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0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我听小威说他出车祸了?”甘霖在对面拉开椅子坐下,轻声问,“说是被谁陷害了?”

“有这么一回事儿吗?”小艾总十分震惊,仿佛自己车在楼下被人烧了还是听甘霖说起才知道的,“我昨天才见他啊,跟他对象儿在一块儿吃饭,哎呦,黏糊啊,在家甭提多腻歪了!”

甘霖盯着艾文涛的脸,好像刚到嘴边儿准备要说的话一下儿忘了。

“说起来我哥们儿这事儿!”艾文涛站起来,一下儿占据了主动,他要出门了,临走前对甘霖说,“我哥们儿和他对象这事儿甘总可是出了一份大力啊!必须找机会请你吃饭!真的功臣!我先走了,我有大事儿要办!”

嘉兰广场上围了不少人,不知又有什么公益音乐表演。周世友老先生坐在车里,听着各种工作汇报,车驶过街边,周世友抬起头,正看到嘉兰东塔上那张珠宝广告。

今天早晨从家里出门的时候,周世友瞧见自己儿子坐在二楼大起居室里,低头拿一支钢笔写东西,早饭放在手边也顾不上吃。吉叔说,子轲写的是什么节目拍摄企划,是制作人了,是自己的节目。

从十五岁以后,周世友就没再见过周子轲在家拿笔认认真真写过字儿了。

外面传言纷纷,嘉兰塔下的“当代梁祝”也好,周子轲肇事伤人被幽禁在家也好……周世友上午开完了会,连与会的澳洲合作方都问候起子轲的事情,让周世友更觉得这次的新闻闹得有点儿大了。

任何事情沾上了“嘉兰塔”,就不可能是小事情。

渤海实业老板艾宏达的儿子,艾文涛,在前几日的寿宴上盛情邀请周世友到他新开的马术俱乐部观看盛装舞步马术表演。周世友差点忘了这事儿,一瞧见周子轲的广告画,又想起来了,他告诉秘书把这件事安排进日程里,秘书却接进电话来,说是集团秘书部打来的汇报电话。

兰庄国际酒店集团在纽约拥有十四家高端酒店,其中十一家在过去一周受到了当地华人组织的lgbt示威游行的冲击,而位于伦敦金丝雀码头附近的兰庄国际总店不仅被示威人群包围,还被人在玻璃外墙上喷涂了放飞彩虹气球的喷画,喷画者虽然被伦敦警方逮捕,但很快又被释放了,还成了网络红人。

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正在发生。俄罗斯中亚大区经理同样十分头疼,受那则“当代罗茱”故事的影响,他们正收到越来越多的投诉,因为这一星期在酒店里相聚的彩虹人士实在太多了,俨然有小型集会的意思,令其他提早预订了房间的客人非常愤怒。

嘉兰塔是来自东方的商业帝国,东方人情感含蓄、内敛,像周子轲这样身世的子弟,除非婚丧嫁娶,否则很难有官方正式对外的回应。

所以门店的经理们采取了更为灵活的做法,他们的秘书在工作群组中分享了来自中国亚星公司官网的mattias画报,打印下来,装裱进小相框里摆放在角落,还有那期收录有周子轲专访的创刊号杂志,也紧急加印,收录进各门店一楼的书报展台,制造游行成功的假象。

华语网络上流传的豪门爱情故事在海外发酵升温,又反哺回国内,俨然要成为年轻一代的狂欢。嘉兰天地广场每晚都会迎来各地乐手舞者的免费演出,是高手过招切磋的圣地,这周来了一支台湾交响乐团,他们顶着北京深秋不到五度的寒风,在广场上演奏了曾于数年前风靡全亚洲的流行歌曲《如梦》。年轻大学生们在广场边缘应着旋律合唱,现场视频在网络上到处流传。

也许生活本就是由荒诞和误解编织成的锦缎。几个月前,周子轲还声名狼藉,他游戏人间,“玩弄女性”,受着千夫所指,仿佛一无是处。几个月后,因为对公司大前辈破天荒的维护和支持,因为在接受采访时惊爆出的长达六年的“地下情谊”,因为一则网友坐在电脑前脑补编织出的狗血长文,周子轲忽然便“深情”了,忽然便成为了新一代的“反骨英雄”,他敢于反对父权,直面家族的压力,不在意传统媒体的围剿,坚守自我。重要的是,他拥有人们根本想象不到的财富,五六年只开同一辆布加迪超跑的子轲,真的节俭朴素。

这一场“兰庄危机”从出现到发酵,用了近半个月的时间,然后短短一星期内就被化解了。新的一天,又会有新的目标,新的故事在网络上流传,将人们的吸引力转走。

外部压力淡化了,内部压力反而加剧。周世友听完了秘书部的汇报,还没吃完助理拿过来的药,接着又是家族办公室的来电。海内外不少亲戚一天十个电话地给家族办公室打,比祝贺周世友生日快乐都勤。自古以来,中国人信奉“家丑不可外扬”,子轲这档子事情不清不楚的,闹得人尽皆知,子轲又不服管教,家里人都认为不能这么糊弄过去,他们要周世友拿出一个态度来,起码把子轲这一脑门子盲目幼稚的激情控制住。周世友的一位远房表哥还在电话里讲,年轻人谁不想玩戏子,都想玩,但不能这样,更不能带进家里。

