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5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你一个人住啊?”道道门栏外面,一个病人穿和梁丘云一样的衣裳,问他。

“是啊,”梁丘云说,刮着胡子,“阿贞搬出去了。”

支队长今天专程过来,一同来到的还有专案组几名侦查员。他们透过监控,观察梁丘云如今的一举一动。

无论他们相不相信,司法鉴定结果都已经出来了。

“他可是个演员。”支队长不相信道。

旁边的侦察员道:“我看过《狼烟》,他身手是真厉害,演技够呛。你看他能演出来吗?”

午饭后,梁丘云站在铁栅栏里面,他双手揣在裤兜里,隔着铁门和每天过来送药的小护士说话。没过几分钟,小护士从护士站回来了,推了一辆掉了两个轮子的小推车。她朝四周看了看,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把梁丘云病房的监护门打开了,她把小车推进去。

梁丘云蹲在地上,挽起袖子,帮她认真装好了这辆小车磕掉的两个轮子。小护士开心地直踮脚,她毛手毛脚,弄坏小车好多次了,又怕护士长说她。

梁丘云站起来了,擦了擦手,也笑了笑,把手里的螺丝刀还给她。

下午四点钟,梁丘云在楼下放风,有病人过来和他合影。“你们认识我?”梁丘云纳闷问。

风大,病人们大声道:“你不是梁丘云嘛!”

梁丘云皱了皱眉,他觉得很不自在,朝周围看了看。“阿贞又不在。”他说。

五点才结束放风,可一大批医院的安保人员提前过来了,其他病人一见他们,纷纷避让到树底下,梁丘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被他们架住,被他们把两只手折到背后。

“谁让你把他放出来的?”金护士长说。

那小护士泪眼婆娑:“小云哥他、他对人很友善的……”

梁丘云回到了那扇铁门里,人们离开了。阳光被分成一个个窄条,投射在他不知所措的脸上。

来探视梁丘云的人不少,但绝大多数人只是站在监控画面后面,对着梁丘云坐在病床边沉默的影像小声议论。也许根本没有人相信,曾经名扬天下,在好莱坞闯荡过的巨星,梁丘云,真的疯了。

“我为什么在这里?”梁丘云突然问走进来的大夫和护士,“是不是方曦和把我送进来的?”

大夫听见他这么说,忙要护士用笔记下来。

监控录像里,梁丘云就是在这时忽然动手的,这是他第六次袭击医护人员,每次他都会提到“方曦和”这么一个名字。哪怕是每日的镇静药物都不足以使梁丘云软弱无力。铁门拉开,梁丘云很快和闯入的安保人员扭打起来,又很快被从背后控制住,被按在地上,一针镇静剂下去了,梁丘云还在抵抗,他的脸擦在地板上,“放开我!!”梁丘云张开嘴吼道,他好像哭了,“你们放开我!!”他绝望地望着门外的黑夜,“阿贞!!你们放开我!!”

要制服他,总要大剂量的镇静剂,他这副久经磨练的体魄根本不是常人能应付的。每次发病都像一场战争。

梁丘云醒了,恰巧是深夜。

他坐在床边,他不怕在剧组打零工引发的肌肉疼痛,他只怕肚子饿,没饭吃,难受得很。

有病人蹲在他那扇铁门后面,压低了声音:“喂!喂!”

梁丘云把里面那扇门打开了,梁丘云也蹲下了。

那病人从病服的衣兜里拿出一个凉透了的包子来,隔着栅栏门塞给他。

梁丘云想都没想,接过来吃。

“我拿这个和你换。”那病人说。

“换什么。”

“让我和你住一间好不好?”病人说,“你这屋子好大!”

梁丘云嘴里塞着半个包子,他低着头说:“你去问郭姐。”

“谁?”那病人问。

梁丘云忽然看见了自己手背上的针眼,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他越发不能理解这每一天。

梁丘云朝门栏外面的天空看了一眼。“天天呢?”

病人说:“啊?”

梁丘云手里拿着半个包子:“让你送包子的人。”

那病人脸色顿时变了,站起来:“这是我买的!哪有人送啊!”

他一出声,这条走廊的声控灯忽然亮了,这病人被头顶大灯吓了一跳,他回来把手伸进梁丘云门栏的缝隙里拿走包子,他要赶紧走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