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8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那么另一个主人呢。

梁丘云想了想,他觉得这有点像在家里造好了一个马厩,马却跟别人跑了。

门铃声又响,梁丘云以为是那个老园丁,他打开门,想叫老园丁把他那个脏乎乎的帽子洗一洗。

“请问梁丘云先生在家吗。”

门一开,两位警察站在外面。

他们身穿藏青色警服,头戴大檐帽,不像假的。梁丘云站在门里,朝他们身后看了一眼,院外街边儿停了一辆警车,还有几位民警站在街对面。

“我是。”梁丘云对他们说,很遵纪守法的样子。

其中一位警察同志亮出了证件,给他看。

“昨天在护城河东段沿岸发生了一起恶性伤人案,根据受害人提供的线索,您涉嫌故意杀人未遂,现在请配合我们调查。”

梁丘云听了这话,十分茫然,简直闻所未闻:“什么案?”

两位警察面面相觑,对梁丘云说:“跟我们去公安局走一趟吧。”

第194章日出13

周子轲把阿贞紧搂在怀里。三个月前,他一度以为自己窥见了一切——阿贞一直隐瞒着他的病,终于暴露在他面前了。周子轲想,没关系,只是病而已,我们治好了,以后好好在一起。

可眼下,他从梁丘云布下的重重陷阱中死里逃生。阿贞从昨夜就流泪不止,今早在医院走廊上抱住他不再放手,是怕极了。

曹老头儿从以前就对周子轲说,汤贞这个病人安静得不同寻常。他什么都不诉说,也不哭,也不闹。究竟是太能忍耐,还是普天之下,一直有座无形的牢笼困住他,让他说不得,哭不得,闹不得,最终,还真的只有死才是能够让人的灵魂得到喘息的出口。

也许汤贞自己也清楚,他没有救了。没有人能救他,只有神,只有观音大士,只有故事里不会存在的“命运的双手”,才可能把他打捞起来,像从水草边用手舀起一只落水的蜻蜓,像从蛛网上摘下一只不起眼的小小蝴蝶。

周子轲坐在车后座,翻开朱叔叔带来的平板电脑,划开了,给怀里的阿贞看童益导演今早上紧急发过来的一些《此夜绵绵》未剪辑片段。朱塞坐在车前头,也不说话。他们这辆车开在北京街头,周围围的满满,尽是安保车辆。

街边不少市民看到他们。周子轲今早收到温心的短信,说昨夜有小道消息发在网上,称周子轲在周世友生日当晚酒后驾驶,路边肇事,坠河身亡,疑是带汤贞回家遭家族驱逐引发的事故:“不知道是谁编造的谣言,一秒钟就看不见了!”

周子轲手里的手机也是朱叔叔给他拿来的,里面有不少未接电话和短信,可想而知就算小道消息被火速洗掉了,还是曾掀起不小的波澜。周子轲搂着汤贞,手在汤贞背后看不见的地方点新闻,看到几张狗仔发出来的照片:

深夜里,积水的路面反射着派出所门前的灯光,阿贞罩在一件蓝色雨衣里,打着伞,穿着雨靴,抱着一把伞,匆匆跑进派出所。连拍的照片里,周子轲很快从派出所里出来了,他接过阿贞手里的伞,搂着阿贞,把伞撑着,两人一同走向了另一条街。

有网友评论道:“我之前领证儿也以为要去派出所,其实是去民政局!”

也有网友说:“这么晚了在派出所干什么啊,担心啊。自从了解了六年大戏内幕,现在吃瓜的心情都很沉重。”

社交媒体账号@嘉兰国际昨夜发布了一张照片,是众多家人围绕在周世友老人身边的一张温馨合影。在这张“寿宴照片”上,太子周子轲身着一件衬衫,个子很高,站在众多堂兄弟的后排,注视着镜头。@嘉兰国际祝贺创始人周世友先生生日快乐,评论里却涌进大批网友问,子轲是不是去了派出所,你们对子轲做了什么。

外界舆论一天一变,关于周子轲“酒后肇事伤人、坠河身亡”的传言倒是不攻自破了。这天早晨,@KAIser_OFFICIAL发布新照片,称KAIser全员集结,正式开始巡演排练。@Mattias官方后援会也公开了新内容,是近半个月短片《此夜绵绵》的拍摄花絮,杀青时子轲站在剧组中央,与汤贞及所有人合影。

没有任何意外发生。子轲的人生从一出生起就顺风顺水,当太阳升起,日光普照大地,所有关心子轲安危的粉丝歌迷们都逐渐松了口气。关于汤贞“灾星”“不详”的传闻刚冒出个头,也被果断扼杀在萌芽里。

车窗外,安保车队一路随行。周子轲过去总不想看到他们,无论周子轲离开多远,这些人也总甩不掉,好像父辈的一双眼睛,总在上空监视着他。

现在,周子轲开始明白,这是他的出身所无法避免的。

朱叔叔、吉叔,这么多人……如果不是父辈的庇佑,他不会轻易脱险的。

手机上发来新的邮件,是安保团队的领队。周子轲低头陪阿贞看了一会儿《此夜绵绵》的片段,然后余光去看邮件。

“子轲,我们协助警方连夜抓捕,抓到了七个人,同乡,外地来的犯罪团伙。策划人姓巨,41岁,劫持了一辆京牌出租车作案,目前人还在昏迷中。据其余人交代,他们一共七人,在外景地时就想下手,没有成功才跟到北京来。”

“警方也已经勘查了事故现场的路面,抓扯、殴打的痕迹虽然被昨夜的小雨洗去了一部分,但仍然能提取到犯罪分子的DNA——”

“如果我在现场,如果我想要谋杀谁,”梁丘云坐在一把椅子上,抬起眼直视面前负责问询的警察,平静道,“我相信以现如今的科技手段,你们一定可以将我绳之以法。”

其中一名警察看着他,没讲话,另一位在手册上匆匆记录着什么。

“如果证据确凿,你们现在可以直接逮捕我了,”梁丘云说,脸色不太好看,似乎也有点生气,“警察同志,我很忙,要忙工作,忙和太太的正式婚礼,今天早晨还在忙婴儿房的布置,忙家里院子的装修,”他笑了,似乎觉得这一切十分荒谬,他把两只手腕并在一起,举了起来,“你们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外,说我半夜去杀人——”

“梁丘云先生——”

“我不知道你们口中的受害人是谁。”梁丘云直视着面前的小警察,又转开视线,望向房间里的摄像头,把他带来问话,连个手铐都没给他带。梁丘云说:“我很同情他的遭遇,但我不能接受这种诬陷,我需要联系我的律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