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0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华子也看她。

保姆从楼下上来了,说:“小娴,姑爷的车来了,接您去新家了!”

“哦!”小娴忙应道,把两张身份证装进了宝宝的毛袜里。

郭小莉给汤贞打电话,过去十多年,她经常不分昼夜找他,这回打过来是在晚餐开始前的短暂时间,她要找子轲,可子轲的手机一直没有人接。

汤贞正一个人坐在周子轲房间里的沙发凳上发呆,房间里灯没怎么开,只有窗外笼罩进来一些夜幕前的光辉,汤贞搬着沙发凳,坐到窗前很近的地方去看风景。

“在洗澡啊?”郭小莉说,“也没什么,我和罗丞找他开一个紧急小会,那我待会儿再给他打吧。”

浴室里有水声,汤贞听见了,往浴室的方向看。

“在他们家怎么样?”郭小莉问,“有什么不自在吗?”

汤贞轻声说:“还行。”

“他家里人对你客气吗?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你要说,知道吗,”郭小莉告诉他,像教一个刚开始外出上学的小朋友,“去对方家里,又是子轲这样的大家庭,谁都会不自在。郭姐现在就怕你再有什么心事,憋在心里不说。”

“没有,”汤贞说,怕郭小莉不放心似的,又补了一句,“没什么不开心。”

“你见到周世友了吗?”郭小莉再一次问到这个问题。

像每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人一样。

“见到了。”汤贞说。

郭小莉很好奇,问起经过,汤贞便把看电影的事粗略讲了一遍,但没提看的是什么电影。他说,周世友先生拿了一张照片,问他,照片里有没有他。

“什么照片?”郭小莉问。

“是小周妈妈和林爷以前在北京带过的儿童剧团的合影,”汤贞说,“上面没有我。”

郭小莉觉得有点惋惜,如果有就好了,还能拉近一些关系,也不知道周世友老先生对阿贞怎么样。

郭小莉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祁禄最近联系你了吗?”

汤贞回忆道:“前几天发了短信。”

郭小莉笑了。她愣了一会儿。“算了,让他自己告诉你吧。”

“怎么了?”汤贞问。

郭小莉说:“阿贞,你说,好人有好报,是不是这么回事?”

汤贞沉默下来,不知怎么回答。

“过去我总是告诉你,事情会好的,”郭小莉说,声音越来越轻了,“只要我们坚持,总有一天会好的……我知道阿贞你不信,其实,连我自己也不怎么相信。”

“但直到了最近,我慢慢开始觉得,事情好像真的会变好。做好人,就会有好的回报,千万不能因为一时的时运不济,就走到歪路邪路上去。”

汤贞在电话里很安静,也不出声。

“阿贞?”郭小莉问。

“嗳。”汤贞忙应道。

“听到我刚才说的话了吗?郭姐看到你一天天好起来,看到温心现在在公司的进步,看到祁禄……我们好人有好报,苦尽甘来了,对不对?”

“郭姐,”汤贞说,苦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

又聊了两句,电话便结束了。汤贞坐在沙发凳上,愣愣望向了窗外,听着隔壁浴室里传来小周洗澡的声音。

有那么个瞬间,汤贞瞧着外面的天空,他开始怀疑自己并不“存在”在这里。

是不是因为他太惦念小周了,放不下小周,所以才一直停留在这儿?

那小周呢?小周是存在的吗?还是小周也出自汤贞幻觉的一部分?因为找不到小周了,所以汤贞来到小周儿时的家里来。

也会有某个瞬间,汤贞会意识到,这是曹医生给他的新药带来的刺激,他又开始幻想一些很不切实际的东西。

小周已经可以自己洗澡了,小周总说伤口不痛,小周自己很难受,还小心翼翼的,大概担心汤贞出什么问题。汤贞再一次转过头去,望那扇门。从小周出事以后,汤贞已经受够了自己这种病情反复。他想表现得像个正常人,努力练琴,努力咽下更多的食物,努力开心,和小周的保父保姆友好共处。

只有很少的,很珍贵的时刻,像现在,汤贞自己坐在这里,没有别的人,只听着小周的声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