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8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想了想,说:“你有他们电话吗。”

“有。”小胡点头。

“让他们不用找我了,”周子轲说,看了车里的汤贞一眼,“跟着你们回去,还保险一点。”

车窗打开了,周子轲站在车边,弯下腰对车里的阿贞小声说:“吉叔他们也来了,我不能让他们等,去和他们说几句话,你们先走。”

车在夜里刚开了一会儿,玻璃上都是雨滴。汤贞坐在后车座上,透过玻璃,他能看到自己身上的蓝色雨衣。

他觉得自己手里很湿,那是雨吗?

车内有越来越浓的血腥味。

“司机师傅,”汤贞声音有点哑,对前面说,“司机师傅,我们开回去吧!”

司机小胡一愣:“开、开回去?”

汤贞转过身,他透过车后窗户,看到反射着水光的路面上,越来越多的黑色轿车,连同一辆救护车,朝小周走回去的方向驶去。

第193章日出12

这辆救护车停在了医院门外,车门一开,护士先下来了。汤贞推开了司机小胡的车门,远远的,他看到许多人和车辆围在那里,吉叔也从旁边的轿车里出来,匆匆赶到了救护车边。雨丝沿着雨帽,不住流在汤贞的面颊上。

医护人员抬了担架,几个人把担架打开了,但小周并不要坐上去,小周一手捂住了自己肋下,一手扶住吉叔伸过来的那双苍老而有力的手,他自己下车来,脚踩在地上,脚步有点晃,小周在身边人的陪伴下往医院里面走去。

早有主治医生带着团队接到消息,在走廊里迎接。周子轲一边走着,一边感觉疼痛越来越明显,看来他不是没事,只是冻僵了,麻木了,毕竟没有人可能在一辆车迎面撞过来的瞬间毫发无损。周子轲只记得他努力去躲了,可河水太冷,实在难受,不过这也许在某种程度上还缓解了他的疼痛。“我没事。”周子轲说,嘴唇惨白。吉叔遇事极其冷静,可他毕竟是个老人,子轲是他的心肝宝贝儿——而周子轲很清楚这一点。

“检查一下就可以了。”周子轲有气无力,对老人讲。

除了十五岁那年第一次离家出走,周子轲还没让这么多人体会过这种心惊胆战的感觉。他跟着吉叔安排的大夫进了急救中心,要先接受初步的检查,做一些清洁,恢复体温,然后就开始接受治疗。吉叔站在门外,看着门在眼前关上,这时子轲突然从门里说:“吉叔,你一会儿打电话给家里问问,看阿贞到家没有。”

吉叔一愣,很意外。

“什么都别问他——”子轲刚说,话音未落,突然倒吸一口冷气,医护人员在帮他脱湿透的外套,也许拉扯到了伤口。

走廊里挤满了人,大多是跟在吉叔身边过来的安保人员。陆陆续续又有新的人带队进来,明显也都是为着子轲来的。“哥们儿?”有年轻人在走廊另一头儿着急叫道,“哥们儿!”

所有人都安静,从派出所到医院的这一路上,阵仗虽大,动静儿却小,似乎是刻意不想声张什么。

汤贞在人群中努力往前挤,他身上的雨衣扣子解开了,这么披着。吉叔接到司机小胡从电梯口打来的电话,这会儿转过头来,看到汤贞湿着头发,失魂落魄的,已经站在急救中心门口了。有光从门缝里照出来,照亮了汤贞透明的眼睛。

吉叔下意识想叫“阿贞”两个字,又怕子轲在病房里头听见。

汤贞脸上都是雨滴,怎么擦都擦不完。他坐在雨衣里,坐在走廊边的长椅上,吉叔在他身边坐着。

艾文涛一身穿得颇正式,头发打理得也细致,是从周老爷子的寿宴上匆匆赶过来的。艾文涛在急救中心那扇门外走了两圈,伸长了脖子想往里看,他过来说:“吉叔,哥们儿现在什么情况?”

吉叔后知后觉,抬起头,一看阿贞还在身边,吉叔小声儿说:“子轲没事儿,就过来做个检查。”

艾文涛听了这话,皱了皱眉。

“好好给老爷子过着寿,怎么突然就过来做检查了?”艾文涛一头雾水,又看到了旁边的汤贞。不知是一瞬间想到了什么,艾文涛脸色一下子变了。

吉叔今天过得很不平静。之前半个月,他做了许多准备,因为子轲有可能要回来,回来参加老爷子的寿宴。据吉叔的猜测,很可能会把那个叫阿贞的年轻人一块儿带来。连着好几天了,吉叔每天在家就琢磨这事儿,除了要准备寿宴的种种细节,还要琢磨怎么让子轲觉得舒心,觉得家里人爱他,比外面所有人都理解他。小朱给他们出主意,说蕙兰以前看过汤贞的戏的,《共工之死》,还跟周叔叔夸过的,周叔叔说不定记得。为这句话,吉叔这几天特意把蕙兰以前留下的影集翻了个遍,蕙兰从小生得美,身边总有穆老板派的摄影师跟着,留下太多照片。左找右找,还真让吉叔找着一张。

那是一张合影,似乎是在某个庆功宴上拍摄的。蕙兰身边有不少大演员,还有些小孩子站在前排,一个男人戴着个黑框眼镜,看上去四十岁左右,表情很叛逆,站在身边。相片下面是一行钢笔小字:金秋重阳,蕙兰与戏剧家林汉臣合影。

吉叔不知道那照片上那么多孩子里,有没有汤贞在。这一会儿,他转头看了看汤贞。

“阿贞,”他想到子轲的惦念,劝道,“你先回去休息一会儿吧。”

汤贞愣愣的,低着头,好像没听见吉叔说的话一般。

窗外一片死寂,雨停了,可乌云仍旧笼罩天际。

汤贞抬起头,他坐在走廊窗边,没看到星星,外面连月亮的光也没有。

小周的朋友小艾走了,因为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吉叔亲自去送他,答应有什么事一定会让他知道。吉叔刚回来,急救中心的门就打开了。有护士从里面出来了,一出来还被外头这么些保镖的阵仗吓了一跳,汤贞披着雨衣,跑到门前去。

小周穿了条白底蓝条的裤子,就坐在急救中心里一架病床边上,他上身赤裸的,精瘦的腰上不少纱布,被护士们处理过了的外伤伤口包扎得干干净净,也看不出有多严重,腰上绑了一条深灰色弹力带,像是固定胸廓肋骨用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