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0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最忙的时候,周世友天南海北出差,一年到头都回不了家几次。他确实没时间和子轲培养感情。有一次回来陪蕙兰过个生日,当天下午就要走。周世友走之前,忽然想起还没和儿子说过一句话。

他上楼,穿着大衣,推开了子轲的房门,看到小小的子轲坐在地板上一个人玩小汽车玩具。亲戚朋友们知道子轲爱玩小汽车,买了太多的玩具给他,电动的发光的会唱的会叫的,子轲明显开始失去兴趣。

周世友个头很高,子轲很小,子轲坐着抬起头,兴许能看到的只有周世友穿的皮鞋和黑色大衣的下摆,看不到脸。秘书、司机都在外面等着,周世友不知道应该和儿子说点儿什么,说些勉励的话,还是塞点零花钱。

他在子轲面前坐下了,低头拿过子轲撕碎的绘本纸页,叠了一辆小汽车。

子轲那么小,目不转睛盯着周世友的手,子轲不自觉把手心张开了,接过了“陌生叔叔”叠好的小汽车,小坦克,还有小飞机。从周世友进来,子轲没有叫过他爸爸。

子轲在学校写作文,很少提到“爸爸”两个字。他成绩优异,又聪明,家庭教师到后来已经没什么可教的了。学校告诉周世友,子轲什么都好,就是性子有点“独”,还有就是在学校填表格时空出了“目标”这一栏。别的小朋友都有自己的目标,小到考试进步,买玩具,去旅游,大到将来要当科学家。可子轲没有,他什么目标都没有。

子轲在家里对吉叔他们提起自己父亲,说他觉得他父亲“有病”。周世友听了这话,似乎不回敬一句也不像话。他对吉叔说:“我看他快成仙了。”

他们之间很难交流。有时候子轲会当着面质问周世友:“你为什么对我妈这么不好?”

周世友不明白,后来问蕙兰,我对你不好吗?

蕙兰也很为难,她和子轲也不是那么容易沟通。

这个孩子似乎成长在他自己的世界里。财富,宠溺,让子轲从不会去站在其他人的角度上考虑问题。

周世友第一次打他,是子轲七八岁的时候把爷爷的军功章随便送给别人。第二次打,是子轲质问他:“你是不是背叛了我妈?”

过去周世友只觉得自己不常回家,亏待了家人。子轲的出现,一次又一次在提醒他家庭无形中产生的裂痕。

所有的精英家庭都在疯狂培养自己的孩子。无数的欲望交织在一起,像一个无底洞,一个催化出的漩涡,把一代又一代人绞在里面。周世友也好,蕙兰也好,他们是为了家族牺牲的上一代人。周世友那时候想,以后退休了,他可以多陪陪蕙兰。

可现在这么年纪一把了,周世友还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别人是舍不得放权,周世友是没处可放。

蕙兰的离开,让最后一丝弥合也消失了。周世友没心情去顾及子轲怎么想,他身上的工作太多了,甚至没有时间去流泪,去表达悲痛和思念,直到要去海外开一个重要会议,周世友感觉注意力总是不能集中,才开始吃曹年给的小药片。他只是一个人,吃药只是治病,并不是软弱的表现。

每个父亲都想把自己最缺失的东西送给下一代,周世友能送给子轲的,除了一盒汽车玩具,就是自由和对未来的选择权。子轲十八岁那年的冬天回了家,给母亲扫墓。周世友和他谈成年的事情,说,我当年没有选择,我父亲没给我选择,但作为你的父亲,我给你选择。

在他们这样的家庭里,周世友说出这样的话,意味着太多。可子轲当时抬起头,看周世友。子轲长得比周世友还要高了,还像一个小孩子,沉浸在周世友也不清楚是什么的心事里。子轲并不感念周世友的付出,也不会说谢谢,子轲并不知道他的自由,他的“流浪”,他选择离开家,不被硬生生削着拔着生长的权利,是周世友付出了一辈子的实干才换来的。

所有人都会迁就周世友,只有周子轲会一次次地顶撞他。

所有人都会迁就周子轲,没有例外。

周世友年轻时不止一次地幻想过,如果不做家里给的工作,那么他会做点什么。到这种时候,周世友就不愿再承认儿子很像他了。因为周世友再怎么样,也想不到子轲在外面浪荡了几年,居然出道做明星去了。周世友想起他那时候失望透顶,因为子轲仗着家里的名声,顶着母亲给的一副好皮囊,做了一份毫无价值,却能轻松进账千万的工作。子轲的整个价值观从一开始就有偏差,进了社会,一错再错。

可周世友有什么办法,子轲没有妈妈,他是他的父亲。如果周世友再不对他好一点,支持他,保护他,这个孩子在外面要怎么办?

老爷子退休以后,有一天很高兴,回家喝酒,说别人介绍他,说他是“周世友周总的父亲”。

如今周世友也到了该被年轻一代小朋友称为“周子轲的父亲”的时候了,子轲却还没有成长起来。

对于子轲的未来,周世友曾做过最坏的打算。但目前看起来,好像还没有想的那么糟糕。

最早听到“汤贞”这个名字,是家里的机组报备给他,说吉叔订了一趟航班。过了一年,子轲从兰庄亲自开车拉走了一批礼品,说是给一个发布会送去了。再后来,就是亚星公司那趟邮轮,安保团队报告给他,说子轲不顾船上的危险,带着他们满船去找一个叫“汤贞”的人,找不到就不下船,让他们不得不替亚星娱乐把船都修好了。

后来用蕙兰留给他的钱,买下那个公司,搞得外面天翻地覆的,周世友也觉得很稀奇,能把子轲刺激到这个份儿上的,那会是怎样一个人。

汤贞出现了,他一开始站在书房门口,半天都不打扰人。后来坐到周世友身边来。他望向周世友的眼神,他的面孔,让周世友忽然觉得,好像也没什么话好问的。

是什么能让一个性格如此恶劣的人对他好,只可能是他对他更好。

周子轲上午写完了《罗马在线》新的企划,闲的没事做,带汤贞去图上看了看。吉叔把小教堂的调琴师请来了,给钢琴调音。周子轲握着阿贞的手,沿着图书馆的旋转楼梯往上走,没有上天文台,又下来了。

家门前的温泉打开了。老爷子生日那天周子轲也没带阿贞多看看,这会儿他走到了跟前,仰起头看那些在阳光下闪耀的水珠。

周子轲忽然想起了童年。

“我妈特别喜欢喷泉,”周子轲说,告诉阿贞,“她临走前那几个月,这个喷泉从早到晚开着。冬天,开得电机都坏了。”

汤贞听着,感觉小周从背后忽然把他抱紧了。

第200章日出19

周世友刚过完了生日,照理说山上就该清静一段日子了,大家休息休息,各自养精蓄锐,年底老爷子忌日,新年庆祝完了,又迎来年初蕙兰的忌日,都是需要山上人们聚在一起忙碌的日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