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3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香城那边儿没有再来电话。汤贞新做了舅舅,但家里人并不太需要他,只渴望舅舅提供富裕的生活保障。

“阿贞。”

“嗯?”

“汤玥,现在应该正和你们的爸爸在一起。”周子轲搂着汤贞,他们在被窝里,透过没有拉紧的窗帘,能看到月光洒下来,照得半面卧室都亮,仿佛置身于虚幻空间。“他们父女两个,”小周说,“在天堂一起生活,不用担心。”

汤贞侧躺在周子轲身边,汤贞哭的时候没声音,只有极轻微的喘气。周子轲低下头,他把汤贞的手攥在手里,他觉得心疼。

可哭是好事情。这让周子轲逐渐放下心了。

“天堂里一定有很多好人,无辜的人,”周子轲瞧着窗外,他的脸也被月光照亮了,“还有,和家人彼此思念的人。”

第二天一早,天刚刚亮,温心便开车过来了。她拿驾照不久,绕了好远的弯路才找到地方。她在附近社区的公用停车场停了车,走过来按门铃。

又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视频电话接通了。“温心?”汤贞老师的声音听起来,比前几天又有精神了。

院门打开,温心把手里“如梦十年”演唱会dvd的制作企划最后检查了一遍,放进包里,走进去了。

她沿着小路,迈上台阶。温心透过一楼的窗边,瞧着屋里面壁炉正燃烧着,映得窗子都红。温心不禁缩了缩脖子,她听到了屋里传来的音乐。

房门打开了,汤贞穿着家居服,手上还套着隔热手套,房间里有刚烤好的面包的香气。他对温心笑了:“家里暖和,快进来。”

第212章伴我2

如果说前几个月的万邦集团,还处在“多事之秋”,那么当冬夜来临,万邦已然站上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关头。继万邦高管丧命的丧命,离职的离职,外逃的外逃之后,艺人骆天天的自杀,牵扯出姑爷梁丘云“疑似形婚”的隐秘事实。本该风风光光举办的大婚,成了一场众人心知肚明又无人敢于戳穿的过场游戏。大婚日第二天,北京市警方突然找上了陈乐山,请他协助调查五年前泰国女星联合国内多家媒体诽谤中国艺人汤贞一案,根据澳门警方的调查结果,那位与泰国女星里应外合串通的“大陆商人林某”不是别人,好巧不巧,正是陈乐山多年挚友,万邦娱乐集团已故的前任副总经理,林大。

单单一个陈芝麻烂谷子的诽谤罪,听起来不是件大事,更别提当事人甚至已经身故了。可在当年,由“汤贞召妓事件”引发出一连串惊天动地的行业大地震,里面牵涉的几起命案,至今凶手还没抓到呢。

万邦娱乐集团在当年连续不断的余震中占尽了便宜,不仅吞掉了一直眼热的新城影业公司,还坐上了国内文娱行业的头把交椅。方曦和之后,再无人能成为陈乐山的竞争对手。

没人抓到万邦的一丁点儿把柄,直到林大死了——那位泰国女星居然不清楚一直以来为她提供生活资金的先生是谁,她以为自己被中国合作方抛弃了,失去了经济来源,穷困潦倒之际,她把所有一切和盘托出。这一下,谁都没准备。

陈乐山是当天下午被带去警察局的,第二天上午才回了家。在围观市民偷拍的照片里,陈乐山戴着支金边眼镜,两鬓斑白,文质彬彬,举止斯文,怎么瞧都不像是个亡命之徒。

尤其他如今还是位人尽皆知的可怜老丈人,谁不同情他呢。

这半年,就从“亚星收购案”中失手以后,万邦仿佛受到了诅咒,一步错,步步错。陈乐山在律师的陪伴下回到了家,他步伐有些疲惫,面有倦意,一言不发,秘书钟坚找了家庭医生来。陈乐山脱掉了外套,坐在了长椅上,医生刚把他的袖子卷起来,就听陈乐山声音沙哑的,说:“钟坚。”

“陈总。”

“我要见伯新资本的老板,”陈乐山徐徐道,面无表情,“你安排一下时间。”

钟坚问:“什么时候见?”

“越快越好,”陈乐山轻声道,“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华子还站在陈乐山别墅的院门外,他朝四周看了看,道路两侧有几位市民,不知是不是跟踪的便衣。华子转过身,带人马走进门里。

陈乐山正在众人包围中检查身体,他拿着钟坚递过来的电话,听保姆在电话那一头汇报,说小娴情绪有波动,那天坚持如期举行婚礼,回到家里对姑爷发了点脾气,到现在心情仍不是很好。保姆说平时很少见到小娴发脾气的,看来这次是真的伤心难过,小娴也受不住外面传言纷纷。

“你告诉她,”陈乐山说,“后悔了就离婚!”

保姆为难道:“唉,唉,好。”

钟坚这时举起自己的手机到陈乐山面前,陈乐山抬起眼,见钟坚用口型说:“弗里德曼先生已经知道陈总到家了,他的秘书安排了时间,他现在就愿意过来。”

陈乐山想了片刻。“你请他下午过来。”陈乐山准备去睡一觉,养精蓄锐。

华子瞧着干爹坐在办公室里,心事重重的。这两天经历了什么,干爹没有对任何人提起。

手下人说,伯新资本老板的车已经到附近了。华子守在办公室门外,眼望走廊的窗外。

干爹曾对他提起过一次,说年后要与这个伯新资本的老板,西班牙犹太人弗里德曼见面。华子跟在陈乐山身边这么多年,一听便明白了,干爹在暗示他新的目标。

眼下,这个目标这么快就出现在了华子面前:弗里德曼姗姗来迟。他看起来三十多岁年纪,步伐飞快,不太有老板架子,整个人充满了朝气。他果然是位投资新贵,身边只跟着人数极少的团队,有翻译随行,没带保镖。华子在门外,眼瞧着这个洋人一路小跑进来,嘴里念着洋文,是个很期待,终于能见到中国知名企业家陈总的样子。

钟坚跟在后面,华子看他的表情,感觉他终于松了口气了。从昨天陈总被公安局的人带走后,钟坚似乎就很担心伯新资本——这根万邦最后的救命稻草,要撤资了。

会议从下午三点一直开到夜里八点钟。中途保姆送了一些简单的便餐进去,华子听到里面在讨论什么资金置换、转移,钟坚还对翻译说:“无论以后在中国市场遇到什么问题,弗里德曼先生都可以向陈总请教嘛,我们中国人交朋友,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