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9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站在走廊边,耳边还有方才老先生对他说的话。

“他虽然缺点很多,是个倔孩子,但也不是完全无药可救的。”

“他要是做了什么不对的,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先生对汤贞说,“你要很严厉地批评他,拉住他。你的话,他能听进去吧?”

周世友到周子轲面前了,周子轲个头高一些,但也许是受伤了,也许很久没回来住过,也许是担心汤贞被为难,他有些不自在,不像周世友气势这么足。父子两人面对面,周世友抬起眼,那双眼睛凶巴巴的,一副兴师问罪的派头,在周子轲全身上下扫了好几眼。

他忽然举起手杖。吉叔从后面一下子睁大眼睛了,只听苗婶从楼梯下面奔上来,苗婶嘴里嚷:老爷子,子苑和小秦去接你了,还在路上,子轲受了大罪了,你可千万别伤着子轲——老爷子的手杖尖越过了周子轲,推开了周子轲身后那扇被挡住的门。

周子轲一歪头,看着周老爷子一声不吭走进去了。

周子轲早看他老子不顺眼,其中一点就是太爱装。小时候全家人都担心周世友不开心,或是工作太忙,周子轲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就不能像别人的爸爸一样笑,让家里人都开心些。

隔着条走廊,周子轲远远看了看阿贞,阿贞似乎好好的,没什么事。周子轲才放心了一点,跟在他老子身后进去了。

门被他随手从背后关上。

房间已经被人收拾过。周子轲刚才在这里换药,可眼下什么痕迹都看不到了,地板擦得干干净净,沙发罩都有人换过,连药水的气味都闻不到了。

周世友回过头,手杖拄在地毯上,身边别的什么人都没有,只有他们父子两个人。

周子轲站在门边,这么多年,他没有养成主动和自己父亲问好的习惯。

在周世友看来,这一切是很可笑的:这小子,被人在外面跟踪,一路跟到了北京来,中了圈套,挨了打,险些被车撞死,自己半夜从护城河里游上来……

周世友这会儿瞧着他脸上还是那种倔强的神情:明明涉世未深,轻易就能被人设套儿埋伏了,明明吃尽了亏,在自己亲爹面前,还装得像个英雄似的,把伤口包裹起来,不肯服一句软。

周子轲抬起眼看周世友,他正处在一个很应激的状态中,似乎只等周世友说一句话,他随时就会走,离开这个他一度恨之入骨,眼下受了伤,才不得不回来的地方。

“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周世友突然说。

周子轲没听懂。

“昨天晚上来了,把好好的客人扔到楼上自己一个人跑了,他是一个人,参加的是你爹的寿宴,我认识他吗,我不认识,你有多重要的事临阵就遛啊?”周世友看他,恨铁不成钢道,“亲戚朋友全都知道了,现在包成这个样儿回来,又把人当外人,那你为什么带他回家啊——”

周子轲皱起眉,越发听不懂了:“什么啊。”

周世友突然把手里手杖举起来了,朝周子轲睡衣上绑着弹力固定带的地方就捅,周子轲始料未及,往后一退。

周世友的手杖一敲地面。

“这点儿伤有什么不能见人?”周世友看他,嫌弃道,“怕他看见了说你是小伤是不是。”

汤贞一直站在吉叔身边。直到周子轲黑着张脸从门里出来了,汤贞才走过去,感觉小周一把揽住他,小周一句话都没说,沿走廊走了几步,拉开自己房间的门就拉着阿贞进去了。

周世友寿宴一天,去国外出差了一天,两天而已,就有太多事情急等他签字拍板。嘉兰帝国运转了这么多年,按道理讲少一个人早就没关系了,但集团下面的人也好,合作方也好,都太迷信、仰仗这位老人的意见。因为秘书团还留在首尔善后,陪老爷子回家的是几位助手。夜里十二点了,老爷子按动书桌电话机的按键,等在楼下的助手便都上楼了,周子苑也过来。助手们封存起老先生处理完的文件,连夜送往集团各负责人的住处,这是周世友的办事风格,除了寿宴这种要给所有人一个交代的特殊日子,他极少拖延工作,雷厉风行。

周子苑和苗婶扶老人去卧房,更衣、洗漱、服药。周子苑用一块热毛巾擦老人虚握着的手掌:“爸,你和汤贞说了什么啊?”

周世友咽下药,看苗婶手里的药盒,还有好些要吃。“比饭还多。”他抬起眼,很不高兴地看苗婶。

苗婶一撇嘴,看子苑,对老爷子说:“老了谁不吃药啊,我头疼一下还多吃三四粒,您起码不头疼。”

“那说明你该退休了,”周世友拿过水杯,慢吞吞喝水,又说,“别干了,回家吧苗婶。”

苗婶说,我不回家,我身体好着呢,能干好多活儿:“怎么好话到您嘴里说出来就这么难听啊?”

周子苑低头擦爸爸的手:“爸爸,我刚才问你呢,你和汤贞说什么啊。”

周老爷子看她一眼。“汤贞,”他顿了顿,大约是回忆起几个月前安保团队救了一条邮轮的事情,“他挺有名的?”

“当然了,”周子苑忙忙吹起来,“可有名了!我以前在美国都听过他的歌,他演过好多好电影,《丰年》还上电影学院教材,就是他演的!拿了大奖呢!”周子苑说到这里,提起另一个话茬:“所以爸爸,你以后不能再瞧不起偶像了,汤贞也是偶像明星呢,特别有实力,还在咱们家剧院演出了好多年,朱叔叔说,汤贞是百年难遇的大明星,妈妈走的那年还想看汤贞的戏,那时候汤贞才十七岁,是第一次上咱们家的戏台,可惜最后没能——”

周子苑觉得吹得有点过了,还不小心扯到容易伤心的话题,没说下去。

果然周老爷子耷拉着个脸,也不讲话了。苗婶把床上被褥整理好,掀开了,周子苑握着爸爸的手,扶着爸爸坐进了床里。

“你奶奶以前,”周老爷子突然开口了,“为了追你爷爷,也跑去当兵。”

周子苑一愣。

“女人嘛,以前没什么事业,”周老爷子说,双手放在了被面上,床头灯光泛黄,适合稍微回忆一下往昔,“以前人讲,夫唱妇随,人没有事业,没有自己的主见,就只会跟在人家屁股后面——”

周子苑受不了了:“你又开始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