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6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小汤身上一直有一种很珍贵的东西,”林汉臣说,“哪怕他后来去做了偶像,他也一直保持着那种天性的本真。但是前年,我们最后一次排《梁祝》的时候,我在台上,他也在台上。别人都不在,乔贺他们都不在,小汤在后台一直睡到了半夜,我一直等他,所以只有我们两个。我当时看着小汤,我感觉他的心是空的了,眼睛没神,嗓子也哑了,外表看着虽然没什么变化,但好像一夕之间老了几十岁。”

乔贺从旁边听着。

“英台是个天真的勇敢的姑娘,她的生命力饱满、炽热。这怎么演呢,世间再也没有英台了。”

高副导演低着头,实在听不下去才伸手顺了顺林导的后背。

常代玉看这情形,说了一句:“林老爷子,陈赞老师,您也不要觉得小汤贞傻啊,好糊弄,他也不傻的,知道谁好,知道谁利用他,谁想要什么好处,知道谁离不开他,只能指望他。要怪啊,”常代玉苦笑了一声,“只能怪您几位,心太善了。您要是像当年那谁似的,也逼他回戏团演戏,逼他去演电视剧,多动点心眼儿,他说不定也就去了。但您几位做的出来吗?不会的,大家都想的是尊重他。”

“路是人自己走的,”林汉臣自己也点头,“为他好,也只会想劝,没法儿去横加干涉。”

“林导啊,你就别想啦!”高副导演在旁边劝。

汤贞站在门口,睡衣外面套了件外套,长头发垂在肩膀上。汤贞脚上穿了双酒店拖鞋,是不知什么时候睡醒了,自己一个人下楼来的。他站在门边,也不讲话,祁禄他们发现他的时候,林汉臣转过身,也站起来了。

“小汤!”他叫了一声。

周围人纷纷站起来了。温心从墙边挤过来,着急要去扶她汤贞老师。

汤贞走进来了,他脚上是拖鞋,走不快。“林爷……”他哽咽道。他抱住了林爷的肩膀,低头搂住林汉臣佝偻了的后背。

周子轲原本接到酒店工作人员的消息说汤贞下楼了,他乘电梯上去,结果汤贞是一路穿着拖鞋自己走下楼来的。周子轲站在宴会厅门外,看到汤贞被那桌边的一群人围住了。汤贞背对着门外,身边全是人,不再像是那么孤单的了。

第187章日出6

人如果能在自己所做的一切中体会到价值,慢慢的,也许不会再抗拒付出努力了。

朱经理坐在车里,车行在深夜的北京。从蕙兰去世,子轲离开家算起,也快要十年了。秘书在电话里说,子轲今天一直在酒店忙碌,不仅亲自下楼接了林汉臣老爷子,还安排了医生做落地检查。

“现在汤贞正在林汉臣桌上和陈赞等人说话,这边兰庄分店的董经理过来了,子轲没和汤贞他们在一起,出来和董经理安排了之后几天的菜。子轲说走得太急了,没从北京带厨子来,汤贞胃口不好,容易吃不惯。”

朱塞听着,内心里仍是好大不真实感:那个总坐在饭桌上努着嘴握住勺子不肯吃饭的小祖宗,也有一天开始担心旁人胃口不好,吃不惯饭菜。

“朱经理。”助手从前面叫他。

朱塞抬起头,秘书还在耳机里汇报着。他伸手接过了助手递来的平板电脑,页面已经全帮助他打开了。

草草一浏览,朱塞吓了一大跳。

“随着一件件往事曝光,真相日渐浮出水面……中国最有名望的富豪家族,耸立在北京城市心脏地带的嘉兰巨塔,也许正是纷纷扰扰数月引发争论不休的艺人汤贞自杀事件的幕后真凶……五年前,正处在事业鼎盛时期,风光无限的年轻艺人汤贞,与刚刚成年,初次在嘉兰剧院公开露面的嘉兰巨塔继承人周子轲相遇了,无论是身份的差距,还是社会保守风气的阻碍,都没有阻止他们彼此一见倾心,坠入爱河……据周子轲本人透露,当年他深夜与汤贞一起回家,被狗仔拍到,误将他当成了别人,汤贞当年赴法国拍片时,子轲也一同身在巴黎,也许是碍于汤贞当时的事业,也许是碍于周子轲的身份,那些岁月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记录,但子轲至今仍会在接受采访时,将巴黎称为“留下了最难忘回忆的地方”,可想而知,那段岁月对他们而言是那么的幸福……年轻的嘉兰太子也为爱屡屡犯禁,不惜乔装成亚星工作人员登上邮轮,就为了守在阿贞身边与阿贞共浴爱河……只可惜,这份尚在萌芽中的感情瞒过了阿贞身边无数的摄像机镜头,却没能瞒过北京天际线上嘉兰巨塔监视着太子的眼睛……汤贞很快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事业打击,他的伯乐方曦和被牵扯进数额惊人的金融大案中,汤贞也身陷召妓、吸毒等等丑闻中,遭受千夫所指,从巅峰坠落。那些岁月,阿贞留起长发,他在北京街头被人发现时,伤痕累累,凄惨万分……”

