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9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已经在楼上换过了衣服,因为大夫建议初期多卧床休息,他是穿着睡衣下楼来吃饭的。

听了艾文涛的话,周子轲笑了:“你的车牌他们也查啊?”

艾文涛自己也感觉很冤枉:“外人啊,外人啊!”

也许因为周子轲平日里太少回来了,总是三过家门而不入,也许因为他每次就算回来,也总是吃完饭匆匆就走,连一分钟都不多停留。近十年来,周子轲就很少有这样穿着睡衣,坐在家人中间慢吞吞吃顿家常饭的时候。

艾文涛瞧着旁边吉叔眼睛留意着他哥们儿,嘴里却不停关怀汤贞,问阿贞饭菜合不合胃口,就知道他哥们儿这是轻轻松松让全家人都上套了。

汤贞本身饭量不大,但初来乍到,明显很难违背老人家的好意。吉叔用公筷夹了好些菜,放在小碟子里,如果递给子轲的话,子轲多半会让老人家自己吃,但汤贞就会看着吉叔,受宠若惊似的接过来,放在眼前努力吃。可他实在吃得慢,一口一口,像猫吃食,子轲在旁边时不时看他,看不下去了就伸过筷子来帮他吃几口,尽快解决。

吃完了午饭,艾文涛又问周子轲关于昨天夜里事故的事。周子轲明显不愿多谈,把艾文涛送到家门口,让艾文涛不用多担心。“你以前都从谁那里听来的那些话?”周子轲问。

艾文涛从旁人手里接过了外套穿上,他低头换了鞋,站起来问周子轲:“哪些话?”

周子轲低头看他。

艾文涛有点结巴:“你说……和、和汤贞老师有关的那些?”

一听艾文涛说“汤贞老师”四个字,周子轲眼尾一扬,看了门外,明显笑了。

艾文涛看他,估摸着哥们儿应该心情不错,不是要为了过去那些说汤贞“不吉利”的话和他生气的。

“到底听谁说的。”周子轲说。

“郑哥,”艾文涛直说了,“记得吗,咱们上高中的时候,体育场旁边开球鞋店,门路特别广那个老板。”

周子轲想了想,冷不丁说:“我是不是在他那里买过双鞋。”

艾文涛略一回忆。

“你买的那双……那双特小码的鞋?”艾文涛问。

许多过往回忆,在艾文涛脑海里慢慢串了起来。

周子轲声音放轻了,他睡衣外面披着件外套,一双眼睛垂下来。

艾文涛瞧着他的眼睫毛在光里一抬,金色的。

“哥们儿,”周子轲看了艾文涛,说,“你帮我告诉这个郑哥,就说当年那些人出的事,其实本来应该发生在我身上的。”

艾文涛一愣:“啊……啊??”

艾文涛问:“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周子轲看他,笑了笑。

下面台阶太长,周子轲目前一个伤员,下楼梯太辛苦了。“我先回去了。”周子轲告诉他,转过身慢悠悠进了家门。

一整个下午,周家大宅里里外外都在为前一日寿宴的事做后续的收尾工作,家里甚至不像有人出过什么事故。周子苑下班回家来,一进门听吉叔说,子轲一下午都在楼上躺着,一直在休息。

“真的?”周子苑问道,还有点不敢置信,“这么听话的吗?”

吉叔点了点头,心满意足地拿过周子苑的帽子,帮她挂起来了。

窗外天色已经沉了下来,周子轲迷迷糊糊刚醒。小的时候,他总觉得他房间里这张床怎么这么大,现在又觉得它有点挤,十分小。

他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睡着之前,他一直在问阿贞在医院做了什么噩梦。阿贞坐在他身边的被窝里,摊开一本周子轲儿时爱看的故事书,小声给他讲睡前故事。听见周子轲的问题,阿贞也不回答。周子轲瞎猜,猜了几次,全没猜中,是个不专心听故事的样子。

最有可能的答案被他小心绕过去了。

“先听我讲完……”阿贞说,还要继续讲。

“你是不是梦见我爸了。”周子轲又猜。

阿贞说:“你不困吗,小周。”

周子轲说:“困,但我睡不着。”

过去周子轲总习惯伸手出去,让阿贞枕在他手上趴在他身上睡觉。他想要这种重量,让他觉得安心,睡着了也不用担心弄丢什么。他的精力太旺盛了,灵魂生龙活虎,肉身却连深吸一口气都会觉得不舒服,这很矛盾。他已经长大了,也不会轻易被故事书哄睡了。

“小周,你醒了?”

周子轲感觉他在一个很安稳的地方睡醒了,头枕着的地方十分柔软,也暖和,是可以让人忘记许多烦恼的地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