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6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前段时间,《大都会》昔日主帅柏主编突然回国了。他一回来就带着新组成的班子采到了周子轲本人,搞得同行们都非常被动,彭斯刚刚坐上主编之位,屁股还没坐热呢,真是如坐针毡。

回到主编办公室里,彭斯脱了大衣,正好秘书端着咖啡进来,说:“彭主编,柯薇来了,正在楼下。”

“柯薇?”彭斯一愣,接过咖啡,琢磨着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好像这几天在哪儿听过。

“她是柏主编走之前的秘书,离职前是时尚总监。”

彭斯一听这话:“来这儿干什么。柏主编不是回国了吗。”

“她是来应聘的,”秘书说到这儿,不知道该不该补一句,“她是樊笑的表妹。”

彭斯嘴里刚含了一口咖啡,差点吐出来了。

“让她走让她走!”彭斯摆摆手说。

秘书出去了。

彭斯弄到了亚星娱乐内部关于Mattias十周年演唱会的一手资料,算是对集团器重自己的领导有了交代。他拿起桌上话筒,飞快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一通,虽然见不到对面的人,彭斯也立刻笑了:“郭姐,是我,我刚才实在走得太急——”

门外突然传来发疯似的砸东西的声音,还有撕心裂肺的叫骂声。彭斯和郭小莉这边儿对着话,另个耳朵听见外边儿动静,不由得皱起眉。

“郭姐,”彭斯问,“您认不认识一个叫柯薇的?”

“柯薇?”郭小莉在电话里说,“万邦娱乐的柯薇?”

彭斯一听这个,脸色瞬间变了。

秘书敲了门,匆匆进来。“彭主编,柯薇想见你,她说她今天不是来应聘的,她是来爆料的——”

“爆料?”彭斯手捂住了话筒,“她敢爆你敢听吗?捂紧她的嘴让她走!!”

已经是正午了,烈日炎炎下,北京地标建筑嘉兰天地塔发出银色的光芒。一天下来,只有这个时候人流量才相对少些。

《狼烟三》剧组在嘉兰塔附近搭好了片场,有交警在附近疏导交通,阻挡过于热情的围观市民。男主角梁丘云穿了一身全黑的防护服,坐在直升飞机里。飞机从城南一家酒店的楼顶起飞,正在嘉兰东塔上空盘旋。

在剧组事先制作好的CG模拟画面里,频频受挫的恐怖分子劫持了一架飞机,意图炸毁首都地标嘉兰塔。预告片彩蛋的第一个镜头,就是从上方俯拍的被撞击后仍岿然不动的嘉兰双塔,在烈火熊熊中烧融着外墙构造。民众潮水般从塔内涌出,因着嘉兰塔有从建造初期就设计好的防火隔离预案,为民众逃生和消防人员的进入留足了时间。

主人公秦湛却要争分夺秒,进入大厦内部寻找被劫持飞机残留下的线索。直升机深夜在嘉兰塔的烈焰上空盘旋,秦湛跳下直升机,却临时发现身上的降落伞遭人破坏,居然无法打开。

嘉兰塔上一张巨大的广告牌,在爆炸中表面保护层几乎已经全部粉碎了。危急关头,秦湛在坠落下去的途中伸手抓住了广告上破碎的一角,他像撕一张纸一样把这面巨大的广告画布当空撕扯下来,几十米长的画布被撕扯开了,给了秦湛足够的缓冲。火沿着画布急蹿下来,将画上的模特烧成焦炭,秦湛却在地上翻滚出去,安全落地。

这短短一段内容作为《狼烟》第三部的片尾彩蛋,同时又是《狼烟四》的先期预告片,注定会在国内引发轰动。可以说,《狼烟》系列只要拍下去,梁丘云就不会在神坛上跌落,他实在敢想敢做,谈下嘉兰塔的影视合作,《狼烟四》注定会打破下一个票房纪录,成为巅峰。

剧组的工作人员正在和嘉兰塔的员工一起,将一块绿色幕布吊起来,遮挡住原本的萨芙珠宝的广告牌——汤贞站在周子轲身边,回头望向了广告镜头,周围是模糊不清的快速人流,看上去就像汤贞与周子轲在大都市里私奔了一样。

直升机还盘旋着,不知下面的人什么时候能弄好。梁丘云坐在驾驶舱里,低头瞧下面看,看了一会儿,他又抬起头,朝直升机前方看去。这么居高临下地俯视北京城,俯视这一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别说人流车流了,连嘉兰塔看起来都不值一提。

手机在仪表盘上震啊,震啊,不停下。梁丘云拿过来,随手翻了翻挤爆的信箱。万邦驸马,人人都要祝贺他。

一条条信息往下翻,梁丘云瞧见了其中一条。

“他们确定下周去外景,似乎要给汤贞拍电影。”

梁丘云眯了眯眼,转头望向了直升机窗外。他皱起眉头了,过会儿还是嗤笑起来。

作为万邦集团安保部门的实际负责人,华子连中午用餐的时候都要一刻不停接听下属汇报来的不同信息。窗外的万邦总部,风平浪静,员工们在食堂里井然有序地就餐,在水吧休息,或是小声聊天,走回办公室加班。前段时间黄健雄在美国一度失踪,让人非常头疼,但万邦还在有条不紊地继续运转着,从外部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

父亲曾对他说,万邦大家族发展得如此之快,稳健而迅速地扩散,手下人忠心耿耿,安保系统功不可没。

华子感受不到这话里的赞许,只有莫大的压力。比如现在,他明知道有人借尸还魂了,但他身边没有一个人有精力关注这件事,父亲也好,梁丘云也好。

甚至包括华子自己。

耳机里,司机小魏还在汇报,他却在走神儿。

小魏说:“傅春生很可能也要跑了,他昨天在家里收拾出两个箱子来,我还在他桌上看到了假的身份证件——”

华子说:“有人找上他了吗?”

小魏问:“您是说谁找上他?”

华子说:“护城河的水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