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7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好像很尊重林汉臣,也很尊重童益。他请到这些人,组了一个很大的盘子,然后给了他们无限自由的空间和话语权。周子轲其实是在尊重汤贞,尽可能尊重汤贞付出了许多年的这门艺术。林汉臣并不会因此感觉自己多有地位,他只是看到这个年轻人站在片场外面,大概怕妨碍他们拍摄,一直静静望着小汤背影的样子。

“林爷,这几年,没有人比小周对我更好了。”

林汉臣想起小汤轻声对他说的这句话。

比起友人、亲人、爱人、心理医生……周子轲的存在,对小汤来说,地位明显更加超然。要林汉臣看来,简直有点“主神”的意味了。林汉臣也是听小汤的经纪人郭女士说起才知道,这次出院,小汤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工作、看病的所有安排,全部都由这位太子爷说了算:“没错,他们目前生活在一起。”也许郭女士在小汤身边待久了,已经潜移默化接受了。但林汉臣瞧着小汤目前的状态,难免担心他是不是不知不觉落入了“光源氏”的陷阱中。

小汤确实没太有主意的。应该几点吃饭,吃什么饭,应该怎么处理和周围剧组成员的关系,应该保留哪些人的电话号码,应该几分钟挂断一个无关紧要的电话,应该答应别人什么要求,拒绝什么要求,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和鞋子,他都会犹豫不决,因为得不到“主神”的建议,卡壳在原地。包括拍摄的时候,他总是很难相信他能够拍好,林汉臣说了也没用,乔贺谁说都没用,只有中午吃饭时过来的周子轲无意中说了一句,林导他们会帮你的,肯定可以的,小汤才相信了,相信他可以做到。

这样的关系,实在有些不健康。当然林汉臣也明白,小汤病得太重了,出院不久,难免容易依赖身边照顾他的人。可这还是令林汉臣想起了很多年前,小汤站在戏台子上,望向“梁兄”时,那种献祭般的,似乎要把整个自己都奉献出去的眼神。

周子轲在车里闲坐着,一直坐到了傍晚。

外面的天开始暗了。从中午陪阿贞在车里休息过,到现在,周子轲一直没回酒店。他实在控制不住,总担心阿贞在片场的状况,可因为林导说,你的存在太影响阿贞的状态了,拍电影不是拍广告,也不是录综艺,需要主人公保持精妙的全情投入的状态,所以周子轲也不能过去看看。

太阳已经落山了,可天光还在,天幕呈现出一种静谧的蓝调,让周围环境的气氛都不再一样。从这一刻到天彻底黑透的半个小时,用摄影师的话叫“bluehour”,童导称为“带密度”。一连几天,每到这个时候,《此夜绵绵》的剧组都要集体拉到一小片山腰上,“带密度拍摄”。

周子轲觉得很头疼。汤贞本就容易紧张,剧组看着他的眼睛越多,他越容易失误,剧组这个地方就是这样,演员只要一个细节错了,牵一发而动全身,剧组所有人都要花时间重来一遍,全都在一旁干瞪眼,正常演员都会因为这种高压而受不了,阿贞呢,这几天下来,不失误的时候还好,一旦失误了就开始状况百出,接连出错。这种状态下,还要给他增加一个时限,如果半小时内没拍好,天黑透了,今天剧组就白来了,第二天早晚还要过来重拍。

林汉臣需要这种天光,濒临黑夜的蓝调时刻,宣告主人公沉入了“此夜绵绵”的人生阶段,这样当夜的终结来临时,观众会从天光初现的瞬间,感受到主人公心境的变化。

周子轲对林汉臣所描摹的这一切不太感兴趣,当初如果找几个要求不那么高的导演来组这个剧组,也许对阿贞会好很多。

只是……

他承认这不是他的专业范围,他不知道什么是对汤贞来说更好的。

周子轲在车里呆坐着,静静等待天黑下来,然后他去看看阿贞拍得怎么样了。这时他手机响了,是艾文涛打来的电话。

艾文涛问,哥们儿,什么时候回北京,吉叔今天给我打电话,邀请我们一家下星期上山参加你家老爷子的寿宴。

“我不知道,”周子轲说,又抬起眼看了路对面远处的山腰,剧组一群小黑点就聚在那里,“我不一定能回去。”

“别介啊!”艾文涛忙说,又想了想,“你是不是想把那个,汤贞老师带回去啊?”

周子轲很无奈道:“拍电影呢,可能拍不完。”

艾文涛很不理解。

“什么电影拍不完啊?”艾文涛说,“整俩替身,现在不都流行电影特效了吗,什么特效做不出来?”

周子轲发动车子,开出这条路,往山脚下的方向驶去。天已经完全黑了,路边一盏盏灯都亮了,周子轲远远看着,剧组除了道具车提前开下来了以外,人都在慢慢步行下山。

保镖们没有跟在周子轲身边。因为他实在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厌烦看到他们。也就是为了阿贞心安,这段时间周子轲见保镖的次数比过去五年十年都多。

周子轲在路边停了车。他走上山去,没走一会儿就看到阿贞被林汉臣和温心包围在中间,慢慢下山的身影。

一看到周子轲站在下面,温心说:“汤贞老师,子轲来了!”

汤贞还穿着亚麻制的戏服外套,他原本小心翼翼看下山的台阶,生怕摔倒了,这会儿他往山下跑,周子轲走过去接住他了。

在北京的时候,他们两个人恨不得天天在一块儿,而来了剧组,动不动就半天都见不到一面。

周子轲低下头,借着山道路灯的昏黄光线,他看到汤贞咬紧的嘴唇,额头鬓角沁出的汗,汤贞的手心打开了,里面一弯一弯的月牙儿,都是指甲陷进去的痕迹。

看来又是难熬的一下午。

周子轲看到他这个样子,总是很想说,他其实一点儿都不希望汤贞忍耐什么,他有能力,让汤贞一直无忧无虑地生活:“和我在一起,你其实没必要这么坚强。”

但他说不出口。

这种话实在太过于轻松了。

汤贞抬起头,那双透明的眼里映出小周的影子。小周摸了摸他的脸,捏了捏他的耳朵,大拇指从汤贞咬住的嘴唇上按过去了。

汤贞忽然张开嘴了,缺氧一般,深吸了一大口山间的新鲜空气。汤贞低下头了。

“拍电影好玩吗。”

周子轲问。

“我拍不好。”汤贞悄声说,低着头,很羞于见人的样子。他把手放进小周牵他的手里,两个人一起这么往山下走。

周子轲低头看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