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7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林汉臣对周子轲说过,如果周子轲待在片场,小汤的表现能提高到七十分的水准,上不去了,因为他总是走神;如果周子轲不在,小汤虽然在四五十分的阶段飘忽不定,但偶尔,会有那么几分钟,他突然在镜头里呈现出满分的状态。“要等,要找,只要不很快出现失误,他这个状态能保持到一条拍完,我就很有成就感。他还是有天赋,小汤有天赋的啊!”

只要不失误——周子轲想,只要没有推倒那条多米诺骨牌,阿贞是完全有能力,找回他过去所热爱的东西的。

只有这样,阿贞也才能够彻底“活”过来。

而不是永远在家里,在被窝里,病怏怏的,没有自我般,等待着周子轲下班回家。

“你是不是从小时候起,就想拍电影。”周子轲突然沉声说。

汤贞抬起头看他。

“我记得你以前告诉我,你爸爸带你去电影院,天天看电影。”周子轲告诉他。

“嗯。”汤贞望向前方,点头了。

最早在香城看电影的时候,汤贞很小,不到十岁,坐在爸爸那辆二八大杠的后车座上。“小周,你见过二八大杠吗?”汤贞问。

“什么是二八大杠啊。”周子轲柔声道。

“就是自行车,有一条很长的横梁。”汤贞松开了小周的手,边走边在面前比划。

“哦哦,我见过。”周子轲说。

香城不比北京这么的干燥,那里终日被雾气笼罩,头发总是湿的,衣服很难晾干,人生活在哪里,总显得悲伤、忧郁。平日生活也单调,唯一新鲜快乐的事情,就是去剧院看戏,或是去电影院看电影。

童年时代,汤贞对于香城以外的世界,全是靠电影得来的印象。世界缤纷多彩,全是美好的,深沉的,叫人目不暇接的,充满了惊险刺激或是搞笑幽默的桥段。

“你爸爸也喜欢看电影。”小周说。

“嗯,”汤贞低头回忆道,“电影院不开门的时候,夜里我们在家很无聊,爸爸也不爱看电视,我就在阳台上演电影给他看。”

小周看他。

“我很少演错,”汤贞说,“只要演了他就笑了。”

虽然爸爸后来还是去世了。冬天那么冷,河水也冷,爸爸跳进了河里,他不怕冷吗?爸爸再也不想看阿贞在阳台演的“电影”了,是不是?“电影”能改变什么呢,这么美好的东西,为什么也留不住爸爸呢?

曾经被汤贞视为梦乐园的大银幕,早在十一岁的时候,就对他宣告了这种“荒诞”。

“你给他演过什么啊?”小周问。

汤贞在小周身边走着走着,忽然在胸前举起了两只手,他的手小,在面前伸展开了,捧着一本透明的书。周子轲低头瞧他,看着汤贞认认真真摊着右手,左手摸到右手食指上,像翻一页真实存在的纸页,这么翻过来了。

突然,汤贞两只手心合在一起,是把书合上了。汤贞让左手盖在眼前不动,右手抽回来,在嘴边模仿着舔了一下大拇指,然后把右手大拇指使劲儿印在左手手背上。汤贞右手食指和大拇指弯成一个圆,其他手指蜷缩起来。他把圆形贴在眼前,观察那个被印在“书”上的自己的指纹。

周子轲笑了,也许是被汤贞的表演逗乐的。

卓别林?他问。

巴斯特·基顿。汤贞也高兴道。

已经走到山下了。

“等这个短片拍完了,”小周说,“我们也找个电影院放一放。”

汤贞刚高兴了一阵儿。

“要是拍不完怎么办?”汤贞担心问。

小周攥了攥他的手,口气听起来很轻松:“努力拍,拍多少算多少。”

第189章日出8

尽管小周说,拍多少算多少,但在汤贞心底,他还是期盼着自己可以完成什么。不仅仅是一部影片,他希望自己可以做到,使小周这样大费周章,找朱经理请了这么多昔日的伯乐、前辈老师们过来的努力,不至于全部白费。汤贞不希望他们失望,不希望小周失望。他也不想再在林爷眼中看到那种疲惫的,痛惜的,仿佛他从此无药可救的眼神。

可世事弄人的地方就在于,汤贞越是这样想,在片场的表现就会越坏。压力对于他而言没有任何正面的激励的效果。拍摄进行到第十天的时候,汤贞早晨起床,满脑子都是新一天将要开始的,也即将要失败的拍摄,汤贞控制不了自己的想法,他吃不下早餐。

中午,小周开车到剧组来,照例带了一些营养餐过来。汤贞把手里捏得皱皱巴巴的剧本放下了,他到小周身边去,又觉得没资格开开心心地吃饭,全程都把脖子低得深深的。小周在旁边看他,听导演助理过来讲上午拍摄的情况,小周没听几句就不要听了,对导演助理说,他一会儿去见见林导。

越发接近深秋,天黑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下午四点,剧组就把设备装上车,开往山腰去等待新一天的“bluehour”。周子轲把车停在山下,站在下面等,他看到许多工作人员无奈地从山上下来,大概因为剧组待遇太好,也很难有什么怨言,他看到汤贞脸色苍白,出现在人群中,汤贞眼神飘飘忽忽的,只有看到周子轲时,他的注意力才会停顿住。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