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7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对,我们的镜头拍到他了。”

周子轲原本在门边瞧着汤贞的背影,听着汤贞念那些昨晚不知道背诵了多少遍的台词。演员私底下的这些功夫,除了身边的人以外,估计也不会有人知道。比起汤贞能不能背过,周子轲倒更希望在场的人能感受到,汤贞很努力,不是倚仗着生病,因为有人关爱着,就会懈怠偷懒或是任性。

导演助理过来,在周子轲面前轻声说了两句话。

周子轲听了,哦了一声。他抬头又看教堂里阿贞的背影,虽然不太放心,也往后退出去了。

汤贞在镜头里越发的紧张了,低头念了一会儿,回头没看到小周。他又立刻抬起头看镜头,好像很害怕那个黑洞洞的东西。

“小汤,我们今天不拍摄,就是试试,先熟悉一下片场环境,”林汉臣对他说,“你刚才念得很好,很对。”

汤贞咬紧了嘴唇,手在毛衣袖子里感觉着那串有小周体温的佛珠紧紧贴着他。

这天早晨,北京郊外搭建起的综艺节目外景游戏片场里,骆天天独自坐在水池边,突然接到庄喆的电话。庄喆告诉他,《大都会》编辑部刚刚流传一条小道消息,说骆天天在《狼烟三》里的客串戏份被全部剪掉了。

从前《狼烟二》拍摄到后半程的时候,梁丘云作为系列第一男主角,“最大功臣”,就找名目把导演丁望中以及他的香港团队踢出了局。从那一刻起,《狼烟》就成为了梁丘云自己完全的主控项目。包括后续第三部的导演,也是梁丘云聘用来的,不过是给云老板打打下手,连剪辑权都在梁丘云的手里。

“从哪里传出的消息?”骆天天问。

他的经纪人——云升传媒安排给他的新经纪人,还没有告诉过他这件事。

“说是万邦影业那边一位员工透露的,是昨天才安排。”

骆天天看着眼前那些和他一起录制这档外景综艺节目的年轻人,都在片场嘻嘻哈哈对玩手机游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背景、后台,为什么这些人看起来如此轻松、惬意?

“是谁要剪的?”骆天天问。

庄喆说:“不知道。”

骆天天感觉很麻木。“可能是陈小娴吧。”他喃喃道。

庄喆的声音听起来很意外。

“为、为什么是她?”庄喆说,“你是指,万邦陈总的千金?”

很多业内人士都听说了,梁丘云多年的姘头,万邦娱乐前高层谢茗慧的秘书,柯薇,不仅在梁丘云宣布婚期之后丢了工作,甚至家都被翻了个遍,不知是被谁威胁的,连家都搬走了。

“可……天天你是云老板的弟弟,你和那些女生不一样,”庄喆似乎想安慰他,要骆天天别多想,“而且你的工作也一直在继续,没有少过,云老板的公司一直在力捧你——”

“是啊,”骆天天道,没怎么认真听庄喆的话似的,“如果陈小娴知道我和梁丘云的事,应该也不会肯嫁给他了。”

庄喆愣了愣:“什……什么事?”

骆天天没说话。

庄喆这会儿说:“其实我之前一直有怀疑,有猜测,但不敢确定,也不敢问你……”

“天天,你喜欢的那个人,就是云老板,对吗?”

“你说的那个离不开你的穷光蛋,也是云老板,是吗?”

骆天天有些不安,自从梁丘云这次回国,公开宣布陈小娴是他的女朋友,而且已经怀孕了,马上要结婚了——骆天天这么多年跟在梁丘云身边,俨然是他生活的一分子了,不应该对这些事一无所知。他给梁丘云打电话,打不通。翻翻通话记录,上一次打通还是在八月份,在美国,因为Mattias的重组,因为想要并购亚星,却把汤贞弄丢了,梁丘云在美国那段时间看着正常,每天笑模笑样的工作,却每天都在发脾气,喜怒无常,阴晴不定,每天都要骆天天在身边陪着他,他才稍微控制一点自己的情绪。

骆天天本以为,梁丘云这个人,自此更无法离开他了。

“给我!给我看看!”

“我也要看!是不是嘉兰塔豪门大戏的后续啊?”

一群热热闹闹玩游戏的年轻人又聚在一块儿,抢一本工作人员拿来的实体杂志,据说是还没面世,刚刚印刷完毕就被偷出来四处传看了,连内容都被偷拍上了网。骆天天给梁丘云打电话,又没打通,他攥着手机,手撑着脸,坐在水池边的长椅上发呆,眼睛望向了那本被扯开了的八卦杂志——封面上印着从一家兰庄酒店里被周子轲握着手出来的汤贞,周围都是保镖,还有剧组工作人员之类的人,汤贞长发披在肩上,毛衣领口里有明显的吻痕,秋天风大,也没能遮住,不仅被狗仔拍到了,还被特别放大了吻痕的细部图片,还有两人牵着的手,汤贞的手小,几乎被子轲的手握着,完全包住。

封面上还有一行巨大标题:《翁兰旧友吐露实情:“红衣女”事件当晚翁兰与好友圣诞趴体联欢,神秘太子妃九成九是汤贞本人》

短片《此夜绵绵》的拍摄进行到第四天,剧组许多人已经逐渐摸出一些规律了。

组织这次短片拍摄的人是嘉兰剧院现任东家周子轲。因为林导的建议,他一般只有早中晚三次会来剧组:早晨过来送,晚上过来接,中午来给汤贞送营养餐,顺便让汤贞在车里午睡一会儿,恢复精力。每次只要周子轲来了,汤贞就会立刻站起来,跑到片场门口去迎接。这时候往往上午的拍摄还未完全结束,剧组的人就发现了,只要周子轲来了,汤贞记台词的速度就会变快,状态似乎也好了,但相应的拍摄时也更容易走神了。这是一把双刃剑。

这不太像是普通的前后辈关系,也不仅仅是友人、情人间的关系——汤贞有点太依赖周子轲了,这种依赖不太正常,好像被人控制了一样。

在片场过于紧张的时候,林汉臣们拿他没办法,还是那个小助理祁禄出主意,用手机给周家的小太子爷打了个电话。也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么,汤贞自己在角落听完了,拿着手机就回来了,咬着嘴唇说要继续拍戏。发展到后来,林汉臣甚至不用主动给周子轲先生打电话,汤贞在片场的高压环境下呆上了一会儿,刚开始不对劲,周子轲自己就打电话过来了,好像有种心灵感应。

林汉臣对周子轲的印象,原本还停留在嘉兰剧院后台,那个冷着脸,没好脾气,在传闻中我行我素,很不懂事,被朱塞哄着劝着才肯来见见主要演员的高傲少东家身上。他毕竟出生在那样的家庭,地位太高,年纪又轻,父母管不住,养成败家二世组是常有的事。

而现在,这个中午顿顿过来送营养餐,因为被林导劝着不要出现在片场,只能时时挂心着汤贞的周子轲,真教人认不出来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