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6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还记得那年生日,他问汤贞。

汤贞也不讲,摇头。

“那有什么遗憾吗。”周子轲问。

到底是遗憾太少,想不出来,还是遗憾太多,无从选择。

汤贞想了好久,说:“林爷今天给我发短信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他,”汤贞低下头,“我就没有回……”

“我让他失望坏了……”汤贞的声音闷在周子轲的衣服里,搂着周子轲腰的手指也有点颤抖,好像哭了,“我以后再也演不了他的戏了……”

汤贞是不会提要求的,他对任何人都不会说自己想要什么。但周子轲在他身边,算得上与他最亲近的人,他应该知道他在期盼什么,又在害怕什么。

艺坛出道十年,曾在巅峰像一轮红日灿烂,发光发热,也曾跌落谷底,在地狱中浮浮沉沉。“汤贞”是真实发生过的传说故事,不能因为神像破碎了,就认为如今的人就没有那个资格去纪念。哪怕汤贞自己都不相信他曾是“汤贞”,身边的人也要扶着他,鼓励他,那到底是他人生的一部分。

不触及过去,当然显得更安全。但岁月还长,汤贞还会生活很久很久,在快乐和幸福中很久很久。周子轲不想他留下什么遗憾,特别是曾让他在生日的夜晚抱着周子轲哭泣的这样无法磨灭的遗憾。

“现在这次机会,比较凑巧,”周子轲抬起头,想了想,对曹老头儿说,“阿贞那个林爷,好像情况不太好。”

“你跟去片场一直陪着?”曹医生问。

“我是制片人,”周子轲闷声说,又故作轻松道,“之前一个月他都恢复得很快,我觉得……应该没问题吧?”

“不会有问题的,”曹医生轻声道,他瞧着子轲眉眼中隐藏不住的担忧,“有什么事,可以随时联系我。”

曹医生明白,子轲这个孩子早就想清楚他要做什么了,也早就衡量过了,下了决定,他坚信他能够帮助阿贞跨过这道坎儿。

他只是需要一颗定心丸。

《罗马在线》一共要录制二十二期,四期棚内的小周队长人生大考验,录好的两次外景原定剪成四期,现在由广告部小张把子轲在录音棚录制单曲和Mattias拍摄广告的影像花絮当做生活片段适当减进去,剪成六期。这么算下来,还有十二期要录。

周子轲开着他那辆超跑,瞧着汤贞坐在副驾驶上,系好了安全带,用笔在纸上勾画。

“你觉得要怎么计划剩下的几期?”周子轲问他。

汤贞呆呆看纸,也不说话。

“最后一期是不是要放纪念短片啊。”周子轲说。

汤贞把纸放在膝盖上,一个字一个字低头在最后一期的空格里写。

周子轲边看路边看他一眼,不小心看到阿贞脖子后面衣领里露出的吻痕。阿贞自己也不知道,还垂着头,把白白一截后脖子露出来。

字写完了,虽然丑了点,阿贞又描了几笔,抬头看他。

“演唱会前的歌友会呢。”周子轲轻声提醒。

阿贞低头又写,有一期要用来放歌友会的。

录了近十年的《罗马在线》节目,到临近结束的关头,反而成了汤贞在Mattias最后岁月的直接见证了。

北京距离这次圈定的外景地有点远,开车要十多个小时,主要照顾林导的身体,那边离林汉臣的家近些。

他们中途在路过城市里的兰庄酒店过了一夜。小周先下车去见专门出来迎接的经理一行人,汤贞坐在车里拿齐了自己的水杯和手机,他打开手边储物盒的盖子,突然发现里面有一个薄薄的塑料包装,里面有圆圆的东西。

小周回来了,打开汤贞这边的车门,本来要帮汤贞解安全带,他看见了汤贞找到的那个东西。

“拿出来,”小周说,哄阿贞道,“放口袋里吧,走。”

第二天一早,他们启程了,开四个小时到目的地。汤贞裹着外套,到车里又忍不住睡着了,他脸颊红红的,睡得极沉。周子轲挽起袖子来开车,看得出精神头很足,下了高速收费站才握了握汤贞垂下来的手,叫他醒一醒。

一行人到了剧组预定下榻的酒店。温心在走廊里一见汤贞,就说:“汤贞老师,你在路上又睡啦?”

汤贞也不讲话,用手背揉眼睛,他的长头发散乱在耳边,在夹克外套的帽子上,也没顾得上扎起来。

温心抬起头,无声问子轲:“他知道都有谁来吗?”

周子轲轻轻摇头。

周子轲的酒店套房和汤贞的面对面,并排在走廊尽头。吃中饭的时候,周子轲坐在汤贞套房里的餐桌旁,汤喝了一半,他专注翻手里的剧本,只有阿贞用勺子舀给他饭的时候他才张嘴吃上一口。这剧本是林汉臣在阿贞出事前一个月寄到公司的,据说林汉臣那时候也在住院,所以剧本里许多特定符号,用来代指省略的内容,旁的人也看不懂,只有编剧自己经常合作的人才明白。

但剧情梗概周子轲还是能了解:一位重症病人在临死之际回到了家乡小镇,体会到生活的原本。这大概是林汉臣在病床上有感而发,创作出来,想要小汤去演绎的故事。但汤贞那会儿同样缠绵病榻,他的病情还一直对外努力隐瞒着,怪不得郭小莉会认为不合适。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