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8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布加迪超跑的近光灯还亮着,周子轲一旦想明白了这些弯绕,脑子里立刻清醒起来,他左闪右闪,大步后退,四周太暗,他想看清眼前这个埋伏着他的人是什么样子。

光照到那个人身上了——他后背宽阔,身形高壮,实在不似一般的中国男人,那肌肉块头像头熊一般,闯进了周子轲的视野中。

女人在呻吟着,看起来设套也真把自己给撞到了。周子轲眼睛死死盯住了眼前这个人脸上戴的一张猴子面具上。

虽然一直以来都和“前辈”不太熟,但他能认出来。

为了今天这个局,布置了多久?

有脚步声从背后过来了,周子轲只顾着和眼前的对手周旋,没顾上周围,这时一回头,他发现那矮胖出租车司机不知什么时候到身后了,手里还握着一根换轮胎用的撬棍。

周子轲嘴里迸出一句骂声,他也能有被消费的好心,连周子轲自己都始料未及。他伸手揪住这司机的衣领,根本不顾及撬棍从上面朝他砸过来——这胖子似乎练过,但他实在太矮了,周子轲揪着他的衣领把他直接摁倒在河边的马路牙子上,胖子重心不稳,手想往前砸,却被撬棍的惯性带到了后面去,他脑袋在马路牙子上磕了一下,接着被周子轲一拳头猛地砸在脸上,矮胖司机脸一歪,牙混着血都出来了。

周子轲飞快向旁边一躲,躲过了从身后过来的一脚,他坐在潮湿路面上,向后退了两步手捡起撬棍然后飞快站起来了。来人瞬间又到了眼前,周子轲没能躲过他的下一拳。

雨还在下着,深秋时节的小雨,冰冷,粘腻,叫人愈发清醒。

如果搁在一年之前,周子轲也许恨不得和梁丘云之间有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他要让所有人看一看,他并不一定比梁丘云差,他要让汤贞看到,他不一定会是那个彻底的输家。

而在一年之后,对于周子轲来说,他和梁丘云之间,没有任何可争可夺的了。

他并不需要和梁丘云比较个高低,事实上,他只需要凶手落入法网,去接受制裁,他要他喜欢的人以后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而不需要再背上什么“不详之人”的可笑罪名。

“梁丘云。”周子轲对他说,雨水沿着脸颊淌进周子轲的嘴里,他瞪住了眼前这张怪异的猴儿面具,撬棍的另一端划在地面上,“把你的面具摘了,我再跟你打。”

“前辈”走过来了,不为所动,大概很清楚眼前这个后辈心里在想什么。

布加迪超跑的车灯还亮着,行车记录仪还开着。

“你来都来了,有什么好怕的,”周子轲说,眼睛漆黑,头发都被雨淋透了,“你以为你可以在面具后面躲一辈子?”

周子轲过去只擅长和同龄人打打群架,最多也就是酒吧里的斗殴。他根本不可能是梁丘云的对手。可他需要证据,需要更多更无可辩驳的证据。但任他怎么挑衅,这位“前辈”就是没有反应。发布会上看起来不可一世,现在却隐忍得不真实。周子轲一路后退,背贴到了那矮胖司机开来的出租车上,似乎躲无可躲了,可就在“前辈”猛拳挥过来的一瞬间,周子轲侧过身用撬棍从旁边压到了“前辈”后脖子上,“前辈”一拳捣进车窗玻璃里,一根手臂卡在里面。

周子轲手被震得发麻,把他脸上的面具一把扯下来了。

街的远处,远远有光过来了。

那被扯了面具的汉子奋力挣脱,一条手鲜血淋漓地从玻璃窗里拔出来了。周子轲向后退了几步,站在道路中央,站在来车的光一照就能看见他的地方。那汉子低下头又回过头。借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光芒,周子轲看到眼前出现了一张全然陌生的脸孔。

他不是梁丘云。

那汉子的脸也流血了,眼睛畏光似的,汉子抬起眼看了来车,也不再管周子轲了,拔腿就跑。周子轲这时转过身,那远光灯和引擎声已经瞬间逼近到他脸上来了,周子轲一眯眼,他看到梁丘云越来越近的笑容,就在这辆苏EA面包车里朝他扑来——

护城河面上泛出细小的涟漪,雨还在下。

今夜的北京平平安安,没有什么重大事故发生的报告。

唯一的隐患是河段有片区域停电,似乎是线路维护时出了问题,一整条街加上附近小区都没电。派出所弄了发电应急设备,有专门人员沿河巡逻,在停电路段安置了闪烁的告示牌。

夜里河水漆黑,除了能听到一些波澜声,什么都看不清楚。河面宽阔,泛着弥漫的水雾,就算站在河堤上用手电筒照射,也很难快速地搜寻到什么。

一个年轻男人在冰冷的河水里奋力向前游着。深秋时节,夜里气温只有五六度。护城河上大桥两侧有向下的石梯,一般只有从事河面清理的环卫工人或是垂钓爱好者才会到这里来。

一双手从河里巴住了最下面一层台阶,这个年轻男人几乎没有体力了,他的身体在河水里泡着,就这么一双手死死扣住了台阶的边缘。

从水里爬出来的时候,又激起一些水声。他先是上半个身体倚在了台阶上,接着积攒了一些力气,整个人才全爬了出来。他手扶着生了苔藓的石面,在台阶上坐下,后背倚着河边的墙壁,这么大口地喘息。

鞋子全湿了,摸一摸口袋里,没别的东西,只有中午在车里吃饭的时候,阿贞给他的一颗巧克力糖的糖纸。周子轲站起来了,从台阶下面扶着墙慢慢走上来。他抬起头,感觉雨水从他头发里往下淌。因为河水太冰冷,于是显得雨都暖和多了。

突然一束光打在周子轲身上。

周子轲下意识扭过头去。

“是谁?”桥口值班的巡逻警察握着手电筒问,“谁在那里?”

派出所深夜一直有人值班。周子轲坐在一把椅子上,他脸色苍白,睫毛垂下去,颤抖的,连嘴唇都没有血色。警察同志给了他一条毛巾,被他拿着擦了擦头发,擦了擦手就扔在一边儿了,还给了他一杯热水,被他握在手里捂着手。

派出所里的便民电视机上正播放一档战争题材电视剧。周子轲抿了抿嘴唇,瞧着电视机里梁丘云那张脸正在大义凛然,充当英雄。几位值班民警很好心地拿了一些食品过来,周子轲精神萎靡,也不想吃。

“换个台行吗。”他对他们说。

那几位民警一愣,还以为这位不知怎么掉进护城河里的小少爷有什么别的要求。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