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5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一管枪口忽然压在了他的额头上,枪口后面,露出一张咧开的,丑陋的笑容来。华子眼球睁开了,一时没认出他那张脸。

“砰!”

第217章伴我7

陈乐山的家宅守备森严,万邦公司的安保团队大都驻扎在附近。深夜里,一辆车从街角开过来了,车灯朝这边一照,几个安保人员远远瞧见了华子的车牌,安下心来,纷纷走回到原位。

车开近了。

驾驶座上坐的人戴了顶帽子,帽檐拉下来,瞧不清他的脸。

安保人员面面相觑,他们很少见华哥戴帽子,走近了,刚想拦下那个司机盘问。车到近前,忽然那个司机从副驾驶座位上拿起一个东西来,像拿驾照般——

华子双眼睁着,一张脸伤痕累累,却不见血痕,眼角唇角,连眉毛断处都被擦干净了。

脖子下面空空荡荡,没有狼牙吊坠了。

距离最近的那个安保人员当即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华、华哥……”

“华哥……是华哥!!”旁人惊慌道,下意识就要往后跑。

也有保镖胆战心惊,从腰间拔枪出来,但为时已晚。陈乐山家宅森严的门禁遥遥扫描过了来车的车牌,识别出驾驶座附近华子的瞳孔和五官。大门朝里面打开了,那司机踩着油门就驶进了陈乐山的家门,子弹打在车屁股上,无济于事。

夜里十点多了,陈乐山还没见华子回来,他给华子的号码打了几次电话,都打不通。这不合常理。

以华子的孝顺,他是从不会忽视陈乐山的。

住了半辈子的家,将要离开了,谁都不舍,今天下午,陈乐山已经在华子的帮助下狠心烧了不少东西了。到了知天命之年,来回看,身边也就有一个华子还陪着。

“喂?”陈乐山听到电话接通了,他问,“怎么回事啊,华子怎么还没回来?”

电话是小娴的保姆接的,保姆仓促道:“哎呀陈总,姑爷不见了,小姐不放心,要华哥去找——”

陈乐山一愣,他嘴唇微张开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找什么找!”

突然从电话里传来连绵的哀叫声,是年轻女儿的痛呼。保姆慌张道:“陈总,陈总!小娴好像不太对——”

陈乐山一时慌了:“……又怎么了?”他把手机贴到耳边,想仔仔细细听清小娴的动静,从楼下响起鞭声,陈乐山一时没听清。

“爸……爸爸……”小娴的声音在电话讯号里虚弱极了,“我……我不太对劲……我……我……”

“小娴……”陈乐山颤声道,他站起来,下意识想往门外走。

门外,一个高个子男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陈乐山握着手机迎面瞧见他,顿时愣了。

家里不可能进人的。这个人很面生,不像华子的人。陈乐山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手机里还在断断续续传来女儿的哀鸣。陈乐山向后退了一步,他在床边慢慢坐下,一边把手机贴回耳边,一边用手去按床头的呼叫键。

他按了一下,两下,三下。这时候,他忽然注意到那个人手里提着什么东西。

那东西好像是湿的,背着光,瞧不清楚,有液体一滴一滴,落下去,滴在陈乐山卧室门外的地板上。

陈乐山好像哑了,他张开了嘴唇,双眼睁大了,血丝胀满。十几秒过去,陈乐山的背脊向后靠去,又硬生生撑住了。

“小娴啊,”陈乐山把手机紧贴着脸颊,他的手抖如筛糠,倒吸一口气,说,“让保姆带你去医院,快,门外有警察,让警察送你去医院。”

“……警察?”陈小娴不明白。

“小娴,”陈乐山说,“爸爸不在,一定好好照顾自己——”

忽然一声枪响。

“爸?”手机里的声音问,“爸爸?”

老人至死捏着那个手机。

血溅满床头,洒在千金小姐抱着玩具熊微笑的照片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