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9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他睁开眼了,最先看到的是贴在脸颊边的鹅黄色毛衣的下摆,然后才是阿贞低下头来的,关切望着他的一双眼睛。

周子轲愣愣注视着阿贞的脸,意识到他正枕在阿贞的腿上,居然一睡就睡过了一下午。

吉叔从外头敲门,小声儿问:“子轲,醒了吗?”

第196章日出15

嘉兰国际董事长周世友先生,一把年纪仍无法放下工作,事业版图铺得太大,容不得他不日理万机。生日隔天即飞抵首尔,开会、演讲、与中韩大学生共进午餐,晚餐则是与兰庄国际酒店首尔区域总经理及韩国六家分店的经理、运营总监一同用的。吃完饭刚七点钟,助手说周老先生北京家中还有事,结束了见面一行人便匆匆离开了。

周子轲在二楼起居室里吃苗婶做的晚餐。一家人都在楼下,他不想下去了,睡衣外面罩了件外套,周子轲手里攥着阿贞的手,让阿贞陪他。佣人们抬了小饭桌过来,摆上了餐具,端上了饭菜。周子轲和汤贞两个人在楼上清清静静地吃,如果不是房子太大,天花板太高,装潢太繁复,和在自己公寓吃饭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周子轲吃饭不快,因为一吞咽伤口就疼,他不想表现出来,所以这顿饭吃得格外细嚼慢咽。

汤贞坐在他身边,边吃饭边看他。

有时候周子轲不小心弄脏了手指,弄脏了筷子,喝光了杯子里的水,都不用走廊外的佣人们进来帮忙,汤贞先给他擦手指,换筷子,倒半杯水,然后继续看着他陪着他吃。

周子轲下午睡了太久,这会儿抬起眼看阿贞,眼皮半睁开的,还有点迷糊,更像一个小朋友了。

“小周你吃鱼吗?”阿贞问他。

“嗯。”他点头应着。

阿贞穿了件毛衣,是在秋天会让人觉得心里温暖的鹅黄色。阿贞夹鱼的时候嘴角有笑容了,似乎心情好转很多,不再是在派出所见到周子轲时,或是今天早晨在医院走廊上那样,一副惊惶不安、失魂落魄的模样。

周子轲瞧着阿贞的脸,轻声说,你下午是不是没睡。

阿贞专心用镊子夹一块鱼肉里的刺,他手还是不怎么稳,夹了好几次才夹出几根小刺来,他用勺子把鱼肉放进周子轲碗里,然后抬起脸看他。

周子轲用筷子夹起这块白嫩鲜软的鱼肉,吃进嘴里。他抬起头,也看阿贞,咀嚼得好认真。

汤贞笑了。

周子轲嘴唇也不张开,吃着鱼,嘴角也翘。

“伤口还疼吗?”汤贞问。

周子轲摇头。

“没有什么不舒服吗?”汤贞问。

“我家怎么样,好不好看?”咽下了鱼,周子轲反问。

汤贞一愣,转过脸,朝四周看了看。

许多人来过周子轲出生的这个家。熟悉的如艾文涛,不熟悉的像是这个叔叔,那个阿姨,或是海内海外的亲戚,每个人第一次来到这儿,反应都好像在参观帝王的宫殿,让周子轲觉得他仿佛住在一个旅游景点里,也许这房子里真躺着一位法老也说不定。

“好看。”汤贞仰着头,看了一会儿头顶上方的壁画,长头发滑下了肩头。汤贞对周子轲说。

但周子轲并没在他眼中看到太多的惊异。也许阿贞到过的漂亮地方太多了。

“就是太旧了。”周子轲说,也抬起头朝头顶看了看。

“从我出生的时候就是这样……二十年了,也没翻新过。”

周子轲一直有种感觉,这栋房子里所有的人,都不是这所房子的主人,而只是一些寄住者,负责修缮这所过大的房子,维持这个过大的家庭。

周子轲牵着阿贞的手,从起居室出来,沿最长的那条走廊,往东的方向走。这是他出生长大,度过童年时光的地方,似乎有了这么一层含义,也就更值得周子轲带阿贞到处走一走,看一看了。

走廊尽头,一条窄窄的楼梯向上延伸。楼梯转角处有一扇长方形的窗子,窗格玻璃五彩斑斓,绘着一株月桂树的像。

周子轲的手从睡衣袖子里伸出来,推开这扇窗,一下子山间的晚风从外面涌进来了,吹起周子轲那睡软了的温驯的头发,像一只温柔的手,拂上了年轻人的额头。

周子轲离开了窗前,握紧了阿贞的手,带着阿贞往楼梯上走了几阶,然后转过身,他先在楼梯上坐下了。

汤贞也转过身,坐在小周身边。他两只脚放在了两级台阶下面,小周腿更长,踩在更下面的台阶上。

有一位佣人原本站在附近,这会儿转身到了墙后,到了汤贞看不到的地方。

“是不是很安静?”周子轲扭头看汤贞,两个人挨得这么近,周子轲声音放轻了,听起来低哑,笑着说,“没有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