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4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你的一切都是真的,是真实的,”陶锐说,“而且你从来不会伪装你自己,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的歌迷接触到的,全都是真实的你,汤贞老师说的对,你才是真的偶像,我们全是骗人的,只是普通人——”

“陶锐,”周子轲忽然开口了,半睁着眼,“我一直不明白,你挺努力的,他们都夸你,为什么就一直没有自信,”周子轲看他,“原来你在和我比。”

陶锐眼巴巴看他,懵了。

“别被我影响了你对很多事,对你自己的判断,”周子轲转回头来,他实在不擅长开解别人,“你可以当作不认识我,那你会过得自在很多。”

陶锐没听明白。

“你刚才说的我这些优点,”周子轲说,“主要都是我爸给我的。而他原本不想要我。”

陶锐大概没想到会从三哥口中听到这些。

“我本来不应该存在。”周子轲想了想,雾气从他口中流出来。

陶锐这时也禁不住想:眼前的三哥,实在太过于优秀了,这样的人,让陶锐遇到,让陶锐能肩并肩坐在一起,同他说话。

“三哥,”陶锐冷不丁问,“你说钱有用吗?”

“有用。”周子轲想都不想。

陶锐一愣:“我、我还以为三哥会说一些……视金钱如粪土的话。”

周子轲望向了眼前巍峨的新城电影宫。

“钱很重要,”周子轲轻声道,“特别是你想挽救,想保护什么的时候。”

《狼烟》第三部的首映,并不如许多人曾预想过的那样,轰轰烈烈,震动整个华语影坛。它就像再普通不过的一天,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略去了。比起大制作《狼烟》电影,人们更关心主人公梁丘云对骆天天的死有没有新的表态,梁丘云和万邦公主之间到底是不是形婚,梁丘云和骆天天搞在一起到底多久了,汤贞是不是知道?都说“云贞”“云贞”,这个“贞”居然是指“小汤贞”?

骆天天的母亲联系上社交网站,彻底关闭了其子骆天天的社交账户。但在那个夜晚,像定时炸弹般连续发出的那些亲密照片,早已通过互联网传遍了整个华人圈子。骆天天出道七年,名声不那么响亮,梁丘云却是人尽皆知的华语功夫巨星。

当然,也有铁杆影迷压根儿不相信这些东西,既不相信骆天天发的那些照片,也不相信云哥被警察带走的乌七八糟的流言。他们一如既往支持着《狼烟》系列电影,这使得首映前三天,《狼烟三》的票房数字还可以一看。

这样的成绩,和万邦影业负责人傅春生这几月来的辛苦是分不开的。可当人们祝贺他时,却不见傅春生脸上有真正的快乐。

小道消息说,傅春生好像在办公室里嚎啕大哭。

“真是可怜。”

陈小娴总觉得自己快要生产了,她躺在床上,觉得宫缩日益频繁,她皱着眉头问保姆:“傅叔叔留在北京,是为了迷惑警察吗?那等我们走了,警察一定会把他抓起来。”

保姆被小娴的话吓坏了,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陈小娴说:“我要给傅叔叔打个电话。”

她拿过床头的手机,刚拨了几个号码出去,陈小娴回头问:“云哥呢?”

保姆说:“姑爷刚才在楼下呢。”

楼下并没有人。

晚饭时候,保姆在家里跑上跑下,叫姑爷吃饭,可还是没见着梁丘云的人影。保姆扶小娴从床头做起来,端饭在小餐桌上吃。陈小娴边吃饭边说:“一旦去了斐济,云哥就只能什么都听爸爸的了。”

“他一定在不开心。”陈小娴告诉保姆。

保姆没听懂:“不是全家旅游……出个国吗?”

陈小娴对保姆说:“爸爸不会和全家人一起出国的,我小时候,他从没陪我出去玩过。他一定是打算以后都不回来了。”

一旦去了香港,跑去斐济,就要做一辈子逃犯。

要给陈乐山当一辈子的狗。

梁丘云坐在一架铁床上,床头缠绕着一条铁链。周围很安静,连扇窗户都没有。

入口的铁门也虚掩着。

空空荡荡。整个楼层,因为天花板低矮得不正常,便显得阴暗、闭塞。除了一张铁床以外,只布置了最简单的生活用品:一张桌子,两把椅子。

远处有台冰箱,存放着饼干和水,有台衣柜,有一间挺大的浴室。

这比曾经的那间小房子更大,也更安全,能包容更多的万一。

梁丘云坐在床边,当他沉默面对这一切,这座房间似乎也一样在观察他,在审视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