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9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也近距离看小周的眼睛。他感觉小周的手从身后搂他。

“小时候,我最喜欢坐在这里。”小周的声音在他耳边说。

好奇怪,汤贞想。小的时候,他害怕黑,怕爸爸妈妈不在家,留他一个人在家里,怕孤独,很寂寞。

可小周呢。

家里这么多人,小周却喜欢独自呆在光线昏暗的一隅,喜欢偏僻安静的楼梯。

汤贞仰起头,坐在台阶上的膝盖歪过去了,因为小周凑过来,亲吻他的嘴唇。周围没有人看到他们,但汤贞还是有些紧张。他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其中有一条是:小周以前坐在这里的时候,在想什么呢?

汤贞有点喘不上气。吻结束了,他感觉小周搂着他,搂得紧紧的,也不讲话。

吉叔接到电话,说周老爷子的专机到北京了,估计半个小时后到家。吉叔匆匆上楼,正好遇到带汤贞到楼上看了一大圈的子轲。子轲穿着身睡衣,外表瞧着没太大问题。一见到吉叔,子轲就对阿贞说他和吉叔有点事情,要阿贞先回房间去。

吉叔盯着子轲的脸,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果然阿贞一走,子轲脸色就有点维持不住了。“吉叔,帮我个忙。”子轲轻声说。

昨天夜里才出了车祸,今天早上大夫还嘱咐,回去以后多卧床休息,不要乱走动,可子轲实在太能硬撑,太想在人前装得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了。他的睡衣扣子解开,里面是深灰色固定肋骨的弹力带,昨天还好好的大小伙子,腰上缠满了刺眼的绷带。

子轲不知道心疼自己,吉叔一看见就控制不住地眼热。他扶着孩子在沙发坐下了,转头就去楼下给老爷子的住家护士打电话。

周子轲自己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不小心弄得伤口开裂的,他的心不在这上面,疼得频繁,他自己就更不当回事了。幸好缝针那个大伤口没事。不少人从门外进来,几位住家护士不到十分钟就赶过来了。她们小心翼翼拆掉了子轲腰上染血的绷带,还安慰吉叔说,伤口一天一换药是很正常的事。

吉叔后知后觉,说:“子轲,老爷子快要回来了!”

周子轲抬起头,神情很茫然。

“没事,”周子轲低下头,看护士们在给他的伤口消毒,他脸时不时皱一下,对吉叔说,“我收拾好了再去见他。”

当然了,吉叔想。子轲在老爷子面前从不示弱。眼下受了伤,恐怕就更要全副武装地见他了。

可明明是父子两个。老爷子连夜赶回北京,是因为心里还是记挂。吉叔只企盼着,老爷子待会儿不要再说什么难听的讽刺的话,激得子轲连夜搬走才好。

身后门开了。吉叔转过身,看到汤贞不知怎么的从门边的护士身后冒出来。

吉叔脱口而出:“哎哟——”

汤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迟迟不见小周,出门看到许多人围在这里。在小周的家,他不敢到处乱走,可药水的气味从门缝里传出来。

一见到护士和吉叔都在,汤贞更确定小周在了,可吉叔走过来,挡住他。汤贞踮起脚问:“小周?”

就听到小周从里面深吸一口气,说:“阿贞你先出去——”

周世友先生拄着手里的拐杖,连身上的外套也没脱。他在助手的搀扶下上了楼梯,边走边听身旁的住家护士长和他说事情。还没完全走上二楼,周老先生就瞧见吉叔从一扇门里出来,把一个长头发很瘦的年轻人往外劝。

周世友只看见背影,就觉得这十有八九是报纸上那个人。

“阿贞啊,子轲在做检查,没发生什么事——”吉叔低头正劝汤贞,一抬头,目光看到了楼梯口走上来的老爷子一行人。

那个叫“阿贞”的年轻人问吉叔:“请问小周怎么了?他又受伤了吗?”这时从门里传出一个声音,语气成熟得周老先生一时间都以为自己是耳背听错了:“阿贞,我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吧,我马上去找你。”

吉叔站直了腰。“阿贞”顺着他的目光回头一看,当即愣在原地。

周老先生沉默地上了楼,他一张脸上没表情。这副神情大概是老周家祖传。年轻的时候看着很冷漠,老了自然而然便不怒自威了,在场的人谁都不敢讲话。

一直以来,在家里也只有子轲敢顶老爷子的嘴,吉叔心里清楚得很。

子轲还受着伤,在门里被护士们处理着伤口。周老先生无声地走过来了,他一双眉毛粗浓泛白,那眼神看了看吉叔,又在汤贞脸上瞧了片刻。

吉叔心虚道:“老爷子……”

周世友并不关心吉叔,对汤贞开口道:“你,跟我过来。”

汤贞觉得有些紧张,因为比起所谓“国民偶像”“亚洲巨星”,“周世友”三个字才真正是全亚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连在香城都是如雷贯耳。这是传说级别的人物,尽管老迈了,连走路都要人搀扶,仍会令周围的人提心吊胆。

汤贞觉得,可能也只有小周,会以为汤贞不知道周世友是谁,说什么“我没有家里人”这样的话来骗他。

汤贞站在周世友书房的门里。书房只开了窗边几盏壁灯,比较暗。周世友走进去,已经把外套、手杖都交给了助手。他也没有招呼汤贞的意思,自己在书桌后一把椅子上坐下了。虽然上了年纪,老先生明显精力还很充沛,头脑也清明。他伸手打开桌上的台灯,从木质的镜撑上拿起一支眼镜,戴在了眼前。

汤贞身旁的门打开了,佣人端茶水进来。茶水旁边还有两个小碟子,其中一碟是切好的水果,另一碟中央摆着几颗药丸,有药片,有胶囊。

汤贞原本在原地乖乖站着,余光瞥到那碟子里胶囊熟悉的颜色,他张了张嘴。

汤贞亲眼看着老先生端过水杯,拿起一颗药丸放进嘴里,喝了一口水咽下去了,接着又拿下一颗,大概不喜欢吃药,所以吃得很费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