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6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随队的摄影师把机器架设好了,从酒店门口正好能拍到对岸远处的山景。周子轲一边听朱塞助理打来的电话,一边走到机器对面,看摄影师装好的新镜头。

朱塞的助理在电话里对子轲说,那位年轻鼓手马松杨,当年在北京做完了肌腱手术就出国了。有消息说他回了波士顿老家,有消息说曾在去年的巴塞罗那音乐节上见过他,但最确切的消息还是来自“西楚”乐迷的爆料:今年春天他们集体前往斯里兰卡王宵行居住的小镇“朝圣”时,见到小马在附近一家私立医院接受康复训练,他们问了当地人,小马似乎来了半年多了,一直借住在王宵行的别墅里。

周子轲不明白:“朝圣?”

那助理解释说,这个王宵行在国内滚圈儿是个传奇人物,不仅受国内歌迷的欢迎,在国外更吃得开。只是“西楚”经历了当年一系列控告,加上马松杨遭人殴打肌腱断裂的意外,王宵行似乎相当内疚,认为小马的意外是他的责任。所以当年“西楚”就停止演出和发片了,这几年成员也早就分散了,留下很多不甘心的歌迷定期去斯里兰卡旅游,据说王宵行当年在那里买了房子,和女友住在那儿,远离是非。

听周子轲也不说话,朱塞的助理问:“子轲,如果想要联系马松杨,也许可以通过王宵行尝试一下。”

周子轲站在摄影机器后面,望向了酒店里,发现汤贞也正坐在人群中隔着玻璃看他。

“算了,”周子轲想了想,对朱塞的助理说,“你告诉朱叔叔,不用找了。”

汤贞从酒店里出来,身边都是师长朋友们,他只在身边握了一下小周的手就悄悄放开了,结果手还没收回去,小周又攥过他的手来在手心里揉了揉。

陈赞几人约高副导演先去山边的外景地看天光变化。林汉臣叫汤贞跟着他,沿酒店外一条向上的坡道到附近一所教堂去,那所教堂也是短片《此夜绵绵》的拍摄地点之一,童导已经过去取景了。

汤贞独自走在林导身边,一边散步,一边听林导讲这次的剧本。

“无论我们走多远,走到哪里去,终有一天还是要回到家乡,家乡给人的影响总是会相伴一生,无论好的影响,或是坏的影响,”林汉臣慢慢对汤贞说,“那些曾摧毁我们的,最终会以另一种方式疗愈我们的心灵。”

汤贞听着这话,不自觉又转身,朝身后看去。

周子轲走在后面,手腕上一串佛珠,手里握着他的手机。在这个外景地,他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剧组一大片人都在附近游览,可他对风景也没有兴趣,他只希望阿贞每天都好好的,平平安安,把这部短片拍完,然后他们就回北京。

汤贞在前头不时回头看他,姜黄色的毛衣衬得脸颊更雪白了,让清晨的太阳光一照,周子轲抬起头,眼睛望着阿贞身上,根本很难挪开。

林汉臣发现小汤总是走神,他沿着汤贞的视线往后望,发现嘉兰剧院那位小少爷一直带着几位保镖跟在他们后面,虽然保持了一段距离,但好像很不放心小汤似的。

“小汤。”林汉臣叫他。

汤贞迟迟回过神来。

“你和……和这位周先生,”林汉臣继续往前走,低着头边走边说,“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汤贞有点犹豫,跟上去了。

“他是,资助你啊,”林汉臣回头看汤贞,“还是像,你以前那个哥哥——”

“不,”汤贞忙摇头否认,“不是的,小周他——”

汤贞不知道要怎么说,要怎么对林爷介绍小周。

“小周和我认识很多年了。”

“多少年?”

“很多……很多年。”

“他是你喜欢的人吗?”林汉臣轻声问。

“嗯。”汤贞走在林爷身边,树荫遮过来了,他轻声承认道。

对林汉臣来说,汤贞直接承认了这件事,这已经算是一种了不得的回答了。

他对你好吗?林汉臣问。

他们走在这片小城里,一群故人,天南海北聚在一起,住在当地安排好的兰庄酒店里,似乎没必要再问这种问题。

汤贞望着前方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路:“林爷,这几年,没有人比小周对我更好了。”

“这几年”于汤贞来说,是个过于沉重的词。“是吗。”林汉臣有些惊讶于汤贞的回答,不知是欣慰,还是遗憾。

他们走到了小教堂门外,里面已经被剧组人员围满了,不出意外,第一场戏和最后一场戏都会在这里拍。林汉臣走进去了,一露面,里面许多人都在喊:林导好!林导早啊!

每个人都在忙碌,专业剧组的工作程序总是环环相扣的,一个人出了问题,就会让所有人跟着一起重复已经重复了无数次的劳动。汤贞说不出台词,走不对位置,眼神望不准镜头……汤贞害怕这里,也恐惧每个人都用失望的眼神看着他,用在发怒边缘的声音质问他。才刚走到门口,汤贞的脚步就停下了。

周子轲远远看着汤贞在教堂门外发呆,却不进去。

汤贞转过身,看到小周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了。汤贞穿的姜黄色毛衣袖子长,遮掩着半片手背。汤贞看着小周手腕上的那串佛珠不知什么时候摘下来了,套在他的右手手腕上,毛衣袖子落下来,刚刚好遮住了。

汤贞脸上的表情不太自然,他紧张坏了。“小周,我没有背过剧本。”他害怕地悄悄告诉他。

周子轲低头说:“今天才第一天,昨天你才拿到剧本,谁第一天就能背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