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2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我要见他,”骆天天努力冷静道,在黑夜里扯着嗓子,“你告诉他,我要见他!”

“他知道,”门口的保安说道,“他不想见你。”

第206章日出25

自从去看过爷爷留下的那栋房子,小周与汤贞交谈之中,不自觉就将它称之为“新家”了。汤贞没有任何不情愿的,归根结底,住在哪里一点都不重要,和小周的“新家”,那听起来像一种童话般的生活。

除了为一周后的演唱会做最后的排练外,汤贞最近每天夜里都坐在小周身边,他们一起交流房间的安排,规划家具的布置。家里人将爷爷留给孙子的房屋维护得非常好,就在年初还刚刚翻新了屋顶、地板,是个时刻等待验收的状态。汤贞的公寓虽好,却总不像两人正式的家。

小周急切地想要成为他们家庭共同的主人。

他已经把他自己那栋公寓交托给朱塞了,在外流浪的年岁他一直在那里独居,大概不想再回去。下山来的这几天,他一直住在汤贞家里,过起了真正二人世界的小生活。经历了山间的一个月,汤贞的歌友会成功结束以后,他干什么都想把阿贞搂在怀里,去到哪儿都想握紧阿贞的手,总想低下头,感觉阿贞在他脸颊上、嘴唇上的亲吻。

也许在小周看来,被全家人接纳,即将搬入爷爷留下的房子的他和阿贞,与世上任何一对新婚夫妻都没什么两样。

公司地下练习室忽然涌入了一大批来参观的孩子。温心穿着一件明黄色的羽绒外套,束腰,显得肩膀宽阔,整个人挺拔有精神,她短发下面坠了耳环,是生日那天郭姐送给她的礼物。温心在前面带路,带着这群孩子们挨个儿练习室门口参观,她不断为他们介绍。公司练习生团队的负责老师们则跟在后面,四男六女,祁禄穿了件防风外套,沉默地站在最后面。

他们并没注意到消防箱后面的阴影处有人。周子轲原本搂着汤贞坐在那里,他们小声儿说话,说是陪他排练,却在虚度时光。这会儿周子轲抬起头,隔着层层玻璃,瞧见一群人忽然进来。周子轲搂过汤贞来,汤贞抬起头,也正好看到了温心工作时一本正经的模样。

汤贞睁大眼睛,在小周肩膀后面看了好一会儿。

“温心老师!”孩子们问,争前恐后,“哪一间是子轲哥哥的练习室?”

“哪一间是肖扬哥哥的练习室?”

“哪一间是汤汤的练习室?”

“你不可以叫汤汤!”另一个孩子说,“你要叫汤贞老师!”

“我妈妈都叫汤汤,我姐姐也说汤汤,我为什么不能说。”

“这是礼仪!辈分不一样!肖扬哥哥子轲哥哥他们都叫汤贞老师的!”

东南角的小出口,台阶上有一面遮阳篷。过去,练习生们总喜欢到这里来吸烟,因为通风,记者也拍不到。汤贞背靠在遮阳篷里的墙角,脚踩在狭窄的台阶上,他能听到遮阳篷外连续不断的快门声,因为记者们看到了篷布上模糊的阴影,却不知道后面是谁。小周搂着汤贞的腰,在阴影里要低头亲他。汤贞因为蓬外的快门声,还有温心在练习室里引导孩子们的声音,汤贞抱着小周的手紧张地缩起来,他好像想停下,小周却不要,小周捕捉到汤贞的嘴唇,吻得汤贞在他面前垂下眼睫,阖上了眼睛,整个人无牵无挂地靠在他怀里,跟随着小周的引导。

他们不需要再对谁隐藏了。以前,周子轲总喜欢示威,总期望对外界证明什么,越是没有人知晓他与汤贞之间有过的一切,他越是想做些坏事、荒唐事,来平复内心的不快。

而如今,他逐渐开始习惯在爱里与爱人相处。比起看着汤贞紧张、恐惧、焦虑不安,他更愿意阿贞像这样放松地,自然地抱着他,也被他拥抱着。阿贞闭着眼,他们可以安静坐在这里,在一起亲吻上很久很久。

《罗马在线》最后一期除了播放短片《此夜绵绵》外,还有些棚内的内容要录。毕竟是最后一期,要向十年来在电视机前追看的观众朋友们有个正式的道别。录制日期安排下来,周子轲坐在亚星娱乐公司温心的经纪人办公室里,把《此夜绵绵》做完了后期的成片版本看了一遍,他的手把脸撑着,盯着屏幕上汤贞的脸看。他回想起了拍摄时发生过的事。

郭小莉过来找周子轲,提了几句kaiser巡演最后一场他要表演的内容。从七月末到现在,一转眼四个月过去了,那么多的看似不可能的工作,陆陆续续就剩最后几件。周子轲抬起头,瞧着郭小莉把一杯咖啡亲手端到他面前。

“温心呢?”她问。

“在家做饭呢。”子轲说。

“阿贞回去休息了?”郭小莉问。

“下午排练太累。”

郭小莉点点头,又看了看子轲:“你也早点回去吧。”

周子轲从放映机里取下资料碟,装进盒子里,下了楼。几位保镖站在门外,跟在他身后,电梯门外有更多保镖,一行人离开公司,在众多亚星员工的面前往停车场去。

按下指纹,输了密码,一进家门,周子轲就听见厨房里锅子扑哧扑哧冒气的声音。mattias合约即将到期,所有人的生活要迎来天翻地覆的变化。温心既不舍得汤贞搬离这里,又不舍汤贞也许会离开公司,以后可能很难见面这件事。最近,温心工作之余总往汤贞家里跑,还做以前当助理时的工作,像是怕以后不再有机会。

反倒是祁禄很少过来了,也许是因为汤贞恢复得很好,身边又有了周子轲的陪伴,祁禄不想继续做电灯泡,打扰他们的生活。

两个小孩,性情迥异,也不知汤贞是怎么把他们带在身边,带得他们这样死心塌地对他好。

周子轲在玄关换了鞋子,安安静静走进了门里。北京室外的气温已经直逼零下了,而汤贞的家却常年温暖,四季如春。

这片屋檐,为多少人遮挡过风雨,又让多少人依恋不舍。周子轲推开了卧室门,里面黑的,借着走廊投进去的一瞥光,周子轲能看到床上侧卧着一个人影,背对着周子轲,面朝床里,裹在被窝中央正熟睡呢。

周子轲走进去。

汤贞的卧室有熟悉的味道,不仅仅是柑橘调的香水,不仅仅是衣服洗涤剂或是什么洗发水的气味,在周子轲的回忆里,这全都是阿贞周身的余味,这意味着阿贞在他身边,很近的,触手可及的地方。他把手里的资料碟放在沙发上,身上还穿着寒气未消的黑色外套。省略。

《罗马在线》最后一期录制的当天上午,几辆嘉兰天地专用的送货车开到了汤贞公寓楼下。记者狗仔们纷纷围蹲在附近,偷拍不断。祁禄过来了,帮员工们一齐搬运装箱好了的钢琴和录音设备,还有汤贞收藏的几十把吉他。这些东西都是大件,是汤贞爱惜的用了许多年的东西了,磕碰不得。周子轲一直看着他们把货物装上车,驶离地库,才捏了捏汤贞的手,搂着汤贞上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