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9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等吃完了药,佣人才出了门。

门关上了。汤贞还站在门里。他远远望着那位老先生把助手送过来搁在桌上的一叠文件拿到眼前,在光下戴着眼镜,一份份掀开备忘录快速浏览起来。他看文件时也不出声音,只偶尔拿过钢笔在上面签字,或是端起杯子来喝上口水。

汤贞虽然从未上过班,但他参加过亚星的董事会,也曾和新城发展方曦和老板这样的企业家结下友谊。商业是会让汤贞头疼的事情,那牵涉到太多人的生计,舞台上的错误是汤贞自己可以承担的错误,商业决策上的失误却可能殃及无数人的一生。

周老先生专心看着文件,拿过笔又要签字。他刚签了一个字,低头看了一眼,用笔尖在纸上重重划了两笔。

“唉……”汤贞听着他突然叹了口气,老先生抬起头来,摘掉眼镜,捏了捏鼻梁,老先生伸手要摸书桌上的墨水瓶。

这一眼,老先生突然看到了在门里站了不知道多久的汤贞。

“你怎么一直站在那里啊。”周世友说。

汤贞抿了抿嘴唇,在门边不知所措。

周世友抬起眼,又打量了汤贞几眼。

“搬个椅子。”他说,话说出来,就像军令。

书房里几把椅子都整齐放在窗边,紧挨着书架。椅子把把都很有分量。

汤贞过去了,搬起一把来。

周世友看着汤贞的膝盖有点打哆嗦,他一忙起来就忘了时间,都不知道这个小孩子在门边站了多久。

一直这么站着,怎么也不吭声啊。

“过来坐。”周世友说。

汤贞搬着椅子,到周世友的书桌旁边,把椅子放下。

他坐下了。

周老先生看他,看汤贞不太寻常的长头发,看汤贞苍白的脸色,头发里露出的耳朵。汤贞望向周世友的一双眼睛,近似透明,非常安静。

很有一种不真实感。

周老先生低下头,把手里的钢笔拧开了,镶嵌了兰花纹样珐琅的笔身搁在软垫上。繁忙工作的间隙,老人似乎很享受给一支旧钢笔上墨水的时光。

“你是不是以前,把我儿子踹了啊?”周老先生没抬头,突然问汤贞。

汤贞眨巴了眨巴眼睛,坐在原地。

第197章日出16

汤贞眼神飘飘忽忽,像走神,可在周世友面前,谁敢走神呢。汤贞一句话也没讲出来。周老先生擦了擦手中钢笔的金尖,从软垫拿回了笔身,慢慢组装回去了。他身材高大,肩膀宽阔,坐姿看起来不像老人,像位军人。

手掌布满皱纹,和常年工作磨出的茧,作风似乎豪迈,可看他擦拭钢笔的动作,细心地拿捏着。

只是这么坐在旁边,汤贞也感觉着这位老人与小周太多神似,又太多不同。

“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是怎么走到一起去的。”周世友忽然开腔了,大约因为迟迟没听到汤贞的回答。

小辈儿之间的爱情,往往冲动、易怒,像淌过雷区,才二十岁出头,血气旺盛,又是周子轲那样的脾气、性格,周世友都揣摩不到他会有怎样的爱情轨迹。

那臭小子,他也会去爱人吗?

他也会痛苦,会失落,会被人拒绝,会意识到并不是所有人天生就有义务迁就、忍让、爱护他吗?

一度,周世友还真以为他是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生下来就为了在他家毁天灭地,从蕙兰走了以后,更是金身不坏,刀枪不入。

分手这种事太正常了。在周世友看来,他这个小儿子谈恋爱都是奇迹,不被人甩上几次,是根本学不会如何去爱人的。

周世友每日辛勤工作,多做善事。那么他也会有回报。

“但他,本性不坏,”周世友抬眼看了汤贞,无所谓汤贞是谁,也许是菩萨洒下的甘露,落在人间的一粒凡尘,周世友对汤贞说,像将军对下士的嘱咐,“对他好一点。”

因为周老爷子回家了,整个家里分外安静。汤贞从家主的书房里出来,正好遇到等在门外心急如焚的吉叔。吉叔刚想问汤贞什么,忽然面前的门开了,周老爷子自己拄着手杖,走出来。

子轲终于换完了药,在睡衣外面穿了外套,出来要找汤贞,却看到周世友朝他的方向走过来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