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8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有人打电话到派出所里来,值班民警看周子轲那个状态,好心把话机拿过去给他接。朱塞在电话里问:“子轲,我马上就到,你现在还在派出所里吗?还没去医院吗?”

“我没事,”周子轲有气无力道,他没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事实上,连一点痛感都没有,只觉得冷,很疲惫,周子轲手里握着话筒,“我车找着了吗。”

“找着了找着了,没怎么撞到。”朱塞说。

周子轲“嗯”了一声。

“阿贞呢,还在睡吗?”他又问。

几位民警都在旁边听着。

朱塞却愣了:“阿贞……他……”

周子轲还没问,怎么了。

派出所的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了。周子轲握着话筒,抬起眼来,看到来人穿着一件蓝色雨衣,摘下了雨衣帽子,露出一张脸来。汤贞一脸担忧的,手里拿着把雨伞,看了一圈派出所里的民警,终于转过头来看到了周子轲。

“小周!”汤贞叫他。

周子轲其实不太能站起来。他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阿贞,把手里的热水杯放下了,站起来。

汤贞朝他快速走过来,手扶在周子轲手臂上,上下看了看周子轲,检查似的。幸好周子轲今天出门穿了件黑夹克,什么颜色都看不出来。

“谢谢,”汤贞看向了周子轲身边的几位民警,不自觉弯下腰鞠躬道,“谢谢警察同志……”

那几位民警面面相觑,又看周子轲,明显是不知道什么情况。

周子轲手扶在派出所门边,看着汤贞走出外面,戴上了雨衣帽子,然后低头努力撑伞。

周子轲看着汤贞把伞举高了,便走到伞下去,他一点儿都感觉不到痛。伸手接过阿贞手里摇摇晃晃的伞,他打着,好像更高,也更加稳一点。

地上不时有积水,阿贞因为总是抬头看周子轲的脸,总不慎踩进水里,打湿了裤脚。周子轲的手先是和人打架打得麻木,又在河水里冻得快僵掉了,他握住阿贞从雨衣袖子里伸出的手。

“你怎么来了?”周子轲小声问。

“我听吉叔说要来接你,”阿贞说,“小周,你怎么浑身都湿了?”

周子轲低着头,抿了抿嘴,他明明告诉吉叔不要让阿贞知道今天的事。

背后有闪光灯的声音,不知是哪个狗仔在外面拍照——此时此刻,连狗仔都会让周子轲觉得安心很多。

把阿贞先安全送回车里再说。

“坐谁的车过来的?”周子轲低头问。

“我不知道,”阿贞说,又看周子轲,“小周,你的手好冷。”

周子轲松开了阿贞的手,转而揽住了阿贞的肩膀,这么在伞下往前走。

车是司机小胡开来的。一见到周子轲,小胡下了车,急切道:“子轲,碰见吉叔他们了吗?”

周子轲这时回过头,朝来的路上望去。

许许多多车辆不知什么时候都停在了派出所门口,许多人影站在那里,大概都是过来找他的。

“阿贞,”周子轲低头说,拉开车门,“上车。”

汤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坐进车后座,看到小周一块儿上来了。小周把车门关上,也不在乎小胡在前面是不是能看到。小周把手伸进汤贞身上的雨衣里,更紧地把汤贞搂住,搂到他怀里。

“小周……”汤贞说。

小周却不吭声,一句话都不说。汤贞感觉小周的身体紧绷的,突然抱着他,把他的头搂在胸前,就这么紧紧地搂着,后背肌肉都在震颤了。

似乎不这么抱着,就会没有机会抱了。

周子轲这么用力搂了汤贞一会儿,汤贞身上有热的源头,温暖的能量,让人的手也变暖,心也变暖。周子轲低下头,又吻阿贞的嘴。他不知道阿贞在老头子寿宴上吃什么了,草莓蛋糕吗,尝起来很甜。

周子轲又亲了一下阿贞的头发,他放开手了,推开车门,忽然就下了车去,从外面的雨里把车门带上。

汤贞在座位里愣的,从车里靠近了车窗,也要开车门,却发现车门被锁上了。

周子轲连伞都没拿,在车外对司机小胡说:“你们现在就回去,不要逗留,注意安全。”

小胡抬起眼看周子轲。大概在周家大宅工作这么些年,他从没听子轲用这种口气和他叮嘱过什么。“子轲,”小胡压低声音说,“老爷子已经知道了,安保那边儿待会儿还有一队人过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