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5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反倒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陈乐山陈总,脸色铁青,已是雷霆震怒。

从今日梁丘云的脸上,已经丝毫看不出当年那个在望仙楼被华子揍得灰头土脸,趴在地上抱着头不敢还手的孬种的影子了。

“陈总。”梁丘云抬起头来,眼睛瞧着陈乐山的脸,他眉头一皱,脖子一甩,回头瞪了华子一眼。

陈乐山瞧着梁丘云在他手里也翻不出什么天,他也看了华子。

华子松开了梁丘云,紧压在他头上的枪口也挪走了,后退一步放回枪套里。

“我爱小娴,”梁丘云站起来,对陈乐山承诺道,“小娴也中意我。之前在伦敦,我们只有很少机会见面,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小娴就是陈总的爱女。”

陈乐山连笑都笑不出来了,他只是坐在椅子上向旁边转了个角度,仿佛又闻到了那股扑面而来的腥臭之气。

“我知道小娴身体不好,”梁丘云脸色一点儿没变,他的语气不为任何人所动摇,“所以一直没有和她发生过什么——”

陈乐山书桌上一方乌黑的端砚突然迎面砸过来了。

梁丘云歪头一躲,没被那砚台砸中,可墨汁随之泼过来,在他衣服上头脸上溅了一身墨点。

“你听好了,”陈乐山眼盯着梁丘云那张脸,毫不客气,咬牙切齿道,“孩子可以没有爸爸,小娴可以没有丈夫,没关系,有爸爸爱她。”

梁丘云不发一语,听着这话。

有墨汁沿着他的脸颊,往衣领里淌,潮湿阴冷。

“你倘若还是这么不规不矩,不干不净,搞三搞四,毛手毛脚,”陈乐山说,“你就去院子里给小娴当花肥吧,也算为我们家出一份人力。”

梁丘云眼睛垂下去了。

头发里的汗水浸过了梁丘云额头上溅的墨点,从他眼角流下去。

手机忽然震动,在梁丘云的口袋里,办公室里太安静,所有人都听到了。

手机震了一次,又一次,再一次。还没等陈乐山开口,梁丘云自己从衣袋里拿出手机来,他看了一眼屏幕,是柯薇的名字。梁丘云颇不耐烦,徒手把那手机在手心里攥碎了。

秦适秦律师坐在合伙人办公室里,正同来北京开设代表处的日本某律师事务所首席代表说着话。忽然外面走廊里一阵吵闹,秦适的助手进来,说有客户情绪失调,不好意思打扰了其他客户。秦适让他出去了。

隔壁另一位合伙人的办公室里,一位衣饰雍容华贵的女士正捂着脸,对自己的私人律师哭诉。

“小甘对我很失望……”她倾诉道,垂着头,极度沮丧,“他一直陪我,不求回报地安慰我,保护我,现在要离开我……”

“珍姐,”律师冷静望着眼前这位可怜的女士,前夫的死早已令她精神崩溃了,这个瞅准时机横插进来的小白脸还对她时冷时热,用冷暴力玩弄她的感情,“你要想清楚,你知道一旦婚约成立了,你会失去什么吗?”

邓黎珍披头散发,从手中抬起头来。她最近确实是状态很不好,劳心伤神太过了,听了律师的话,还精神恍惚的。

天黑下来了。柯薇离开了律师事务所,乘计程车回家。她双眼通红,路上还不放弃地给梁丘云打电话,给云升传媒总经理办公室打电话,全都打不通。走到自己家门前,柯薇掏出钥匙,刚要插进钥匙孔里,却意外发现门开着条缝。

出租屋对面的窗子开着,柯薇打开了门,僵立在原地。她的家不知何时变得一片狼藉,像被人底朝天翻了一个遍。玻璃陶瓷器品摔碎在地板上,客厅名贵的手织地毯被打碎的香水、红酒染成破布似的颜色。衣柜门也大大敞开了,衣服、鞋子、名牌包散落一地。

柯薇走进家里,习惯了高跟鞋的脚却险些崴到。她手脚冰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敞开的窗外,Swan男士护肤品的广告牌也夜晚悬挂着,汤贞那张该死的仿佛来自天外的脸出现在柯薇的余光里,下面写着一行小字:洗出真我。

周子轲坐在夜里的广告片场化妆,片场从城内挪到了郊外。因为怕出事故,坚持不懈跟来的粉丝都被亚星娱乐派大巴车接回去了。

片场里灯火通明,肖扬几个人正在拍摄。周子轲来晚了,化妆师低头瞧见子轲手背上那道疤隐隐约约还在,一同帮他遮挡了。“怎么弄的?”他问。

子轲戴上眼镜,低头瞧了眼。“小猫挠的。”他说。

化妆师哈哈笑了,说子轲居然养猫吗:“猫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有猫的人幸福啊!”

子轲原本拿出手机要接朱塞的电话,听了这话他忍不住点头。

化妆师在旁边,看着子轲好像笑了,他忍不住用胳膊戳了戳旁边的化妆师同伴,才发现对方也正盯着子轲看。

朱塞告诉子轲,林导的助手来电话了,林导一听阿贞的名字,就问他之前寄过去的剧本阿贞看过了没有。“还有陈赞老师——他眼下正在新西兰度假,最快也要下周回国。如果时间合适,他说他会来的。他也听说了之前那个泰国女明星的闹剧,也想看看阿贞。”

通话结束了。周子轲低下头,大拇指摩挲了一下手机屏幕。阿贞多半正在家里睡觉。

肖扬拍摄结束,走下架高了的布景台,在周围一片“扬扬辛苦了”的鼓掌声中对大家笑,笑得充满元气。他走到周子轲身边,伸手一拽他,手指向外景地围栏外那条小道,压低了声音。

“我怎么看着汤贞老师的保姆车像在那里。”他抬头对周子轲说。

摄影师在背后叫子轲的名字,周子轲朝那个方向看着,旁若无人走过去。漆黑的小路上,一辆保姆车果然停在那儿,被片场的道具车厢挡住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