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9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子轲都已经有自己的事业了!”周子苑扶着老人躺下睡觉,威胁他,“现在年轻一代的小朋友都不说子轲是周世友的儿子了,说你是周子轲的爹!你马上就要过气了!”

这天夜里,北京并不平静。前一日来参加周世友寿宴的客人们不少还在北京几家兰庄酒店里住着,一些小道消息通过酒店套房的电话线不胫而走:汤贞被太子爷带到老周家山上见家长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只是谁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意外,但有一个事实是可以确定的,就是老周家现在没有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公开反对子轲和汤贞的事情,连周子轲的亲生姐姐周子苑都在寿宴当晚对汤贞十分客气,一直照顾着。

慢慢的,有些“传统”说法也就发酵起来了。

中国自古以来家业常常传男不传女,但据说周世友之所以一直对周子轲的胡作非为沉得住气,就是因为他一直偏爱女儿。周子苑作为老周家长女,名门闺秀,海外名校背景,更继承了母亲的美貌,经常以名媛身份登上各类时尚杂志,除了有一些在美国读书时与有妇之夫纠缠不清的小道谣言以外,媒体形象近乎满分。有这样一个女儿,入赘一个精英女婿做周世友的左膀右臂,嘉兰塔根本不愁后继无人。

“我算是看明白了,”线人告诉记者,“有子苑这个做姐姐的在,汤贞就绝对不会被人赶下山。周老爷子到底是年纪大了,被闺女哄得耳根子软着呢。汤贞啊,这下还真有可能跃进龙门了。”

周子轲在自己老爹寿宴当晚出车祸肇事伤人的传闻在网上只出现了短短几分钟就销声匿迹了,像生生被人从一张白纸上抹去。网友们都是猴儿精,以前周子轲在网上挨多少人骂,嘉兰塔什么时候管过,现在忽然出手,全网搜索不到一条信息,这绝对有问题。可嘉兰塔就像一座高不可测的巍巍大山,岿然不动,一直以来人们都只能站在山脚,浮云遮去了望眼,看也看不透。任尔东南西北风,在他那里都惊不起任何波澜。

太子的车祸,公主的“夺嫡宫斗”,慢慢的舆论又八卦起了那位传说中的嘉兰塔驸马,网民们慢慢发现,更奇怪的事情出现了,这么一个大活人,居然没有一个律师界的同行出来八卦他。人们提起他来,只有事务所网站上合伙人一栏一张照片和短短一段介绍,只有一件件他参与过的案子,其他信息是一句都没有,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口袋。

也不知是哪位网友,突然把嘉兰驸马和万邦驸马做起比较来了:“汤贞能攀上周子轲,梁丘云怎么就没搞定嘉兰塔公主,不然哥俩不又是一家人了?”

“云老板去英国出席个首映式都能遇到陈小娴,在美国拍了那么多年戏也没遇上周子苑,没缘分啊!”

“mattias真是传说级别的偶像团体,兄弟两个早年传断背,事业顶尖不说,哥哥把上了娱乐大亨的公主,弟弟跟了亚洲首富的继承人,有没有人拍个电影看看啊??”

“你应该说,亚星娱乐真是传说级别的公司,怎么就弄了这么个团出来?”

“说到梁丘云,今天听老家人提到一句和他有关的八卦,不知道真的还是假的。”

“老家山东的?”

“不是,江苏的。梁丘云拍《狼烟二》曾经去过我老家拍外景。今天听我姨说,她们街道有四个小伙子在北京被抓了,不知道犯了什么大事,公安局都来人查到家里了。”

“你说的和梁丘云有什么关系?”

“我也是听我姨说的。她说那四个人有一个曾经去《狼烟二》剧组干过群众演员,和梁丘云特别特别像,个儿又高又壮,在老家被人认错好多回。我不是说他们被抓和梁丘云有什么关系,因为我一直听说他拍戏不用替身,靠这个名号打遍全世界,但今天听我姨说起这么个事,我觉得这一切很值得怀疑啊,真的会有身价这么高的大明星拍戏不用替身吗?”

“不可能吧……”

“兄弟,你能为自己说的话负责吗?你这可是惊天大料啊,一不小心梁丘云的公司会告到你破产的,涉嫌诽谤了。”

“层主,我北京公安的哥们儿告诉我梁丘云今天被带到公安局调查了,我相信你说的话,而且以我哥们儿的语气这个案子绝对不小。”

这么晚了,肖扬还在公司的地下练习室里待着。巡演排练的第一天,团队所有工作计划都被打乱了。郭姐说,周子轲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参与排练,巡演前几场估计也到不了,目前确定下来的只有最后一场他“一定”会到。

肖扬和罗丞对很多事情早有预感,一方面周子轲在kaiser混了三年,所有的工作热情都放在和汤贞老师有关的事上,另一方面汤贞老师在mattias的合约即将到期,到那时候,周子轲就没有任何理由继续留在亚星娱乐了。

周子轲迟早会走,这是kaiser所有人的共识。跨团和汤贞老师重组mattias多少是一步好棋,那么然后呢?走之前为歌迷献上最后的九人舞台,完全体的表演,对kaiser广大的歌迷来讲同样意义重大。

但是很多事不能勉强。周子轲是谁啊,嘉兰塔的少爷,帝国的继承人,他有太过广阔的未来。而对肖扬他们来说,被周子轲始终忽视的kaiser才是他们的未来,是他们所珍惜的,重视的,也几乎是唯一的那么一个未来。

出道到现在,除了第一年,周子轲几乎没怎么在舞台上出现过。八个人在舞台上演出早就成了习惯,也是遗憾。正因为如此,整个团队才如此重视今年的演出。重新做了编舞,重新分了part,甚至为了减少子轲的工作量,增加了mattias经典金曲联唱的环节。kaiser出道队伍最灿烂的光辉,被经纪公司亚星娱乐精挑细选出来的九个最闪耀的男孩最后的合体舞台,希望所有观众都能记住。

“我不知道郭姐是什么意思,”深秋时节,肖扬还穿着件背心,他的金色头发湿透了,全是汗,肖扬对罗丞压低了声音讲,右手还比划着数字,“我们前几场排八人,最后一场排九人?时间来得及吗三个半小时排两个版本?”

“应该可以。”罗丞说,多少有点安抚肖扬的意思。

肖扬脸色不太好看:“多少次了我们迁就他。今年从多久以前就宣传他要来,巡演一定是完全体。到时候歌迷再失望,又要骂,我看这么来来回回说话不算数歌迷又要跑光了,反正说话不算数的是‘kaiser’,不是‘周子轲’。”

“不会的,”罗丞说,双手揣在裤兜里,罗丞笑了,“歌迷们应该都有心理准备。”

肖扬低下头,也笑了笑,用板鞋鞋底在地板上磨蹭。

“不过今年,确实九个人的编舞更好看……”罗丞多少猜到了肖扬的心思,点头道,“子轲也不是故意的。”

“他到底是不是真受伤了?”肖扬抬起眼来,问。

罗丞眨了眨眼睛。

肖扬不问了,低下头,继续用鞋底擦地板。

“雪松呢?”罗丞说,“他怎么还没来?”

“去拳馆了,”肖扬说,回练习室去,“待会儿让他捎点儿外卖过来。”

易雪松穿了件连帽衫,一只耳朵里塞着一个运动耳机的耳塞,两只手提着肖扬要点的外卖,从入口台阶下来了。

“他们还在训练……”易雪松说着,回头不知道看谁。

肖扬耳朵尖,一听见易雪松的声音就从练习室里出来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