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5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这几天发生了太多案子,围绕着梁丘云的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线索、口供,尽管全都把目标指向了他,但至今仍缺乏关键证据。此时此刻,梁丘云能被警方正式逮捕,还是靠的“非法持枪”“绑架”“危害公共安全”之类的罪名,说白了,顶天判他个十年二十年,狱里可以减刑,如果律师运作得好,有可能十年都判不到。

刑侦总队支队长站在监控前头,望着梁丘云这张家喻户晓的,能蒙骗过全国男女老少的脸。已近年关,最近大大小小什么案子都多,队里的同志们忙得好几夜没睡觉了,眼下又连续发生这种恶性惨案。陈乐山的犯罪集团不会再开口说话,也不可能吐出新的证据来,指证梁丘云与当年万寿百货大楼的案件有任何关系。

梁丘云的律师来了,比起上次孤身一人来,这回还带了几个助理,一行人看上去神采奕奕。

支队长转过身,一打照面,那律师就把上次亮相过的那张证明报告拿出来了,同时还有一份崭新的医学鉴定书。

支队长瞧着律师脸上那笑容,他把那份报告连那几张鉴定接过来,翻开了看。

审讯室里,负责问询的警察已经出去了。那律师进来,看到梁丘云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身上换了大号囚服,两只手被铐在椅背后面。梁丘云的头发有点乱,脸瞧着倒是干净。梁丘云抬起眼,看眼前这位律师。

鉴定书上写,梁丘云因至亲自杀、事业失败、名誉受损,经受了极大精神刺激,已有严重的幻听、妄想等症状,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患者无自知力,在精神症状作用下犯案,为不完全责任能力人,建议减轻或免于刑事处罚。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犯罪,”支队长抬起头,他看到监控里梁丘云对律师说,梁丘云的双手拷在椅背后面,他激动的时候椅子的四腿和地面摩擦起来,“凭什么抓我。”

“云老板,”那律师盯着梁丘云的脸,轻声道,“陈乐山,以及他的私人保镖昂青华,都已经遭人枪杀了。”

梁丘云望着他。

“你还不知道,是不是?”律师说。

“谁叫你过来的。”梁丘云说。

“云老板,”律师往后坐了坐,亲切地笑道,“我们要保护你啊。”

梁丘云觉得这个笑容非常熟悉。

这是老餮闻到了肉味儿的笑容。

“你怎么保护我。”梁丘云轻声道。

“你知道吗,”律师用一种惊喜的眼神看他,“你已经疯了……你已经疯了!”

梁丘云的眼睛睁了睁,在审讯室里,过强的灯光让他眼前幻化出朦胧的白影。一双猩红的嘴唇开开合合,像在对他宣告着什么:

你已经疯了,云老板,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已经疯了!

梁丘云坐在一间低矮的斗室里,四周都是清水泥墙,他嘴里喃喃的,脸颊抽动。“你说什么?”梁丘云问。

律师告诉进来的警察同志:“我们已经听不清他说话了,我的当事人需要被送往医院进行治疗!马上!”

他从审讯室里出来,支队长喝止他:“你这证明来源合法吗?需要严格的司法鉴定程序!”

“警察同志,”律师道,“我的当事人如果不是疯了,他跑到嘉兰塔眼皮子底下开枪干什么呢?”

梁丘云还在审讯室里挣扎,他讨厌被手铐困住,他不认为自己是个囚犯。

律师对支队长陈情道:“我的当事人的妻子陈小娴,昨夜生产了。考虑到他们家庭发生的巨大变故,对于陈乐山犯罪集团的一连串案件,陈小娴如果肯开口,会是当下最有力的证人!支队长,请您多考虑考虑。”

梁丘云是被几名警员架上警车的,他的两只手铐在身前,被黑布盖住,一路颠簸,梁丘云抬起眼,感觉车外的阳光很陌生。

这是在哪里?

医院几名安保人员围着,护士在前头带路。在那间产科病房外,已有几位女警在了,看来她们是想做陈小娴的思想工作,却始终不得门路。梁丘云站在病房门口,他被几个警察架着,动弹不得。他望见小娴坐在床边,头发长而乱的,正低头看一本书。

一个育婴箱就搁在窗边,里面有一团东西,可灯是熄灭着的。

护士说,孕妇受惊早产,你的孩子没有抢救过来,现在还在育婴箱里。梁丘云灰败着脸,站在门外,他突然发现,在一起这么久了,他从没见过小娴在家看书的样子。

“陈小娴,”护士走过去,“你丈夫来了。”

陈小娴翻动了膝盖上的一页书,她忽然回过头,瞧了梁丘云一眼。

“把门关上。”她对眼前的护士轻柔地说,接着继续低下头。

“你们知道吗,”梁丘云被架进电梯里,他几夜没睡觉了,不清楚这又是哪里,但这不是刚才那家医院,梁丘云说,“我没有疯。”

两名护士站在警察身边,不太敢看他。负责带他去监护病房的金护士长在旁边微笑了一下,没有理会。

“我没有疯,”梁丘云喃喃道,他望着电梯墙壁上映出的自己高大的身影,“我还能……东山再起……”

梁丘云这天起床以后照镜子,瞧见脸上一道道的新皱纹。阳光从铁门外照进来,他拿起刮胡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