“也许有误会,有矛盾,也许阿贞与子轲之间相互约定,选择了分手。此后汤贞沉寂两年,事业就此一蹶不振,跌入谷底。而子轲升上大学,据子轲的大学同学讲,子轲很少在学校出现:“他总是看上去心情不好,而那时候我们总以为他很高傲。”两年之后,当亚星娱乐公司公布新的出道组合成员名单时,“周子轲”这三个字赫然在列,这令所有观众为之哗然……原来,太子从没有放弃。那一年,有再多的不支持,不理解,子轲也坚持作为汤贞的后辈出道了。而嘉兰塔这一次选择了沉默,也许是怕子轲会做出更加过分离谱的事情。”

“子轲终于第一次与阿贞公开站在了一起,只是这时候的阿贞早已不是受万千宠爱的国民偶像了,只是一个深夜时段独自主持小综艺节目的主持人而已……两年《罗马在线》,是他们之间留下的我们如今能查证的过去所有影像片段。在这档节目里,他们共度圣诞,情人节,一起开着玩笑,载歌载舞,玩着节目自制的游戏,每次子轲都会把赢得的奖品当众送给‘汤贞前辈’,而阿贞每次都会握着话筒,攥着奖品,笑着称赞‘小周’……”

“只可惜,好景不长。《罗马在线》的合作仅仅维持了两年就结束了。放着偌大的中国市场不要,亚星娱乐公司将KAIser这支人气正旺的年轻团队放到日本去发展,这一度也令众多粉丝及同行业者不能理解,现在想来,很难说这背后有没有嘉兰塔的影响……子轲无奈,也许是为了保护阿贞,担心阿贞再次受到背后家族的伤害,他选择了妥协,远渡东洋。阿贞则独自留在了北京……去年十二月份他们分开了,短短六个月之后,汤贞在寓所孤独自杀,深夜被送到医院抢救,一则新闻震惊了无数曾为汤贞的艺术才华与卓绝天赋倾倒爱慕唏嘘感叹过的人……”

“正在新加坡参加亚洲音乐颁奖礼的子轲第一时间乘飞机赶回了北京。无论他们之间有多少阻碍,注定被多少人不理解,不接受,子轲回来了,两个年轻人终于被逼上了绝路……今年的亚星海岛音乐节上,无数歌迷亲眼见到子轲跳下海里,不顾自身安危,把落水失去意识的阿贞救上了岸。嘉兰塔也许正是在这时候才意识到,子轲为了阿贞,根本不顾惜自己的生命,他们对汤贞伤害多少,这些伤害迟早会加诸自己继承人的身上……”

“嘉兰塔终于妥协了,为不顾一切的爱妥协,为两个年轻人多年的坚持、忠贞不渝而妥协。七月底,嘉兰天地艺术剧院举行了Mattias的重组发布会。在中国现有的法律框架下,这也许是最接近婚礼的一次公开仪式。在这之后,子轲才陆陆续续对公众说出了他和阿贞过去数年的故事……爱可以超越不平等,超越隔阂,超越偏见,可以跨越时间。无论如何,希望像子轲和阿贞这样的年轻人不用再经历苦难,也希望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里,有情人能够终成眷属,罗密欧朱丽叶、梁山伯祝英台的悲剧故事不该再继续上演……”

“朱经理,”助理在前头握着手机,为难道,“现在打来电话问这个帖子的人特别多,国外媒体也特别激动,说咱们什么歧视巴拉巴拉的——记者问您有没有什么表态?”

要不是小周攒这个局,这一群人真不知何时能再相见。汤贞回到酒店套房,才刚进门就开始和小周亲热了。汤贞怀里抱着一本新的剧本,是林爷今天下午现改的,因为短片只有四十分钟时长,碍于老人身体原因,场景大多调整到室内。汤贞转过身,在小周怀里仰着头,沾了一点点酒精的嘴唇被小周低下头含吻住了。

小周问他在晚宴上吃没吃东西,肚子饿不饿。汤贞摇头,也问小周在哪里吃的饭,有没有填饱肚子。

夜里,汤贞换了睡衣,头发还湿的,坐在床上低头看剧本。

小周在外面打开房门,让兰庄酒店的服务人员把酒台车推进来了。他把门关了,自己在外面鼓捣了一阵,调了杯略显苦涩加了冰块的酒进来。汤贞在床单上抬起头,看着小周把酒杯搁在床头,坐在他身后把他搂住了。

汤贞继续专心默念这剧本,很难背过,他把头依靠在小周胸前,耳朵蹭在小周穿的睡衣布料上。小周拿过酒杯来喝的时候,汤贞甚至能清楚听到耳边喉结滑动的吞咽声,时不时还有小周低下头来,也看他的剧本时,贴在身边很轻又清晰的浅浅呼吸声。

汤贞抬起头想看小周,被小周低下脖子吻了一下他的脸。

“还记不记得你以前教肖扬什么。”小周突然说。

“什么?”汤贞被亲得有点脸红,低头看怎么都背不过的剧本。

“说什么,让台词听起来像你们在说,而不是在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