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5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几次找他,梁丘云居然还称忙不见,他就身在北京,却把陈乐山老板吊着,谁给他的胆子这么做?

酒庄会客室里的客人们尽皆惊骇,从沙发上站起来,后退贴近了墙根,酒杯都掉在地上,残酒淌了一地。华子居高临下,左手死死揪住梁丘云的衣领,右手枪口直接怼在梁丘云头上。

梁丘云坐在沙发里,是整个会客室的主座。他明明被人揪着西装的衣领,却抬起眼来看着华子,枪口贴着他的头发,他眼里还一直笑。

天蒙蒙亮的时候,陈乐山从女儿床边站起来,扶着桌沿走出去。他下楼喝了口药酒,含了参片。他对着镜子草草洗过了脸,刮了胡子——外表一向文质彬彬所有细节都特别讲究的陈乐山陈老板,这几日被女儿的事刺激得厉害,夜里都难合眼。

秘书钟坚从窗外一路小跑,跑过了草坪中的小路,走佣人通道进了别墅一楼。他来到陈总身边,拿出公司董事会初步同意的黄健雄在美国推进的投资计划书。陈乐山拿过了,瞥了一眼就放在了一边,钟坚帮老板穿好衬衫,掖好衣角,套上外套。

保姆下楼过来,看到陈总已经打算出门了。“小娴小姐醒了!”她说。

陈小娴总是看着很柔弱,她自幼身子骨就不好,更别提怀孕这样的事,对女儿家的身体总是沉重负担,无论流产还是生下来,都是重创。

“小娴……”陈乐山刚在床边坐下来。

“爸,”陈小娴忐忑地看着他,一双冰凉的小手上去就握住了陈乐山的手,“你不要怪云哥——”

陈乐山的眼珠满含血丝,在金丝眼镜后面眨动着,像在努力压抑腾腾的怒火。

“你,”陈乐山问,“真有这么喜欢他吗?”

陈小娴整个人瘦得厉害,脸颊却有些浮肿起来,她转过身四处看了看,伸长了手够住那张被陈乐山昨晚丢在床头桌上的B超单。陈小娴用手把皱巴巴的纸面捋平整了,双手递到陈乐山面前。“爸爸,”她说,“你看,是你的小外孙。”

陈乐山一眼都不想多看那个孩子。

他问自己的爱女:“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在英国的时候。”

“怎么认识的?”

“我和室友去看《橘子郡猎人》的首映,”陈小娴说,不自觉笑了,“我们在影厅迷路,正好遇到云哥……”陈小娴仔细端详手里B超单上的孩子,回忆着这些和孩子父亲的甜蜜往事,“他让保镖带我们去找座位,因为都是中国人,还邀请我们去了庆功派对。”

陈乐山听到这里,闭上眼睛,如同闻到了鱼肆之腥臭。

“怎么会弄出孩子来的,”陈乐山问,“你的医生不是早就说过——”

“我喜欢孩子。”陈小娴抬起头,对父亲说。

“你知道这个男人是什么样的人吗?”

“我要嫁给我选择的人。”陈小娴说。

陈乐山盯着女儿虚弱却天真的脸,禁不住摇起头来,苦笑着。“小娴,他不会对你好的。”

“爸爸,”陈小娴睁大眼睛,也望着父亲,“有爸爸在,他会对我好的。”

曹年曹医生这天中午在诊所忙完了工作,打算下楼去用个午餐。吉叔和他约了顿饭,大概聊的又是子轲的事情。曹年想着,下午还是要往周家大宅去一趟,看看老爷子最近的状况。

曹年刚上了司机开的车,摘掉头上的帽子,突然接到之前的女患者打来的紧急电话。曹年的私人电话只有几个相熟的病人才知道。他听到女患者在电话里惊骇地哭诉:“前男友要结婚了,好像有人跟踪调查我,还有他的影迷打威胁电话来——”

曹年反应了几秒钟,立刻关上了车窗,把杂音屏蔽在车外。他问:“威胁电话?”

柯薇这天上午一直没来公司大楼上班,下午睡饱了觉才姗姗来迟。自从经纪部主管谢明荟上个月正式辞职以后,公司还没有安排新的上级调过来,作为谢明荟的秘书,柯薇要上上不去,有些前途未明。最近集团内部也是暗流涌动,人心浮变,柯薇倒不担心自己——谢明荟走了,她正好可以到云升传媒去上班,听说梁丘云最近打算要结婚,柯薇觉得很有意思,陈小娴还真像梁丘云看上的那种女人。

说不定以后可以一起玩一玩。陈总的宝贝女儿,养在深闺,像一朵娇嫩的百合花,会不会被婚后梁丘云的真实面目吓得要哭呢。

柯薇还没走进自己办公室,先接了个电话,又是她表姐樊笑打来的。

自从和前姐夫离婚,又因为亚星并购案的报道弄丢了《大都会》主编的职位,樊笑表姐就有点崩溃了,又日日以泪洗面。柯薇忍不住在电话里劝他,不要再给乔贺那个无聊透顶的男人打电话求复合了:“姐!回头跟我到云升传媒来上班啦!纸媒肯定会过气的!有什么好留恋的。到了我们自己的地盘,要什么东西没有,好男人更会有的!你看乔贺还会有什么大出息吗?”

柯薇早就不想在谢明荟那个古板守旧神经衰弱的大妈身边做事了。只是她原本以为云升传媒会主动请她过去,难道要她主动和人事申请吗。

“柯薇。”

才刚进办公室的门,就有人从外面咚咚叩门,对着门里的她说:“人事总监找你谈话。”

柯薇一听这个,往门外一看,一些路过同事也朝门里看进来。

“太多次的迟到早退,”人事总监在谈话的最后总结道,“工作态度也不怎么积极。谢大姐上个月就正式离职了,公司目前确实不再需要你了。”

柯薇气得脸色涨红,胸膛不住起伏,她出了人事总监的门,踩着高跟鞋大步下楼。路过的同事瞧见她锋利的短发发尾在耳边甩动,流苏耳环碰撞得叮铃作响。柯薇嘴里念着,我要找律师,我要找梁丘云——

梁丘云几乎是被押着来到陈乐山办公室里的。他领带松散,还被华子的枪口从后面指着。可看他的模样,气定神闲,丝毫没有惧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