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8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他们本来真的想诬陷子轲,肇事伤人?”周子苑轻声问。

吉叔低头用勺子舀汤喝,一口汤抿在嘴里,没咽下去。

朱塞对周子苑说:“子苑,你以后也要小心,让司机小胡他们也小心,知道吗?”

周子苑“嗯”了一声,看了看身边的年轻男人,说:“我很注意的,我路上不会随便下车的。”

朱塞找人忙碌了一个晚上,终于让这些亡命之徒交代了实话,特别是那个受伤的女人——昨天夜里情形太过复杂,她如果死死不松口,不知以后会带给子轲多少麻烦。嘉兰塔当然有办法掩盖子弟的罪过,但是子轲没做的事,子轲既然都说了他是被人陷害的,家里人还是要尽力帮他找回这个清白来。

过去,子轲犯过不少的错,闯下不少祸,他不信任别人,也无法敞开自己的心。全家人一直盼着他长大,如今,他还真的长大了,不仅越来越努力工作,还越发的关心身边的家人、同事,他眼里看得见别人的关爱,也越来越会回报了。这时候如果突然被“肇事伤人”这样的恶意栽赃缠上,不知多少努力都会白费。

“子轲的行车记录仪呢?”周子苑这时问,“没有拍到最后那个凶手吗?”

“没有,”朱塞叹了口气,还笑了,“人家交警查了一遍,给子轲驾照扣了六分。”

深秋时节,远山望去,一片熟透的枫红。湖畔,鹅黄色的银杏叶落了满地,把绿丘晕染成渐变的颜色。

有些银杏果没摘,滚落在地上,周子轲看到,想弯腰去捡,可他伤口有点疼,实在很困难。

“小周,我们回去吧。”阿贞在旁边扶着他。

周子轲已经坚持带阿贞绕着这片湖走了一圈了,附近还有间小教堂,远处有马厩,有以前盖的跑马林地,有吉叔的园子,是他小时候经常去的,但周子轲无法带阿贞很快看上一圈。“回头我带你去图书馆看看,”周子轲眯起眼,低头看阿贞,他笑了,“里面都是吉叔带小学生在玩,不过有钢琴。”

太阳升至中天,气候冷,光照在人脸颊上,很温暖。

汤贞仰起头,风吹过他耳边的头发,汤贞看小周。

“陪我在家住一阵子,好不好?”小周说。

汤贞点头。

周子轲也许以为阿贞不会简单答应。

他太快出院了,发生这么一系列事情,连周子轲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必须先把伤好好养好才行。

“如果你觉得人太多,我们就回去住。”周子轲低头说。

汤贞鼻头还红着,是早晨哭出来的,他摇头。

保镖在远处望着他们。

第195章日出14

汤贞前任经纪人郭小莉听着电话,觉得匪夷所思:“什么叫阿贞搬过去了?”

温心气喘吁吁的,大概正在上楼梯:“子轲说的,说汤贞老师要在他家山上住一阵子,半个月一个月都有可能……”

“我正在汤贞老师家打包行李,郭姐你直接打电话给汤贞老师问问吧!”

郭小莉认识汤贞十多年,从十五岁看到现在,可以说是最了解阿贞的性格。汤贞从很小的时候起就极不愿意麻烦别人,也不爱去别人家里打扰。这个孩子非常讲礼貌,又重规矩。和子轲这一场恋爱,无论是怎么开始的,怎么分分合合,纠缠不清到现在,因为子轲态度强硬,目前看上去一切都很顺利,但阿贞心里一定明白,他们的关系饱受非议。

性子保守、做事稳重。以郭小莉对阿贞的了解,他怎么都不会在这种时候贸然搬进那座湖边的大宅子里去——那会面对什么?以阿贞目前的病情,他能够承受吗?子轲呢?子轲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电视屏幕上正播放最新的娱乐新闻,梁丘云中午现身万邦影业金秋论坛,宣布《狼烟》第三部将于下月首映,与嘉兰塔合作的彩蛋内容颇受关注。当被问到大婚日期与首映日安排得如此之近,是不是云老板渴望双喜临门的时候,梁丘云称,《狼烟》系列见证了他人生中几次重大转折,对他的意义自然非比寻常——

郭小莉把新闻静音了,因为耳边的电话接通了。

“郭姐?”

“阿贞?”郭小莉着急问,“你现在在哪里?在子轲家里吗?”

汤贞离开了饭桌边,走出餐厅来接电话。小周家里太大,前廊后廊他有点摸不准方向。汤贞沿着门外走廊走了一段路,站在了窗边,附近没有什么人,汤贞小声回答手机里:“我在小周家,怎么了郭姐?”

郭小莉问:“怎么就到他家去了,他家人多吗?”

刚进到小周家里的时候,门外门里,楼上楼下,全是陌生人。他们全都看小周,也看被小周带进家里来的汤贞。不过汤贞走到哪里都会被看的,小周身边的保镖把他们围在中间,汤贞也接触不到太多人的视线。

好在吉叔、朱经理他们,还有小周的姐姐,汤贞多少都算是见过,还有小周在,就算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也不会太局促。

“还可以。”汤贞说,有点不明白郭姐为什么这么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