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0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老师,你还是没有方遒的消息吗?”年轻女孩儿的声音透过了电波传来,努力镇定着,“我要结婚了,我承受不了了,警察一直没有捞到方遒的尸体,闫总说他会帮我试一试的……汤贞老师,你当年帮了我和方遒那么多,我还说婚礼要请你当司仪,可现在我要结婚了,我还是找不到方遒在哪里——”

汤贞站在原地,迟迟没有听到火车发动的声音。

反倒是救护车的声音先从身后不远处响起来。

“我错了……”汤贞摇头道,他转过头,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他嘴里喃喃的,“我错、我错了……”

他眼睁睁看着那辆雪白的救护车闪着急救灯从身边急速驶过,溅起雨水。

“小周……”汤贞往前扑过去了,“小周!!!”

周子轲一直叫阿贞的名字,他忍着疼痛把阿贞搂到怀里来,用手摸阿贞的脸。

阿贞忽然睁开眼了,那双眼一睁开,两汪清澈的泪水淌出来,一下子滑落到周子轲手上。

“是不是做噩梦了?”

阿贞愣愣看着他,也不讲话。

“阿贞?”周子轲问。

“……小周?”

“你怎么了?”

“我在哪里?”阿贞悄声问。

周子轲从床上起来了,他看到阿贞自己去倒了杯温水,自己掰开药盒吃药。阿贞走回来了,脸色白惨惨的,耳鬓的头发都被沾湿了,阿贞不需要人多照顾,不用小周为他担心。

周子轲坐在床边,拉过阿贞冰凉的手。

“梦见什么了?”他担心地问,把阿贞两只手攥在手心里握住了。

阿贞还有些失魂落魄,这会儿待在周子轲身边,又呆呆站了一会儿。

周子轲躺在床头,关了阅读灯,打开一盏小巧的壁灯。他拿过床头吉叔用毛巾叠的那只小泰迪熊,塞到阿贞的手里。

阿贞躺在周子轲身边,真丝睡衣外面裹了小周一件大号的起居服,他乖乖抱着小周给的熊,阖上眼睛躺在小周怀里,不惧怕那些梦魇的侵扰。

清晨时分,周子轲醒了。才五点钟,深秋时分,天还没亮呢。省略。

早晨九点钟,吉叔从外面敲门。周子轲坐在床边,只穿了条睡裤,他回头看了一眼,说:“我再睡一会儿。”

吉叔听到,下楼去了。

周子轲低头看自己腰上的伤口,他的睡衣脱下来了,弹力带重新系了一下,应该问题不大。

周子轲抬头看汤贞,汤贞傻站在他面前,抱着医药箱,小脸煞白。

从周子轲出车祸到现在,两天了。反倒是的时候两个人彼此之间才有了点真实感。

阿贞终于相信,他的小周还活着。做完以后,周子轲坐在床边,直接开始解睡衣的扣子,自己把最小那条伤口的纱布撕下来了。

其实只是受了一点伤而已。周子轲不再回避了,直接给阿贞看到。就像周世友说的,微不足道的小伤口。

肌肉要锻炼,就需要不断地撕裂,不断地愈合。人如果想要快速成熟,快速成长起来,似乎也就不得不忍受伤口。

汤贞头发汗湿的,别到耳后面去。汤贞盯着那条伤疤看了一会儿,又看小周腰上别的纱布,他打开医药箱,转开酒精棉球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支棉球。

伤口边缘有一些血迹,消毒过,然后重新贴上纱布,吉叔他们就不用担心了。

汤贞把棉球放上去。

小周虽然没出声音,但明显腹肌收紧了一下。

汤贞忙说:“小周,你自己擦。”

小周抬起眼看他:“你擦。”

汤贞说:“我的手拿不稳。”

小周看他,说:“以后怎么办。”

努力做完了消毒,贴好了纱布,汤贞收拾好医药箱,他坐在窗边,在早晨的阳光下,瞧着小周腰上的伤口发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