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7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说:“我想给祁禄找一份新的工作。”

周子轲没说话。

汤贞说:“他其实很有才华。”

在汤贞最初的想法里,他带着祁禄和温心两个小朋友,也只想看着他们上学,发给他们一些钱,让他们好好生活的。汤贞有自己的助理,他不需要这么两个小朋友照顾他。温心从外地来,性情天真烂漫,在北京难免碰壁,而祁禄呢,他刚刚出事不久,急需人的照顾和陪伴。汤贞原本想着,找机会给祁禄多看些医生,让他们俩上学、念书,拿个学历,再各自找到更好的工作。

可汤贞很快出事了。两个小朋友成了他当时最大的依靠。

“你想给他找什么工作。”周子轲说。

汤贞说:“祁禄聪明,稳重,什么都学得很快。”又想了想:“他以前喜欢跳舞,喜欢冲浪。”

“现在还会跳吗?”周子轲问。

汤贞说:“不知道,要问问他。”

话音未落,忽然从前方一道远光灯打过来,直直照在了汤贞脸上。汤贞下意识就闭上了眼睛。天阴着,小雨淅淅沥沥,让路面不住溅起雨点。周子轲下意识把方向盘打了半圈,堪堪与前方路口惊现的这辆灰色面包车擦肩而过。

第191章日出10

来车的远光灯直直照在了汤贞脸上,周子轲坐在旁边,始料未及,下着雨,光线一散,也没看清来人的面目。路面湿滑,本以为真要出什么事故了,结果来车打了个转弯就撤了,虚惊一场。

下雨天,开远光灯。周子轲的手搁在方向盘上,稍微攥了攥。前方没别的车了,他才稍稍放心,扭头去看汤贞,汤贞正在他身边低头捂眼睛。汤贞似乎没察觉到刚才那一刻的凶险,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只有懂驾驶的人才有体会。

“眼睛怎么了?”周子轲轻声问,回头看路,快速驶出了这一段狭窄的山道,他把车开上了省道路面。

“刚才太亮了。”汤贞小声说,放下手,眼睛被刺激得都流泪了。他睁了睁眼睛,瞧前面。

布加迪跑车外形特殊,引擎声极富辨识度,再不懂车的人远远瞧见那车头车尾,也知道这是有钱人上路了。而寻常司机甚至根本不需要瞧见车——远远的听见那引擎动静儿,大几千万的人民币,动辄几十上百万的保养费,大约就已经开到附近路面上了。

除了以此谋生的狗仔和过于痴狂的歌迷粉丝以外,很少有人靠近周子轲的车。周子轲习惯了坐在这辆车里看世界,他眼前的世界,出现任何一丝不合常理的瑕疵,他很快就能注意到。

譬如一辆灰扑扑的小面包车,在路口拐角后面肯定就远远听到引擎的轰鸣了,可它不仅没减速,反而雨天打着远光灯,这么呼啸着横冲进来。

省道周边,大多是村庄,监控往往很难全都覆盖。周子轲开着车,一手把持着方向盘,一手搁在一边,在一般握住档把的地方,把阿贞的手心捏在手里。

车内很温暖,隔音好,也安静。周子轲打开车内唱机,听见《雪国》的歌声,这是这次出门前新放进去的唱片,因为一个月后就是汤贞的小型歌友会了,再就是Mattias出道十周年纪念演唱会,时间紧迫,所有的时间都要利用。

周子轲听到阿贞在他身边,应和着唱片里几年前那个“汤贞”的歌声,小声哼唱起来。

他们清晨出发,最理想也要夜晚七点钟才能到北京,行程几乎横跨半个中国。中午周子轲开到一处高速加油站加油,因为车外围了不少人,汤贞透过车窗,请加油站的经理帮忙买一些水和饼干给他们。

他们没有留在服务区里吃饭,人实在太多。周子轲把车开到一个路边,吃汤贞拆开给他的饼干。出门时从兰庄酒店带出来一盒水果,是厨师班准备给汤贞在路上吃的。周子轲低下头在袋子里摸加油站经理帮忙买的罐装咖啡——他不能抽烟,只能先喝这个顶一顶。阿贞小声说:“啊。”周子轲抬了抬眼皮,张开嘴,把送到嘴边的蓝莓吃到嘴里。他歪过头,嘴里含着莓子,在阿贞脸上快速亲了一下。

“小周,你困吗?”车开在路上,已经是下午了,汤贞闷声说。

周子轲开着车,发消息给这次随他出门的嘉兰塔安保中心的领队,要他们不要跟得太近。因为周子轲再一次从后视镜子里看到了那辆灰扑扑的小面包车,距离太远,看不清司机的脸,就在右边车道远远地跟在后面。

几分钟后,从嘉兰集团安保中心秘书处发过来一张照片,周子轲一边看着前方车道,一边留意到阿贞吃过了药,已经迷迷糊糊在座位里闭上眼了,周子轲右手把阿贞的手放回去,然后捡起手机,那张高清照片尺寸很大,读取较慢,周子轲开着车,低头瞧了一眼手机屏幕。

从高速路上方的监控摄像头里抓拍到的司机正脸,是一个颧骨突出的面目很陌生的汉子,穿一件货运公司的外套,就是普普通通上高速拉货的司机。

秘书处备注道,他们已经咨询过了这家货运公司,这名司机确实就是他们的员工,平时跑这条高速运货的。今天的道路监控也确认了,这辆车一直在监控的范围里,走的也是他平时工作的路线,因为多次违规拉货,这司机经常被罚款。

周子轲抬起眼来。

难道他见到鬼了?

领队打电话来,问子轲为什么要查刚才那辆车。周子轲戴着耳机,虽然车前阳光猛烈,他却总觉得有双眼睛就在他后脑勺后面,就跟在这条路上,像一道影子,是阳光都很难轻易驱散的。

他出现了,却又躲起来。

“你们别跟我太近。”周子轲再一次说。

许多年前,方曦和、甘清、乔贺、马松杨、栾小凡……许多年后,方遒丧命了,现如今,终于要轮到他了吗?

却没有梁丘云的事情。

周子轲越想越觉得奇妙,梁丘云跑去了美国那么多年,他自称是为了“安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