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3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年轻人表情不大自在:“他们仨都忙,在外打拼呢,就我闲的没事,我就过来了。”他又补充了一句:“不然一个人都不来也不好。”

现场摆放了不少花圈、挽联,有曾经合作过的业内人士送来的,也有媒体,粉丝会。祁禄跟着毛成瑞一路走进去,余光在路过的层层叠叠的白色花圈中瞧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黑色毛笔字迹,垂在最下面,淹没在众多的名字里。

美丽圣洁的雪白花朵一层层围绕着棺木,天天就在里面安睡。祁禄走上前,他望向了遗像里的天天:黑色短发,眼神明亮,笑得大方、爽朗。

他左眼尾下有颗小小的泪痣,俨然就是祁禄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

往后那种狡黠的,小恶魔般的微笑,又或是伤心时,委屈地坐在台阶上大哭不止。祁禄望着天天,脑海中回想起许多。有一次天天把他家的猫抱来了公司练习室,那只大猫的爪子总勾在天天穿的毛衣上,天天一边和祁禄说话,一边不厌其烦地拿着猫爪拿下去。

天天的母亲守在一旁,痛失爱子,她已然哭不出眼泪来了。许多远的近的亲戚在身边陪伴她,不见丈夫的身影。毛成瑞走过去,这时一位五十多岁年纪的女士从家人中站起来。

“毛总。”她声音悲戚。

毛成瑞看着天天的母亲,又看眼前,天天的大姨,他曾经的下属。

“抱歉,”他说,“你当年离职之前把天天交给我,我们没照顾好他。”

祁禄站在一边,听见天天的妈妈这会儿又痛哭失声起来。她在骂梁丘云,骂梁丘云把天天从亚星带走了,让天天没有工作了,要不然天天决不会走上这条路。她骂着骂着,又安静下来,亲人们围着他,照顾她,这时她有开口了,她开始骂汤贞了,如果不是亚星有个汤贞,天天何至于到今天啊!

大姨赶忙跪下了搂住了自家姐妹。“你别骂了,”她压低声音道,周围都是客人,“你还想弄出多少新闻,你就让孩子清清静静地走吧!”

祁禄和毛总一同走出了会场。祁禄站在门边,又转过身看去。仪式结束后,天天就要出殡火化了。

两个人沿着会场外的小道,往院外走。道旁生着荒草,毛总问祁禄话,祁禄一开始没听清楚,他低着头,直直往前走,直到毛总问第二遍。

“……阿贞是不是在家?”

祁禄抬起头,他对毛成瑞点了点头。

毛成瑞想了想,道:“我用不用去看看他。”

祁禄摇头。这时他看到殡仪馆外挤满了记者,而门里,角落的柱子后面,有一道镜头的反光在祁禄眼前一闪而过。

他过去,一把将柱子后面蹲的偷偷拍摄葬礼现场的男记者给揪出来了。也许是祁禄样子太冲动,旁边工作人员都想把祁禄劝住,不要在葬礼上打人,结果那短发红脸的记者一挣脱,吸着鼻子,抱着怀里的dv就跑了。

回程,祁禄坐着毛总的车。毛总问,阿贞的妹妹今年多大?

祁禄用手指给他比划了个数字。

毛成瑞皱起眉头来:“和天天一样大?”

毛成瑞下了车,让司机把祁禄送到家去。祁禄在车里坐着,却不想回家。他给了司机一个地址,在一个桥口下车,步行过了桥,他穿着西装沿山路走上去。

他远远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是汤贞。汤贞披着大衣,在院门外独自站着,好像在等他。

祁禄加快脚步,他强忍住了泪水,走到门前,和汤贞紧紧拥抱住。

第八幕伴我

十一月末,汤贞在新家的地毯上整理箱子,不仅是他的箱子,还有从小周公寓里打包送过来的好几箱。他在一堆一模一样的黑色夹克里看到了一件红色女士大衣,被人用防尘罩包裹着,很爱惜地收藏起来。

箱子里还夹着一顶绣有小飞机图案的棉帽,被汤贞看到了。

小周从楼上下来,他从老宅带过来几张画,打算挂在汤贞的琴房,还有沙发后面。瞧见汤贞手里这顶棉帽,他拿起来,戴在了头发上,接着他把汤贞抱起来了。地毯上到处是还没整理完的衣物,他抱着阿贞,在家走来走去。

最近外头发生的新闻太多,报纸的版面都不太够用了。从汤贞演唱会的成功、mattias的解散,到骆天天自杀、梁丘云大婚。今天早晨周子轲看新闻,澳门警方将泰国女星的案子移交内地,北京市警方今天早晨出动,将梁丘云的岳丈,陈乐山,从家中带走,不知道要干什么。

还有些边角料的小新闻,像是梁丘云位于香山的家中遭窃,还有,有一群混混儿在街头散发一则假报纸,似乎背后有人指使,他们一夜之间将梁丘云冥婚的画报贴的街头巷尾都是,吓坏了住在附近的老百姓。

和外头的纷纷扰扰相比,新家远离世事,安全,安静。自从和亚星娱乐的合约到期,汤贞就已经是自由人了。可眼下,小周却不肯让他“自由”。一个人没事做,在家总难免胡思乱想。小周每天开着车,载汤贞和他一起去排练场地,毕竟kaiser的工作还没结束,还有演唱会这样收尾的事情要筹备。

排练场地汤贞也并不陌生,六年前,这里叫做“新城电影宫”。

肖扬他们也许被人提醒了什么,在汤贞面前,他们只谈工作,从不提及外头发生的一切。八个人,加上队长周子轲,加上汤贞,排练完了就凑在一起吃饭,每天都热热闹闹的。

晚上回到家,汤贞和小周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影,他们泡澡,在浴缸里聊天。汤贞站在主卧室的窗边,擦得半干的头发垂在睡衣肩上,汤贞仰着头,透过窗玻璃,望北半球冬季的夜空。

他望不了一会儿,小周就过来了,到他身边来。他们在一起看天上的星星,无论汤贞在做什么,小周都陪着他。

曹年不建议汤贞这时候回去香城。周子轲刚刚搬新家,很多事项都没有安排,一时也没有合适的家庭会计师。他还没学会怎么处理资产,对自己名下的财富也缺乏概念。至于汤贞,还不如周子轲呢。这么多年,汤贞只管做他的艺人工作,财政大权从郭小莉手里又放到温心手里,汤贞大概只有在亲手给别人包红包的时候才数一数手里的钞票。

周子轲给朱塞发了封邮件,请朱叔叔帮忙,给打来电话的汤贞妹夫付一笔丧葬费,以及刚出生婴儿的抚养费。至于付多少,周子轲请朱叔叔直接估计一个数字,不用再问他。

汤贞看起来很正常,正常去场地看周子轲工作,正常在家中忙碌。周子轲看他,反而觉得担忧,觉得很不踏实。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