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3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梁丘云在路口划开手机,他早就把骆天天的账号取消了关注,这会儿点进去,谁知又一张新的照片发出来了,转瞬之间,已有十数万网友转发起来。

梁丘云手指冰冷,他点开这张新的照片。

照片里,骆天天攀在一个男人脖子上,骆天天闭着眼睛迷恋地亲吻男人的肩膀,只能看到男人的嘴唇和下巴。

上面的脸被截掉了。

骆天天不敢伤害他。梁丘云想。

就只敢像个小猫似的,用爪子不痛不痒地挠他,虚张声势,张牙舞爪。

梁丘云坐在车里,缓缓地深呼吸,他手机响个不停,不知道都是谁在找他。梁丘云给骆天天拨了个电话,他想问问骆天天,你是不是真疯了。

骆天天的手机开机,但没有人接电话。

“云哥,云哥……”助理贝贝的声音在电话里惊慌失措,“我不知道啊,天天哥之前把我送到地铁站他自己就开车走了,我也在找他!他不在酒店!”

把骆天天的号码从黑名单里拖出来,瞬间许多条短信涌进梁丘云眼前。

“梁丘云,你没有资格,让我走。没有我,你早就下十八层地狱了……”

“你想好好结婚,想让我放过你,你觉得我会乖乖的让你好过……”

“梁丘云,我恨你。”

“为什么要让我遇到你?”

梁丘云调转车头,他猛踩油门,在北京深夜的街头,迎着监控,他闯着红灯就冲过去了。

安静的巷尾,刹车声刺耳。门推开,梁丘云下了车来。他瞧着眼前的拆迁空地,扶着工地的横栏就钻进去了。

皮鞋底踩在沙土碎石上,咯吱咯吱响。梁丘云的脸僵硬的,他仰起头,看到练习生宿舍楼被搭起来的脚手架密密包围,一栋楼已经拆掉了一大半了,而好巧不巧的,梁丘云过去住的316房间就在还没拆掉的那半层里。

楼梯好像随时会塌下去了,走廊上也满是砂土,地面斑斑驳驳。

门打开,窗外的霓虹灯照进来,梁丘云看到一双脚悬吊在他的眼前。

男孩穿着双白鞋,紧身裤,浅色的织了天鹅图案的毛衣。红色的旧围巾系在吊扇上,被拉扯得扭曲、变形了。

《大都会》编辑部集体出动,要去梁丘云大婚的酒店抓突发新闻。骆天天的微博帐号还在不断定时发送出最新的照片,已经能清晰看到梁丘云侧脸的轮廓了。兄弟恋情以这样惊天动地的方式公开,又恰恰发生在梁丘云大婚前最后一天,颇有些破釜沉舟的意思了。

实习生庄喆却离开了大部队,他边飞速开车边给天天打电话,一直都打不通。

“天天,”庄喆对着手机大哭起来了,“天天……”

亚星娱乐的练习生宿舍楼夜间停工,楼连接着脚手架,一踩上去就摇摇欲坠的。墙皮掉下来,红砖裸露。

走廊尽头,一扇门好像被风吹开了。

316,门上的三个数字,一次又一次出现在天天的述说里。庄喆站在门外,他在霓虹透进窗里的光影中,看到了天天,天天就“坐”在房间里唯一一座沙发里,那么美丽地坐在那儿,好像睡着了。

有汽车鸣笛的声音从窗外响起。庄喆愣愣的,把门从身后关上,他低下头匆忙插上门锁,然后从随身的包里掏出dv来。

零点刚过,庄喆走近到天天面前,刚拍了不到十秒,忽然听到手机响了。他翻出手机来,看到屏幕上,“骆天天”的社交账号发出了最新的,也许是最后的一张照片:天天戴着圣诞老人的帽子,笑着望着镜头,而梁丘云就像喝多了,他坐在床边抱着天天,脸颊红的,从旁边笑着亲吻天天的脸。

酒店窗外,隐约能看到自由女神像的影子。

天天安详地闭着眼睛,坐在庄喆面前,坐在这栋废墟里,他的右手搭在皮质沙发落满灰尘的扶手上。中指细瘦,有一圈深陷下去的戒痕,而戒指不翼而飞。

窗外,越来越多的媒体车正在赶来。庄喆走上阳台,发现阳台玻璃上糊满了旧报纸,不知是谁把窗户全都打开了,庄喆努力想把它们关上。

一个男人的身影,在墙边的树荫下面,庄喆远远看到了他,他穿着身高级西装,一个人沿着小巷慢慢走,越走越远。他手里抓着条红色的围巾,背影逐渐消失在黑暗里。

第七幕

日出

“庄喆,梁丘云结婚那天,我想要一张好看的照片,要那种……笑得很快乐的照片。”

“你要干什么啊,天天?”

“你做就是了。”

“那做好之前,我要发给你看看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