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6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你看看吧。”周子轲把剧本合上,拿给坐在身边的阿贞。

没想到阿贞的手一颤,好像被突然丢过来的剧本烫到了。

周子轲搂过阿贞的腰,把他又在怀里抱着。他恨不得每分每秒都和阿贞这么亲昵,只要这么亲昵就可以了,别的什么都不用做。

“我,”阿贞抬起头,双手珍重地握着宝贵的剧本,他看周子轲,“我记不住台词……”

他好像怕周子轲会对他失望似的,所以他都不敢翻开,甚至于不敢尝试。

“你林爷给你写的剧本,”周子轲低头说,看他,“不想看看吗?”

汤贞听了这话,眼睛睁大了一点,看小周的脸。小周应该不会骗他。汤贞又低下头,把剧本放在膝盖上,认真去分辨剧本封面上的手写字迹。

“小汤,哪里写的不好,有不合情理的地方,打电话给我来讨论一下吧。林爷。”

汤贞抬起头,又去看小周。汤贞又低下头。真的是林爷的字。

温心午休之后过来了,因为林汉臣导演的助手来电话,说老爷子已经从家里出发了,半小时之后就到。另外乔贺老师和常代玉老师的班机也快到了——温心挺喜欢常姐这个人,对乔贺老师印象也很不错,没想到两个人正好乘同一趟班机过来,温心正好儿两个人一块儿接到。

子轲中午没睡,坐在阳台上一直打电话,温心听着,好像是在和朱经理商量什么学院书系出版的事情。温心走到卧室门口,发现门没有锁,她轻轻敲了敲门,悄声问:“汤贞老师?”

周子轲听见身后动静,发现是温心来了。温心从卧室里出来,走到阳台门外告诉子轲,她现在要赶去机场接机,褚老师和江老师也快到了:“我刚才去里面看了一眼,汤贞老师侧躺在被窝里,居然在偷偷看剧本。他也不出声,我一进去他就把剧本藏起来了,好像很怕被我看到。”

“你去吧。”周子轲对她说。

温心转身离开了。

周子轲穿上夹克外套,也要出门。他推开卧室的门,里头灯没开,有点暗,他走进去。到了床前,被子里头鼓起一团,周子轲弯下腰,伸手掀开了一点儿被角,他低下头,在阿贞湿漉漉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又亲一口。

林汉臣住了那么久的医院,好不容易能出个远门了。他穿着件亚麻色的马夹,戴了顶同样色彩的圆礼帽,把他没有几根的头发全挡住。

老人家乍一见到阳光,心情很好,一路上和身边的助手说话,说的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共工之死》,小汤才八岁。“不会再有那样的孩子了,”林导嘴里念着,“我们都没把他带好,都没带好……”

助手在旁边说:“老爷子啊,咱们马上就到酒店了,见着人了,有话到时候说嘛。”

剧组要下榻的酒店就在前方。林汉臣伸长了脖子,眼睛在花镜后面朝远处望。

酒店门外,一个年轻人穿着黑色夹克,在周围人的陪伴下站在那里,像是来迎接他的。

“这不是……”林汉臣以为自己看错了,“嘉兰剧院的少东家吗?”

“人家啊,现在是东家啦!”助手在旁边笑道。

第186章日出5

从中午到傍晚,陆陆续续人都到了。嘉兰剧院的朱经理虽人在北京,没能亲自到场,但派了贴身秘书和一支团队过来,专程帮助剧院年轻的老板周子轲招呼这个局面。少爷不擅长人情往来,很可能会头疼。

当地的兰庄酒店早在数日前就开始为今日晚宴做准备。周子轲乘电梯上楼,安排好了医生团队为林导做了检查,也就没别的事需要他操心了。他走回汤贞的套房里,一进去,发现套房里灯黑的。

推开卧室的门,门边一盏小壁灯被他按亮了。

汤贞还在被窝里蜷缩着,剧本搂在怀里,长头发蓄在身后,还在睡。周子轲这么远远看着他,好像是看着剧本睡着了。

灯关上,周子轲把门轻轻带上了。

晚宴是接风洗尘用的,也是为这个限期半个月的剧组搞一个见面会。大大小小演员、编导、剧组人员,安排了近十桌。周子轲没穿他的棒球外套,是穿衬衫下楼的。刚走到宴会厅门口,就看见温心正抓着亚星公司广告部的小张唠唠叨叨的。

小张是这次短片《此夜绵绵》的剪辑助理。小张低头揪着自己干干净净的格子衬衫,对温心认真讲:“这是我最好的一件衬衫了!”

祁禄就在晚宴会场里面,就站在乔贺身边,乔贺不知道低头和祁禄说了什么,祁禄听了就点头,还把两只手合起来贴在脸颊边,大概是告诉乔贺,有人正睡觉的意思。

周子轲走到祁禄身边。

乔贺看到他,立刻把手伸过来了,尊敬称呼道:“周先生。”

周子轲上次见乔贺还是在汤贞的疗养院里,而上上次,是在巴黎三个人的小饭桌上。

他握了一下乔贺的手,并不是例行公事,而是他听朱叔叔说,乔贺接到这次的邀请什么话都没有说就答应了,是第一个答应的,而乔贺原本还有些其他的工作。“叫我周子轲就行了。”他说。

乔贺有些意外,立刻点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