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5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即使站在后台,也能听到外面漫山遍野的欢呼声。kaiser今年“宇宙新开始”主题巡演的最后一站,唱完了最后一首歌,终于进行到最后一个环节:队长周子轲的freetalk,他有话要对大家说。

罗丞经历了一晚上的唱跳演出,汗流浃背。他喝了口水,对已经换了衣服从更衣室出来的周子轲说:“子轲,我一直都觉得你可以胜任这份工作!”

周围都是工作人员,有化妆师在帮周子轲吹他流汗了的头发,周子轲看了罗丞一眼。

这三年来,他虽是名义上的队长,在替他做这份工作的人却一直是罗丞。

“真的!”罗丞说,笑了,“你今天的表现很是个衬职的队长了!”

最起码轮到子轲的歌他都唱了,哪怕划水也坚持到了演出最后。

当然,这可能也和台下有人看着很有关系。

肖扬拿着水杯,穿一件汗湿的大号球衣,走过来了,他抱怨罗丞:“道别的时候也不能什么瞎话都说吧?”

周围人都笑了,就知道扬扬从不说子轲什么好话。

周子轲起初面无表情的,化妆师还在给他吹头发,然后周子轲看了肖扬一眼。

肖扬举起水杯来,继续喝水,他在周子轲身边儿绕了好几圈,接着旁若无人地绕回化妆间去了。

陶锐刚脱了演出服,迎面瞧着肖扬进来:“二哥,你不是要出去和三哥道别吗?”陶锐赶忙穿上新的衣服,他也要出去找三哥,“我以为你要说很多,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肖扬并没说话,把手里快喝光了的水放下,他看着陶锐跑出去了。

周子轲独自迈上台阶,还没走上台,歌迷们过于激动的尖叫声已经响彻体育场上方的这片夜空。

这本身是很荒谬的,对于肖扬来说,他居然会和周子轲这种人成为队友。

他们的形象站在一起,就这样过去了三年。

体育场里数万歌迷,在得知今晚最后的时间是周子轲freetalk的时候,绝大多数人欢呼,惊叫,这几乎是此生难遇的时刻。kaiser官方后援会北京第五分会会长卞思齐,正站在内场距离舞台最近的地方又哭又叫,她的脸胀红了,大喊:“子轲!!子轲!!!”

“子轲!!我们爱你!子轲!!!”

kaiser成军三年,其他八个人在巡演里都各自有solo表演,有独自上台,与台下歌迷互动的专场时间。可队长周子轲从来没有过。很难说是公司不给周子轲安排这样的时间,还是他确实没什么话对自己的歌迷说。

奇奇作为粉丝团的干部,每次巡演在台下看人家的专场,好羡慕,好嫉妒。

“子轲!!”她大喊道,哭得一直喘息。

周子轲真的出现在台上了。出道三年,这是他第一次在巡演时有话要对他的歌迷说。周子轲站在舞台边缘,全场大屏幕里投射出他的眼睛,他流了汗的面孔。周子轲拿起麦克风,口还没开,奇奇在台下黑暗的观众席里,忽然伸出两只手,把自己的耳朵捂住了。

“我,周子轲,“子轲高高站在舞台上,不知他的目光望向了观众席哪个方向,“今天将要退出kaiser。”

在歌迷们的哭叫声中,子轲说:“也将要,退出亚星娱乐公司。”他沉默了片刻,说,“我想,还是要和你们道别。”

万人体育场的观众席里,已经被哭声所淹没。全场音响里只有子轲那个冷淡的,漫不经心,总显得对谁都不够重视的声音。

报纸总抨击子轲不敬业,不尊重人,可歌迷们只希望子轲做他自己,做他想做的就够了。

“我不是,从来都不是一个衬职的偶像,”只听子轲说,“很对不起大家。”

“不!!”

“不要!!!子轲不要这样说……子轲……!!”

奇奇痛哭着从体育场门里出来,她哭得整个人已经快崩溃了,体育场里传来安可的声音,是肖扬他们又上台和子轲一起清唱了kaiser的出道单曲,《漫游太空》。

“奇奇,”后援会的芋子她们从体育场里追上来,手里还拿着印有子轲头像的扇子,“太冷了,你都没穿外套!”

奇奇捂着脸,不管不顾道:“子轲走了,我不要活了……”

一辆车在这时候缓缓经过了她们面前。

芋子本来也两眼通红,安慰着奇奇。那辆车从路边停下,车门打开,芋子抬起头,一眼看到一个从未想到的人。

芋子拉扯了一下奇奇,奇奇没理他,芋子又拽了一下奇奇:“你看……你看……!”

从体育场里涌出越来越多的歌迷。梁丘云衬衫上是血,西装袖口是血,他一声不吭朝体育场的入口走去,安检设备横在门口,摄像头挂在上头,梁丘云抬起眼看了摄像头,他直接开枪把摄像头一枪打掉了。

尖叫声,惊呼声,似今晚最好的奏乐。女孩子们捂着头从体育场里四散奔逃。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