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7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杀青宴六点半开始。朱塞从北京给周子轲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只好发短信告诉他,明天老爷子寿宴从中午开始迎客:“子轲,如果你最近太累了,明天就坐飞机回来,好不好啊。老爷子今天还问起你来不来,大家都希望着你回来。”

周子轲知道手机响了,但他没去理会。省略。周子轲像只成年不久的雄狮,抢夺回了自己的第一块领地。他专注做这件事的时候,耳边什么杂音都听不到。

如果汤贞是女人。周子轲忍不住想。我会有孩子吗。

而阿贞不是。某种程度上,对周子轲来说,这更像是上天赐给他的那个伴侣。

省略。

汤贞头发上有很淡的香味,他在杀青宴开始前刚刚洗过澡,不知是不是水太烫了,他的眼眶还有点红。林汉臣在他身边,吃着兰庄酒店的厨子专门给他做的鳕鱼。“小汤。”他说。

“怎么了,林爷。”汤贞看他。

“我们爷孙两个,也都算是从鬼门关走过一趟的人。”林汉臣说。

“嗯。”

“没有体会到黎明吗?”林汉臣放下了勺子,从桌子底下握过汤贞的手来。

小汤的手一直摸起来比普通人的要凉。以前林汉臣总嫌他吃的不够多,不够健康,而现在林汉臣太老了,他的身体老化了,像一架艰难维持的老机器,摸着小汤的手,反而比他的要暖。

“没有。”汤贞看着他,轻轻摇头。

“临到那一刻的时候,丝毫没有轻松的,解脱的感觉?”林汉臣问。

这是他们爷俩这两天谈论起剧本结局时最常说起的事。

关于死亡的体验,寻常人很难拥有。就算是林汉臣,他在医院里几度昏迷过去,所谓的死亡来临前的“黎明时刻”,也只是在医院住久了以后,所萌生出的揣测。

又或是一种美好的祈盼。

“没有,”汤贞小声,恳切道,他望着林爷浑浊的双眼,“林爷,我……没有感觉到解脱。”

一个人主动去寻死了,却丝毫没有体会到解脱。林汉臣望着他。

“你心里还有牵挂吗?”林汉臣问。

汤贞嘴唇抿住了,没有否认。

剧组的人员们在周围的餐桌上庆祝。汤贞看到林爷的眼里忽然盈满泪水。

“林爷……”汤贞有些不知所措。

“小汤,”林汉臣笑了,眼含泪水,对他说,“活着是不是很好啊?”

“林爷你怎么了?”汤贞上前去。

他去抱他,支撑住老人的肩膀。旁边林汉臣的助手快步过来了,扶住老人的后背,手平抚着老人的心脏,急忙从衣袋里找出呼叫器快速按了起来。

杀青宴结束了,剧组的工作人员们在门外站了会儿,又纷纷被劝走了。汤贞还坐在林汉臣身边,握着林爷的手,他看到医生们收拾起箱子,嘱咐了林爷的助手几句,便离开了。

童益坐在林汉臣另一边,贴耳和老爷子说着话。

“你去把乔贺叫进来。”林汉臣声音虚弱,对童益说。

周子轲坐在兰庄酒店一楼的贵宾休息室门口,抬起头,看着童益导演从里面出来。“乔老师,”童益脸色有些紧张,对守在门外的乔贺说,“林导叫你,可能有话想说,阿贞也在里面。”

乔贺听了这话,赶忙低头进了门去。门关上了,童益心事重重,抬起眼,发现周子轲不知什么时候从对面沙发站起来了。周子轲一个人离开了,手揣着裤兜,走出了酒店的门。

休息室的窗户开了条缝,能透进来一些风,还有窗外的光线。

“都说,人要活出自我,可是小汤,你说什么是自我呢,”林汉臣握着汤贞的手,“这世上百分之八九十的人过了一辈子,可能也不明白,‘自我’究竟是什么。”

汤贞看他。

汤贞的膝头和林汉臣的膝头紧紧挨着,像他小的时候听林爷讲戏一样。

“以前林爷觉得遗憾,觉得啊,小汤走错路了,我很痛心,总是想劝你,把你拉回去,”林汉臣说,沉默了会儿,“但其实我也从没想过,小汤你这一路走来,到底是想要什么。”

周围很安静,乔贺在一边坐着,也不出声。

反衬得汤贞吸吸鼻子的声音都明显。

“一个演员,站在台上,感染所有的观众,让所有人为你快乐,为你着迷,为你流泪,是你的天赋,是你的使命。小汤,你是个天赋的好苗子,这不为你自己选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