家业这么大,每个人多多少少都倚仗着“嘉兰塔”三个字立足。所以大家更想要齐心协力,把这座塔稳稳扶着,一点儿风浪都不能有。

周世友心里估计,这些老哥哥老姐姐们应该都在私下里数落,埋怨,责备他。

外忧内患。到中午了,周世友把药吃完了。秘书说,年前是老爷子的忌日,年后蕙兰的忌日也快到了。周世友坐在座位里,也不说话,他忽然想起那个瘦瘦巴巴穿着军装的老头儿来了。

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全家上下就没有一个敢说他孙子不好的。他那个宝贝孙子就算把房拆了把家烧了在他心里都是对的。就算是周世友亲自管教自己的儿子,事后也要挨老爷子一顿教训。老爷子那会儿常说:“子轲将来比你有出息,不好好抚养他你还动手?”周世友从那时候起就觉得,根本没有人讲道理,无论是只知道溺爱孙子的老爷子,还是护儿子护得要命的蕙兰:只要一牵扯到周子轲这个不听话的小男孩,除了周世友以外,根本没有人是理智的。

老爷子如果这会儿还在,知道全家人这种情况,不知道要对他那个宝贝孙子说点儿什么。

会后悔吗,会对周世友道歉认错吗。

估计还是不会。

虽然听起来很无能:一个当爹的,约束不了自己的孩子,但周世友不否认这个事实。小的时候,他很少经历所谓的幸福童年。就像宋国的那棵禾苗,被人嫌弃长得慢,长得不好,没什么出息,所以急速地拔起来,好像在父亲眼里,周世友这个长子一直没什么用,叫人失望。他被送去部队,被送到基层。父亲那时候常说:“你不用问为什么,只要知道爸爸说的话都是对的。”

父辈带来的影响确实伴随一生。周世友在最成功的时候——家族遭遇低谷,是他力挽狂澜,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即使是这种时刻,周世友也没有一丝懈怠过,老爷子总会失望,这像一柄利剑,悬在他的头上。

周世友没有什么个人生活。小时候住在军区大院,明明有姑姑婆婆给的零花钱,却什么都不能买,连吃块糖都要躲在父亲母亲和司机、卫兵看不见的地方。他还喜欢飞机、坦克,喜欢小汽车,也只能站得远远的看,不能买玩具。周世友闲的没事,自己坐在角落里研究着用纸叠车模,叠坦克,飞机,一旦被大人发现,他就把它们全团成纸,安然无虞。

直到长大了,周世友一生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工作,这是唯一能证明自身价值的方式。他没什么个人生活,没有业余爱好,年轻时根本没时间陪女朋友,成不了家庭。周世友对父母,对家族作出的妥协,反而让家族开始催促他了。那时候,选美比赛被称作有钱人选妃。周世友难得抽出时间,去了一次比赛结束后主办方组织的商务派对,他不爱看电影,不爱听音乐,不解风情,是根本没想到能和穆蕙兰站在一起聊天的。也根本不知道聊什么,他基本接不上她说的话题。

周世友后来也一直觉得纳闷:我没什么时间陪你,我这么老,你喜欢我什么呢,这里面所有人都有钱,我只比他们多一点点。

女儿出生那几年,周世友正面临商业战场复杂的困局,他甚至来不及感受多少初为人父的甜蜜,就不得不把女儿送到美国的姐姐家去。蕙兰很伤心,周世友很内疚。子苑被姑姑们照顾得不错,但因为是周世友的女儿,即使安安分分上学,还是难免成为许多人的目标。常年缺少父母的关爱,被已婚男人引诱。

财富和优渥的生活让子苑保持着一种天性上的纯真,却给了子轲无尽的放纵。也许是受着家人的压力,也许是蕙兰也想要孩子的陪伴,伴随着全家人的爱与期盼,小儿子子轲诞生了。所有人欢天喜地庆贺着,对周世友来说,这日子甘苦交织。

周世友会隐约感觉,他不希望孩子们走上他的路,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很多话到了嘴边,也讲不出口,好在蕙兰、子苑善解人意。可子轲不行。子轲就好像上天拿着一面镜子映照出的他,什么都和他对着干。

在子轲面前,周世友有时会变成他最忌惮的父亲的样子,甚至对子轲拳脚相向。

刚出生的时候,周世友半夜结束了会议赶回家,第一时间来到蕙兰床前,手刚伸过去,就被子轲软绵绵的小手一下子握住了手指。

周世友从会议地点带回了一套小汽车模型,放在了子轲婴儿床旁的窗台上。

后来子轲长大了一些。周世友出差回到家,会看到子轲站在楼梯上睁大了眼睛看他,子轲用童稚的声音问蕙兰和保父保姆们:“这个人是谁。”

长到四岁那么大的时候,子轲第一次流露出他的不满情绪。周世友在家里说着话,就听原本一声不吭的子轲突然顶了他一句。说了什么周世友已经忘了,他只记得他当时很意外,但并不生气。那只是父子俩关系恶化的开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