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2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家里空荡荡的,很寂静。桌面上手机屏幕又亮了,现在的人工智能,比贝贝还叫人省心。它又开始拨梁丘云的电话了,这好像一根弦,一直把骆天天胸口里那口气吊着。

骆天天在浴缸里睡过去了。也许他会头沉进水里这么溺死,但是没有。也许他会因为缺氧开始窒息,但是也没有。他是被人从浴缸里抱出来的,那个人穿着身深色西装,手上戴了块金表。省略。

临近傍晚,陈小娴还在家里客厅坐着。她原本早该出发去医院了,是钟坚发短信告诉她,说云哥已经离开了公司,会回来接她一起去医院做检查。

等了好久,都等不到。陈小娴闲得无聊,打了个电话给华子。

华子的语气凶得不行:“梁丘云跑了。”

“什么?”陈小娴惊讶道,“什么叫跑了?”

“他把车里几个保镖都打了,扔下车,自己一个人开着车遛了,”华子安慰妹妹道,“我已经定位到他的车了,马上找到他。”

哈哈。是陈小娴的笑声。她居然笑了。

“云哥一定是在家里太闷了,”陈小娴说,“让你们总关着他。”

华子在那边没说话。

“那你帮我告诉云哥一声,我自己先去医院了。”陈小娴说,挂了电话。

陈小娴戴好了帽子,手套。她打开房门,小心翼翼保护着自己肚中的宝宝,走下台阶。

小道尽头的院门外,保姆站在车边说:“小娴,姑爷刚才给我来信儿了,说他去一个朋友的饭局,晚上回来再陪你挑婚纱照。”

陈小娴抬起头,一听这个:“我的婚礼流程书忘拿了!”

她急急忙忙往回走。

保姆追进院子里来,着急道:“小娴,你慢点走,别摔着了。”

陈小娴虽然曾怀孕过,却没有怀孕到这个阶段,大夫说她体质不好,孩子有早产征兆,陈小娴并不太在意,她毕竟只有二十二岁,还是个少女。

陈小娴穿着靴子在家里走来走去,怀孕之后,她在家里也很少走动。

在沙发上找了一圈,电视柜,酒柜,厨房……陈小娴扶着楼梯上楼,在二楼又找,从走廊这头,走到那一头,保姆在后头追着,只见陈小娴翻了半天,都没翻到,陈小娴闯进姑爷的办公室,看了一圈,也没瞧见,办公室里还有座楼梯,陈小娴扶着扶手,又往三楼上去。

“小娴,你上楼梯可小心点!”保姆在下面喊。

陈小娴朝下说:“可能放在儿童房里,要是没有的话,就真弄丢了……”

这条安装在梁丘云办公室内的楼梯非常狭窄,楼梯上头不通往儿童房,锁着一扇非常精致的木门,走上去,两面墙把楼梯夹在中间,没有灯,十分黑暗。

陈小娴小心踩在台阶上,总觉得之前云哥带她在家里到处看的时候,没来过这儿。

三楼上,不应该是儿童房和阁楼吗?

木门上了三道锁。陈小娴把手摸上去想推一下,摸上去才发现,这居然是扇铁门,只是刷了欺骗性的木纹漆。铁门最上面有扇能拉开的小窗,也上了锁,而且太高了,陈小娴觉得,可能只有云哥才能够着。

骆天天嘴角破了,左脸颊有些肿,眼睛也肿。他穿了件雪白的毛衣,下面是紧身裤,坐在酒店里吃自助餐。庄喆坐在他对面,时不时端过来些新的菜,哄着天天,希望天天多吃点,不要总是没胃口。

一台dv在旁边放着,灯一直亮,骆天天也没在意,他的眼神始终望向了窗外,望车水马龙的北京。

“他想让我走。”骆天天说。

庄喆端来了那么多东西,摆在他面前:蓝莓、青提、牛油果、荔枝……

“天天,谁想让你走?”庄喆坐在对面,问。

天天眼神歪过去了,瞧向厨师台的方向。

庄喆连忙也往那边看。

“我想吃西瓜。”骆天天忽然闷声道,孩子似的不高兴。

庄喆立刻起来,去拿。

这天晚上,骆天天没吃别的东西,往嘴里疯狂地塞甜西瓜。他也不要喝红酒,不想喝昂贵的香槟,他要庄喆去给他买橘子汽水,五星级酒店里没有,要去老街区才能买到,三块钱一瓶。

“他会后悔的。”天天说。红酒拿走了,冰桶里装满了庄喆费了一个多小时买来的橘子汽水儿。

自助餐厅不剩几位食客了,只有角落里,有一家人正在为自家的孩子过生日,闹哄哄的。

“以前,他也总说不在乎我,不要我,”骆天天说,望着窗外,“但我出事的时候,还是他第一时间赶来救我,在医院陪着我,只有他陪着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