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3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乐队开始演奏了,是汤贞十九岁那年写下的情歌《夜航船》的前奏。汤贞从舞台幕布上摘下一个装饰性的花环,戴在自己头发上,他又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一个花环来,走回到小周身边,戴在小周头上。

汤贞手心里都是汗了,被小周握在手里紧紧攥着,又十指相扣起来。汤贞的耳朵红了,他回头望向大屏幕,发现上面并没有在放映什么剪辑影片,而是汤贞这时的特写,放得好大,耳朵的颜色好清楚,这让汤贞更紧张了。

连唱三首歌,汤贞的嗓子应该休息了。他唱几句,抬起头,看着身边的小周唱上几句。小周这段时间也没少练习这几首歌,小周什么都会,想学什么都好轻松。汤贞看着看着,忽然想起,他应该看台下歌迷。汤贞转过脸,去对歌迷们微笑。

《夜航船》结束以后,是《同步卫星》,讲述两个年轻恋人渴望日日夜夜在一起,不愿分离的情歌。场下听众再一次随着节拍鼓起掌来,因为子轲低头拿着话筒,居然唱了整首歌的四分之三,一句都没唱错。汤贞握着话筒,在旁边也忍不住跟着拍起手来。

周子轲陪汤贞在台上唱的第三首歌,是前段时间以“kaiser周子轲”的名义最新发行的单曲,《天狗》。

汤贞第一次有机会对歌迷提起他近几年的创作。整场演唱会,又或者说,当大众提起“汤贞”这个名字,提起的总是五年前、八年前的音乐。

可汤贞一直没有放弃创作,他一直在写新的歌曲,只是不再有机会公开演唱。

黑夜是危险的,可我只有黑夜。

汤贞唱道,他和小周紧紧握着手。

为什么一直有条天狗,连最后的月亮也偷走。

第七首歌,是汤贞给女歌手费梦写的一首暗恋主题的情歌,《恋人的眼眸》。

小周演出结束了,在掌声和呼唤声中离开了舞台。汤贞一个人留在台上,他依依不舍,回过头,一直到瞧着小周的背影消失,才转过身来。

你的眼睛里有宇宙万象。

汤贞唱着这句,远远看到一个套上了黑色棒球夹克的身影从会场侧门走进来,走到了观众席最后一排的位置。那个人头上戴了顶熟悉的棒球帽,是一下台就立刻赶过来继续看汤贞的。

闫小光恍惚道:“汤汤好美好美哦……”

钟圆圆坐在一边,当所有人手里的荧光棒都举起来了,钟圆圆反而将她手里的放下了。

这几年,汤贞所有公开演出,钟圆圆永远是站在第一排高举灯牌的那个。她渴望给汤贞更多的力量,却看着汤贞日渐萎靡、憔悴。年初的时候,汤贞去南方商演,钟圆圆追去了,她看着汤贞在台上唱《如梦》,唱到一半跑调,断拍,汤贞在嘘声中呆呆站在台上,举起话筒,还继续唱,到最后好像在唱一个不好听的俗套故事。

早年间的风华不复存在。自杀之前的汤贞连唱起歌来,都有些绝情绝爱的味道。

“圆圆姐!”闫小光轻声呼唤他,“怪不得汤汤一直看后面,子轲就在后面!你看!”

只是短短半年。

钟圆圆转过身,瞧见了那个戴着帽子的年轻男人的身影。

汤贞看上去就像只是出门去旅行,留下一个空壳子给世人表演狼狈,表演濒死的疯态。而如今他回来了,他回来了。

《恋人的眼眸》唱毕,交响乐队没有停歇,他们开始演奏听众们谁都没有想到的一首歌。

今晚演唱会的嘉宾,汤贞在亚星娱乐公司的后辈组合,kaiser,八个人走上台来,伴随着他们第二张专辑的主打歌,《骄之少年》的主题旋律。

周子轲并没有现身。就好像,台上出现的才应该是最初的mattias,是最初的kaiser,这是属于亚星这个家庭的舞台,过去,是汤贞独自关照着这些后辈,看着他们长大到现在的。

《骄之少年》是老牌词曲创作人祖静,依照mattias当年的出道神曲《年少知交》创作出的兄弟版本。祖静希望这些前辈、后辈们可以一起演出。可惜kaiser出道时,汤贞已经声名狼藉,星途陨落,他只在深夜九点档的《罗马在线》上与后辈们一起唱过这首歌。

肖扬牵着汤贞的手,罗丞站在汤贞另一边,年轻人们在台前站成一排,将他们的汤贞老师包围在中间。《骄之少年》唱完以后,依着同样的节拍,肖扬开始唱《年少知交》的第一句了。这时候,更多人从后面走上了台前,是前“木卫二”成员祁禄,还有两个从未在公开场合露过面的小朋友。他们握着话筒一起唱前辈的歌,一本正经地对着歌迷招手。

亚星娱乐公司老板毛成瑞坐在听众席二楼的前排,也和周围的年轻歌迷们一同鼓掌。公司刚成立那些年,孩子很少,比现在还少。阿贞,阿贞是亚星的灵魂。

亚星艺人们一起在台上唱了更多歌,从亚星早年的流行歌曲《雪夜霓虹路》,唱到大家曾一起在春节晚会上演出过的汤贞写的励志单曲《黎明梦三分》。休息时,两个小练习生在台上表演了四分钟的舞蹈,是祁禄老师教给他们的,如果不是肖扬及时把他们拉开,他们又将表演四分钟的拌嘴和争吵。现场一片笑声,汤贞和祁禄站在一起,汤贞也笑,他转过头,在祁禄耳边耳语。

大家下台,谢幕了,台上又只剩下汤贞自己。

乐队又重新开始奏乐了,演唱完剩下的两支歌,《氧气》和《洛神》。交响乐队们全体起立,手里拿着乐器,他们转身向听众们鞠躬。

掌声不断,汤贞也在台上鼓掌,汤贞眼里有汗水了,看得出来,今天到现在这一个多小时,汤贞已经很累了,有些体力不支。

“感谢嘉兰天地艺术剧院交响乐团今天到现场,为我们带来精彩的演奏。”汤贞握着话筒,自然而然地讲话,面对今天到场的数万歌迷,从天南海北赶来这里的,还记得“汤贞”的粉丝们。汤贞感谢乐手,感谢指挥家,感谢了青年儿童合唱团,感谢kaiser,祁禄,感谢了两位小练习生。

“还要感谢,我曾经的经纪人,郭小莉小姐。”汤贞说着,笑了,他在观众席里看到了眼眶通红的郭小莉,郭姐把手伸到胸前,连连摆手。“没有她,十七岁的我,可能不会站上这个舞台,”汤贞说,“也谢谢这半年来照顾我的经纪人,温心小姐,她忙着照顾我,也没有时间谈恋爱。”

温心的哭声全场都能听见。

“还有一个人,还有一个人,是我一定要感谢的……”汤贞轻声对话筒讲。

不知是谁在听众席中喊道:“子轲!”

“是子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