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7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看来今天傍晚的拍摄又没有成功。汤贞夜里回到酒店也很难开心起来,无论常代玉和温心怎么逗他,无论陈赞怎么拿别人的例子来宽慰他,他都一直无法真心笑出来。他身上的压力太大。用郭小莉的话说:“阿贞最近三年多都没有拍过电影了,确实有点太快了,子轲。”

是周子轲太过于乐观了,是吗。他看到阿贞在别的事情上恢复得那么快,便低估了拍短片这件事的难度。毕竟,周子轲是从来没拍过戏的,他连拍广告都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也很难体会到片场给人的压力。

的时候阿贞的眼睛也湿漉漉的,不知是流汗太多,还是因为抱住了周子轲的脖子,控制不住偷偷流淌出来的眼泪。

连续十天,每天天亮前,天黑后的半小时,剧组都要上山去抓紧时间拍摄。这么算下来也二十次了,二十次,居然没有一条成功,如果被剧组的人抱怨出去,大概又要成为坊间的笑料了。

汤贞脑子里嗡嗡的,哪怕和小周的时候,他也只是一段时间里大脑空白下来,一旦那种像要淹没他的,把一切冲刷殆尽的快乐结束了,那些纷杂的声音就又会回来,像弥漫的黑夜,很难被完全驱散。

小周在夜里搂着他。这些天里,周子轲也听剧组的人说了,很多次拍戏的时候,都是高副导演举着提词板,帮助阿贞在拍戏时想起台词的。

可到了山腰上,阿贞连看着提词板都会念错。

根据朱塞秘书提供的日程表来看,剧组的时间不多了。本来这次短片拍摄就是临时上马,每个人都是挤着时间来的。童益导演对周子轲说,如果到时候不行,也只能靠后期特效了:“林老爷子这个人比较固执,这很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指导阿贞拍戏了,他还是……还是希望阿贞能跨过这个门槛,他一直在片场说服他,带领他,但是效果不大。”

“后期特效和自然光有区别吗?”周子轲问。

“当然有的,”童益对他笑道,大概因为周子轲太有钱了,童益一和他说话就害臊,“区别还是有的。”

山腰上一次次的失败,也影响到汤贞天亮以后的拍摄情况。周子轲站在片场在当地租借到的一处民居的窗外,看到阿贞在里面,蹲在煤气炉旁边的角落,用两条胳膊夹着耳朵,这是一个极其害怕的姿势,他在听蹲在他面前的林汉臣讲戏。

主角的状态不对,让整个剧组跟着停摆。周子轲看到阿贞通红的鼻尖,他逐渐开始后悔了。也许他不该组织什么影片的拍摄,要阿贞和过去的友人们聚一聚,拍几张照片留念就可以,拍戏,以后再拍啊。

乔贺、陈赞等人有时在屋里看着,有时走出来。童益导演也很无奈,在机器后面等。林汉臣在里面还陪阿贞小声说着话,超有耐心的。高副导演出来了,让陈赞老师别着急,因为陈赞回头看汤贞的身影时,一双眉头拧得紧紧。

“没有,我没着急,”陈赞低头对副导演讲,“我没想过他病得这么严重。”

高副导演听了这个,也忧心忡忡,往门里看去。

乔贺从旁边对陈赞说:“现在已经好多了。”

“这还好多了?”陈赞问。

“那我们还在这儿,逼他拍戏?”陈赞不解道,“小汤得了病,治病不都是在家养病吗,为什么要出来拍戏呢?”

周子轲沿着民居的楼梯往下走,许多剧组的工作人员看到他,都纷纷给他让路。温心从后面追上来,两眼通红,拉住他的手说:“子轲,你别生气,你千万别生汤贞老师的气——”

周子轲停在楼梯中间,回头看见了温心这么紧张的模样。

“我没生气。”周子轲轻声告诉她。

温心点点头,像被他突然要走的样子吓坏了。

民居所在的小区后面,是一片林地,秋叶落得台阶上到处都是。周子轲双手揣在裤兜里,一边走,一边听温心在身边和他说起当年汤贞生病以后在剧组拍戏的种种经历。

威亚一吊就好几个小时,吊得满身瘀伤;硫磺饼在他身边烧,全是熏人的毒烟雾,熏了眼就只会在原地捂住眼睛;淋雨发烧,家常便饭……在这种情况下,汤贞在剧组的拍摄总是问题百出,他本身记性也不好,背不过台词,被人写到报纸上嘲笑,为了状态好一点,增加药量,又会被副作用折磨,改天报纸上就写,汤贞拍摄时故意迟到,一个劣迹斑斑的过气艺人,还以为自己是亚洲巨星呢。

“他总是觉得他在剧组表现会不好,其实直到现在,汤贞老师还是不相信他能演好……只要出一点问题,他就觉得他对不起剧组其他老师——”

“人是我们请的,钱是我们出的,”周子轲低头踩着地上的叶子,“为什么要对不起?”

“毕竟林导……林导对汤贞老师来说挺不一样的。”温心说,有些为难,她不知道子轲能不能理解。

到了下午,周子轲在民居楼下站着,偶尔能听到楼上传来几位导演的声音。他比他想象中还要心狠,还要能坚持,直到听到楼上林导叫了一声:“小汤啊!”

周子轲上楼去了,他走到那房间门口,远远看到几位导演在屋子里弯下身,围在一处。温心也在里面轻声喊:“汤贞老师,汤贞老师!”

周子轲挤进去,他伸手拉开了不知所措的童益和乔贺,他发现那是一张旧式的八仙桌,而汤贞不知怎么的躲到桌子下面去了,把头紧紧抱着。

周子轲蹲下去,睁大眼睛看他。“阿贞?”他问。汤贞满额头是汗,也不怕这民居墙根上有灰尘,紧紧蹲在四根桌腿里面。“我不行……”汤贞声音颤的,从他喉咙眼里挤出来,汤贞把头死死埋下去,“我……我背不过……不会……演……”

林汉臣痛心道:“小汤啊,林爷不着急,我们都不急!小汤……”

“林爷不会再放弃你了,小汤?”

周子轲把手伸进去了,一把握住了汤贞的细手腕,汤贞还想把自己的头自己的耳朵捂得更紧些。

“阿贞,”周子轲说,用力掰开他的手,“阿贞,我们不拍了。”

汤贞一双泪眼愣愣的,抬起来了。他在桌底下闭塞的阴影里,傻了般瞧眼前的周子轲。

民居里剧组其他人也都忽然陷入哑了般的沉默。

“没事我们不拍了,”周子轲斩钉截铁道,他趁着汤贞愣愣看他的时候,拖着手腕把人带了出来,“中午的维生素吃了吗?”他看着汤贞就在他眼前的脸蛋,低声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