习室才停下。

闫小光这会儿听着周围记者们也卸下劲了,大家松了口气般小声议论着子轲的出现,话里总少不了汤贞的名字。连钟圆圆也叹了口气,眼睛离开了取景框,一副意兴阑珊的模样。

“圆圆姐,你好辛苦,”闫小光在旁边感慨道,“又要一直坚持拍照,又要为了汤汤负责后援会的事,咱们后援会要是没有你担任会长……我以前真不该相信网上说的,误会你不爱汤汤,只是爱钱……”

钟圆圆这时回过头,睁大眼睛看着闫小光。

闫小光以为自己说错话了。

“妈的,我是会长,”钟圆圆一个红粉少女,收拾起手中炮筒,拎起闫小光,“走!”

天色暗下来了。

“圆……圆圆姐……”闫小光大气不敢出,她站在地下练习室的台阶上,刚刚偷偷挤进了刷卡才能过的关口,今天又不是参观日,“我……我们这样进来可以吗?”

钟圆圆藏身在一个阴影里,直接蹲下了,她贴在通道墙边用镜头对准了走廊十几米外开着灯的三号练习室。

周子轲站在练习室后面靠墙的位置,他个子高些,无论舞蹈老师说什么,他都这么站着看示范,好像懒得动,只愿意看另一个成员做动作。

另一个成员,汤贞,他就勤快多了,乖乖听话练习了一整天,额头上手上脖子上已经全是汗了,连耳鬓的头发都湿透了,这会儿了,汤贞还虚心听着老师说的话,模仿老师演示给他的动作。他有的舞蹈片段一整串都能连续回忆起来,有的却全然忘记了,要老师教很多遍才能稍微记住。他力气也不够,很多过去有难度的动作都完成不了,尽管那些动作很多都是他自己曾经编排的。

舞蹈老师拍了一下手,蹲在汤贞面前:“阿贞,你和子轲这场纪念演唱会近两个小时,除去子轲自己的部分,你要唱十六首歌,当然有一些歌是你们一起唱。之前我不太清楚你现在的体力水平阿贞,但是今天训练下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为了不给歌迷留下遗憾啊,就重新练习唱跳——”

汤贞低头听着,眼睛湿湿的,看舞蹈老师。

周子轲也从后面走过来了,手不自觉放在汤贞腰上。

钟圆圆看着汤贞和周子轲一同蹲下了,在舞蹈老师面前平视着对话。

“是不是现在还太着急了?”子轲问老师。

舞蹈老师抬眼看子轲,大概和他这么直接对话的机会实在很罕见。老师笑道:“阿贞现在主要是体力不足,”她说着,伸手过去握了一下汤贞的细手腕,“如果是为了锻炼身体,做好保护措施,练练舞可以的。但是在演唱会上,上了台,万一出了点什么意外,”她又拉过汤贞的手握了握,对子轲说,“你看,都没力量,摔倒很危险的。”

汤贞的手被舞蹈老师握在手里,汗流进眼睛里,他也不说话。

周子轲从旁边道:“十周年……”他对舞蹈老师说,“只有一次。”

舞蹈老师低头看汤贞:“阿贞,你想跳吗?”

汤贞抬起眼来,看了看身边的小周,又看练习生时期跟过的舞蹈老师。

舞蹈老师忍不住叹了口气。

“以前是个怎么样的小天才啊……”舞蹈老师伸手摸了摸汤贞的脸,小声道,“什么都会,不用我教的。”

汤贞也不回答舞蹈老师的问题,垂下眼了,好像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想还是不想。他不知道任何事情,也做不了任何决定。周子轲从旁边看他,观察汤贞下巴上掉下来的汗粒子。汤贞不喜欢跑步机,不喜欢来来回回地散步,一提跑步机汤贞就开始拖延时间,却能在这里一声不吭坚持这么久也不叫累。

“继续练吧,”周子轲抬头对舞蹈老师说,“反正他不练也要花时间锻炼身体。”

钟圆圆的眼睛不自觉离开了取景框。她直起脖子,看见汤贞在那个唯一亮着灯的练习室里用手心扶着地面站起来了。他蹲了太久腿麻了,汤贞用手背抹了一下脸上的汗,高兴地低头跺了跺脚,挽起的裤腿落下去了,他弯腰又把裤腿拉上来,好像还要继续练习。周子轲走到跟前,真的是随意伸手一搂,搂着汤贞的腰把他搂进怀里了。那舞蹈老师在旁边站着,看着他们,也不说别的话。夜深了,“汤贞老师!子轲!”是温心沿着楼梯下来,从钟圆圆和闫小光藏身的角落旁兴奋地跑下去了,“我拿了夜宵来!想吃烧麦还是披萨?”

夜深了。

陈小娴在床上酣睡,呼吸均匀,她穿着肉粉色的丝绸睡衣,小腹隆起,被温暖的棉被盖住。万邦集团老板,陈乐山陈总,戴着眼镜站在床前,他低头瞧自己女儿苍白得可怜的脸颊,婴儿般细软的长发,睡着时无辜的情态——陈乐山难以接受,小娴,她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他竭尽全力布下了天罗地网,怎么就无法保护她呢。

手机在睡袍口袋里响了,陈乐山手都有点哆嗦了,他放下手里皱皱巴巴的B超单,把手机拿出来。

几条街区以外,华子在一家酒庄二楼的会客室抓到了梁丘云。

一个月前,梁丘云因为他的鲁莽、冲动,被陈乐山撵回了美国。就在陈乐山重新审视梁丘云公司究竟有多少价值的时候,梁丘云瞅准时机,突然回国,在妇产科门外擅自对媒体宣布与陈小娴相恋多年,小娴已怀有其孩子的事实。梁丘云,万邦集团新任驸马爷,春风得意,喜事临门,连婚期都对媒体公布了,陈乐山这个老岳丈还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什么都还不知道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