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0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又呆呆想什么呢?”就听小周问,小周拿过睡衣来穿。

“是不是他做的?”汤贞用口型问,没说出声音,好像不敢出声儿似的。

周子轲瞧着阿贞的脸,他扣好了睡衣的扣子,这会儿握着汤贞的手把汤贞拉到眼前。

“你知道是哪个他?”周子轲问。

汤贞一时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周子轲很难想象这件事,当他过去一次次地发脾气的时候,他以为哥哥对汤贞真有那么重要。

可事实上汤贞就像一只兔子,趴在虎口边,似乎以为这样了,整座森林就都会安全。

一个魔鬼,就算没有了“汤贞”作借口,迟早还会有下一个。欲是无底洞,是区区一只兔根本填不满的。

“他不会有机会再接近我们了。”周子轲对汤贞说。

甘霖这天早晨坐在马场办公室里看报纸,报纸上说,万邦发展基金资金链疑似出现问题,万邦副总经理黄健雄引入了一家投资公司,伯新资本,共同合作,共谋未来。伯新资本是近几年声名鹊起的欧洲基金业新贵,因为和嘉兰国际集团在岛屿开发上的合作,成功打入中国市场。此次与万邦接触,伯新资本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据业内人士讲,万邦集团近几个月事故频发,伯新资本在这个时刻雪中送炭,极有可能达成更深度的合作。

“生意做到嘉兰塔这个程度,确实犯不上为了一个梁丘云脏了自己的手。”甘霖把报纸掀过了一面,继续看下一版。

马场驯马师杜忘,也就是方遒,正穿着马靴,坐在对面桌子上查看一张万邦集团老总陈乐山家庭成员的名单。从陈乐山本人,到家里的保姆、司机,很难寻找到一个突破口。方遒拿了支烟放在嘴边,点燃了。

从林大出事以后,陈乐山就越来越少出门了。

方遒用食指搔了搔太阳穴。

而陈乐山的家如铜墙铁壁,保卫森严。仅是一个华子就极难对付。

“现在他们什么意思?”方遒抬起眼,看对面。

甘霖还在看报纸,随口道:“嘉兰塔的人给方叔叔打电话,要调查你当年的死因,还要调查尸体打捞上来的细节。”

方遒没出声音。

“这个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甘霖说,“查到你身上,要么是汤贞透的口风,给的线索,要么就是周子轲已经查到太多了。”

他们本以为就周子轲那个脾气,那个不可一世的样子,一旦和梁丘云对上了,稍有闪失,嘉兰塔雷霆震怒,连着万邦娱乐一起,估计就直接端掉了。能借嘉兰塔的手,谁乐意自己动手。

可没想到嘉兰塔不仅仅没这么做,居然开始找警察按部就班地调查起当年的旧事情。

怎么和当初想的完全不一样呢。

“幸好你那尸体捞起来就火化了,不然以前的事查起来更麻烦,”甘霖放下报纸,他抬起眼,听见走廊外面传来艾文涛哼着小曲儿来上班的声音,甘霖挑了挑眉,看方遒,“拿了一把王炸,搞不掉一个地主,像话吗。”

第199章日出18

艾文涛这天一早刚上班就收到好哥们儿发来的短信,周子轲说他打算过段时间搬家:“那匹马在你那儿,好不好运?”

小艾总愁眉苦脸,愁云惨雾,还指望着兄弟常来走动走动,怎么这就要把小马都带走了。“你要搬哪儿去啊?”

周子轲说,不知道,还没定。

小艾总在手机里跟他一顿规划,细致到位:要是买个地皮盖房子,怎么也得盖个一年半载的,如果买新房,也得装修吧,除非你住家里老房子,那也得收拾收拾。“急什么啊,”小艾总说,“想小马了就来我这儿看看!和汤贞老师一起过来看新出生的小马驹啊,可爱!”

他发过去了,还没等到周子轲回复,突然从背后传来甘霖甘老板的声音:“艾总,是周先生的消息吗?”

艾文涛一双大眼眨巴了两下,回头瞧甘霖。

马场驯马师杜师傅,前段时间说去医院看腿,请假一请就是十好几天,现在终于来马场上班了,逮着空儿就在办公室里瘸着腿儿打扫卫生,艾文涛每次看见他,都觉得劳动人民为了个饭碗真是不容易。

“杜师傅?”艾文涛叫他,“甭擦啦,一会儿有人过来扫的——”

甘霖掐灭手里的烟,穿着个马甲衬衫站起来朝艾文涛过来。艾文涛抬眼瞧他,觉得甘总确实是一表人材,怪不得人都说是人妻杀手。

“上次周先生过来,我都没来得及和他多说几句话,”甘霖说,很烦恼的样子,“他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小艾总愣了一会儿:“什么伤啊?”

甘老板脸上的关怀刚摆出来,表情才刚到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