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4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诶,对!”甘霖讲。

房间里安静下来了。

“梁丘云在家看内外蒙的地图干什么?”

“不知道,”方遒道,“陈乐山完蛋了,梁丘云真的会跟着他们亡命天涯?”方遒此刻想了想,“我看,他是想自己遛吧。”

“你明天就走吧。”甘霖这时又说。

“不。”方遒道。

“你还想等什么?”甘霖问,“他们跑的跑,遛的遛,你再在国内呆下去,警察顺着林大的案子找到你怎么办?”

“不然呢?”方遒问,“你想让我去国外从此躲一辈子?”

“你还想在国内干什么?”甘霖问。

“我还想赌。”

“你赌什么?”甘霖不耐烦道,“我在澳洲给你找好房子了,弄好身份了,等明年珍姐生产,我们去澳洲陪陪你。”

“不用。”方遒说。

“方遒!”甘霖恨铁不成钢道,“你以后的日子还长着——”

“我手上有命案……”方遒看他,一再提醒他,“我手上有命案啊哥!”

”那又怎么了?“甘霖明知故问道。

方遒一双眼瞳深黑,眼仁雪白。反衬得甘霖的眼眸雾似的,被暧昧的灰影笼罩。

这一场大雪下了整整一天一夜。雪后,马场里尽是清洁工人在做除冰清扫工作。这天下午,有贵客上门。马场驯马师傅,杜忘,接到领导电话,从员工宿舍一路出来。他穿了件旧羽绒服,头盔半遮住了他损毁的脸,他的腿一瘸一拐的,吃力走近了马厩。

隔着老远,他就听见那位嘉兰贵公子,周子轲的声音,在马厩里。周子轲问艾文涛,最近马场有没有母马生产。

“干嘛啊?”艾文涛说,“你想要小马驹儿啊?”

“想给阿贞领养一匹小马。”周子轲直截了当道。

“那好说啊,你要什么样儿的我找找各地卖家——”

“买来就大了,”周子轲道,“不要买的,有母马怀孕你告诉我一声儿。”

杜忘拉开围栏,走近他们身后。只听艾文涛说:“怎么想起养小马驹儿来了?”

“家里大,”周子轲想了想,“给阿贞找点儿事惦记。”

“怎么不要大马啊?大马省心啊。”艾文涛说。

“他就喜欢照顾那些小的……”周子轲笑了。

周子轲素来不爱说话,但似乎对兄弟聊起汤贞来,他愿意多说两句。杜忘站在后面,听见马蹄声近了,有别的驯马师从马厩里牵出匹马来,而一个人影高高坐在马上。

汤贞,穿着浅灰绿色的羽绒服,戴着手套、头盔,有些紧张地坐在马上。

只有他自己,汤贞低头看周子轲,又看周子轲的朋友,他对周子轲笑了。

周子轲也上了马,他和艾文涛骑在后头,看着汤贞慢慢骑在前头。他好像很希望汤贞逐渐适应自己骑马,而他又不放心他的安全。

汤贞还不敢骑,只敢由轮换的驯马师在前头牵着缰绳,这么慢慢溜达。

从马厩里出来,沿着狭长的步道,走进平时尽是快马的跑马赛道。

阳光怡人,汤贞眯了眯眼,他的脸迎着日落的方向。

“周子轲对你很好。”

走在马旁,牵着缰绳的驯马师傅忽然说,让汤贞一时以为自己听错。

那位驯马师的脸挡在头盔的帽檐下面,人坐在马上,低头也看不见。

“我们这行都说,懂马的人,他一定是懂人的,”那驯马师声音轻轻的,只有坐在马上的汤贞能听到,“我想他应该是个好人吧。”

汤贞脸上的笑容,随着那驯马师说出更多的字眼,逐渐消失在嘴角。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