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3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我要回学校了,”钟圆圆说,白雾从她口中飘出来,“我作业还没做。”

“你们专业好忙啊,”闫小光嘟囔,“我们就没有什么事。”又说:“我们就这么走了吗?不用在演唱会后再组织一下歌迷吗?”

“mattias真的解散了,”钟圆圆回过头,瞧半条街后那座体育场,她问,“你不觉得汤汤现在过得很好吗。”

“是很好啊,”闫小光鼻头通红,“我觉得汤汤好幸福。”

钟圆圆垂下头了。

“我也想像汤汤那样。”钟圆圆想了想,转身继续往前走。

闫小光说:“就算mattias解散了,以后汤汤还会有演出的吧,汤汤会一直唱歌的!”

“汤汤不需要我了,”钟圆圆冷漠道,她一个卖照片的职业炮姐,干了多久在舞台第一排傻举灯牌的事情了,“他很好,他现在很幸福啊!”

在地铁站入口处,钟圆圆抬起头,她和闫小光并肩站在一起,站在迎面离开地铁站的人潮中。透过两侧的高楼大厦,她们望见了远处那座嘉兰巨塔上,塔身上的广告牌不知何时更换成了汤贞“如梦十年”演唱会的海报。

汤贞在海报上笑着。

“我,我以后想继续写子轲和汤汤的小说,”闫小光手拉着书包带,突然在寒风中说,“不过现在喜欢子轲和汤汤的人越来越多了,可能也不需要我继续写了……”闫小光自言自语,“其实知道他们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真的过得很幸福,我就觉得好幸福好幸福了!”

一直以来,偶像在人们心中的职责,似乎就是所谓的,“给人们带来快乐”。

可在钟圆圆看来,却远远不止如此。

青春期成长中感到迷惑、空虚的时候,她们下课翻看汤贞的杂志,放学路上听着汤贞的歌,回家看汤贞演出的电视剧,睡前聆听汤贞的电台节目。忍受父母争吵的时候,汤贞的歌总在耳机里,像温柔的哥哥,陪着她沉沉睡去。到了周末,她和同学一起去电影院,看汤贞在大银幕上的精彩演出,她好像也被“艺术”所陶冶了,她好骄傲,她喜欢汤汤,她为这件事感到万分幸福。

“汤贞”这两个字,仿佛就是那一代年轻人接触世界的一种方式,一种媒介,过剩的精力,在美好的梦境里得以宣泄。

“我想成为像汤汤一样优秀的人。”钟圆圆好胜心强,她翻着汤汤的人生履历,总忍不住这样想。

可爸爸妈妈只会说,你不要成天看汤贞了!好好学习,不然你长大能找着什么样的工作!

为了反抗父母的暴政,钟圆圆用汤贞的照片,换到了人生第一笔自己赚到的零用钱。她看到自己拍摄的汤贞照片,被歌迷欢喜地捂在胸口上,爱不释手地珍藏起来。仿佛这就是她们平凡生活最大的动力了。

都说偶像是虚假的,可这些快乐,这些回忆、幸福,全部是真实的。

钟圆圆已经好久没拍过什么小偶像了。自从当了mattias官方后援会的会长,要忙的事情太多,奇奇也不再找她购买照片,以前加了那么多的代拍群也在不知不觉间都退掉了。短短几个月,钟圆圆忽然离她过去的生活非常遥远。

冥冥之中,好像汤汤又一次在指引着她。

“圆圆姐,”闫小光说,“mattias解散以后,你打算去做什么?”

“上大学,念书。”钟圆圆说。

“只有学习吗?”闫小光问。

“总不能一辈子就拍小偶像的照片儿吧。”钟圆圆说。

“那我还可以给你打电话吗?”闫小光问,跟在钟圆圆身后下了地铁站。

“那你以后还拍照片吗?”

“嗯。”

“那我也要继续写小说!”闫小光高兴道。

“你能不能写点儿我能看的东西啊,看你写的,成天就是嗯呀啊的。”

“什么叫你能看的?我……我不会写啊……像世界名著那种,我也写不出来啊,就只能写会写的东西了……”

“我也是有梦想的啊……”小女孩嘟囔着,地铁到来前,她在站台上对朋友畅想,“我做梦都希望汤汤能演我最好的小说!”

“你还有最好的小说?”

“就是梁丘云突然去世那本啊!……不好吗?那子轲做西部牛仔拯救汤汤公主那本呢?……也不好吗?可那本喜欢看的人很多啊……那、那子轲和汤汤乘坐宇宙飞船去银河度蜜月那本呢?”

汤贞在歌里说,梦想是人生最好的一帖药剂,失落的夜晚,它使每个孩子都不再孤独。圣诞老人迟早会驾着麋鹿雪橇经过我的窗前,一年年过去,春夏秋冬,星移斗转,我始终这样期盼着。

夜深了,亚星娱乐公司没有一扇窗亮着灯。今天是mattias十周年演唱会,全公司的人都去了,演唱会结束,理应还有庆功宴,不会有人回来。

夜里十点多钟,地下练习室忽然亮起灯来。俞小宇在前面跑着,说:“汤贞老师,明天我真的可以去你新家做客吗?”

肖扬在后面笑着说:“汤贞老师今天累得够呛,明天还不定能搬过去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