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9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郭小莉惊道:“你见到周世友了?”

汤贞一愣,瞧着窗外的绿植,有几位园丁在草坪里打孔,做秋冬季节的养护。“我没见到,”汤贞说,“小周爸爸不在家里。”

郭小莉听了这话,不知是该为阿贞松口气好,还是该为阿贞担忧。

“他这会儿不在家,也迟早要回去的吧。”郭小莉说。

汤贞没讲话。

郭小莉有些为难。

“万一有什么事,你记得给我打电话,”郭小莉说,“我随时和祁禄去接你。”

“嗯。”汤贞轻轻应了。

又安慰郭小莉:“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

郭小莉也不知道眼下这种情况,她能信任子轲多少。

子轲再怎么聪明,再怎么飞快蜕变,到底是嘉兰塔捧在手心儿里的少爷。嘉兰塔愿意帮子轲的忙的时候,他们对阿贞自然很好。可一旦他们改变主意……

“我听朱经理说,子轲受伤了,是真的吗?”郭小莉问汤贞,今天一早,亚星公司就在朱经理的要求下配合着用kaiser巡演集训的消息来帮忙掩盖这件事,但郭小莉并不清楚更多细节,“他伤的重吗?”

汤贞还未回答,郭小莉就听着信号里沙沙响了几声,然后一个冷淡的年轻人低声回答:“不怎么严重,谢谢郭姐关心。”

郭小莉张了张嘴,就听那个年轻人又说了句:“但巡演我应该是去不了了。”

艾文涛一大早坐车上山来。昨夜刚下过一场雨,山上气候冷。艾文涛下了车,还没走近周家的大宅子,远远就看见楼梯上面,前廊的西侧,有两个人影坐在那儿。

艾文涛大跨步上了台阶,点头笑着跟门口的几个人打了招呼。对于老周家,他经常来往,看见谁都熟。艾文涛悄声穿过走廊就进去了。

“……到演唱会开始之前,我会带阿贞下山,怎么也要排练排练,”一个艾文涛很耳熟的声音从走廊前边儿传过来了,可只有声音熟悉,说的话却让艾文涛感觉很陌生,“那之前,就在山上准备吧,有钢琴,朱叔叔说会改个录音室,也会安排摄影师上山来。我算过了,下个星期让摄影师过来,我们在山上录剩下的《罗马在线》,也能录完……”

艾文涛走到了周子轲背后。他脚步很轻,周子轲讲着电话没听到,可和周子轲并排坐在长椅上的汤贞听到了。汤贞回过头,那双眼睛向上看,瞧见了艾文涛的脸。

艾文涛看了看他,拉出个微笑,点了点头。又垂下眼,看着他哥们儿左手握着手机在谈工作,右手握着汤贞的手,在自己腿上揉。哥们儿身上穿着件牛仔外套,也看不出受了多大伤来。

周子苑小声问艾文涛:“文涛,你们朋友之间比较熟,子轲以前恋爱的时候,和人分手之前,他也会像现在这样吗?”

艾文涛皱起眉头来。

像现在哪样儿?这么黏糊?发生了什么都不在乎?还是谈个恋爱就把对象领家里来见家长?艾文涛和女孩儿搞对象都没有这样的。

“不不不……他从不这样。”艾文涛摇头。

周子苑看了看身边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用口型劝她:“快和周叔叔报备一下吧。”

“所以说,就确实邪门儿嘛……”艾文涛无奈道,他也没想到他哥们儿这么快就把汤贞领回家了,不光是带来参加自己老子的寿宴,还要在家一住住上一个月,不知道的还以为已经注册结婚了呢。艾文涛从小跟周子轲一块儿长大,寒暑假也没来山上住过一个月。从汤贞年中时候自杀开始,几个月了,他哥们儿搞的一个个全是大动作,不讲道理,让人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艾文涛现在回头再看,觉得他们都低估了当初这事儿对于他哥们儿造成多大伤害。

“周叔叔见过汤、汤……汤贞老师吗?”艾文涛问,话差点儿别在嘴里。

周子苑看他一眼,摇头。

“不会不愿意吧?”艾文涛问。

连艾文涛自己都想象不到他会问出这么一问题。

“不会愿意吧?”

分明应该这么问才对吧!

周子苑抬起眼,望了窗外,脸上也有些紧张,对艾文涛说:“子轲好像随时准备带汤贞到小南屋去住。苗婶已经过去打扫了。”

“小南屋?”艾文涛问。

那里距离跑马林地更近,附近都是森林,还有一条溪流。艾文涛知道蕙兰阿姨以前爱去那边儿避暑,但都多久没住过人了,现在天儿也冷了。

“子轲受伤了,每天换药,平时也要有人看着他,”周子苑说,暗含期待,“还是住在家里好吧。”

艾文涛留下吃了顿午餐,饭桌上他和周子轲聊起了上山时在山脚下接受的盘查:“太严啦哥们儿,比夜里查酒驾还严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