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5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包子凉透了,馅儿和皮完全分开,梁丘云眼看着馅儿掉在地上。铁门连接着报警装置,一拽就响。那病人被赶过来的医护人员抓住了,他拿脚踹梁丘云的铁门:“你吃了我的包子!你什么都不给!”

梁丘云看着那人被带走了。

连门口的护士都走了。梁丘云低下头,把手里的半个包子吞进嘴里,他索性坐在地上了,把眼前摔碎的包子馅儿捡起来,放到嘴里吃。

待到吃完,梁丘云一个人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有月光从门外笼罩过来,照在梁丘云眼前那么一小块儿地板上。

纯白色的。映进梁丘云瞳仁里,似乎近在咫尺。

梁丘云先摸着身边的地板,他把手伸过去了,手指起初触摸到了那片光的边缘,慢慢的,他把整只手背都放在了月光落下的地方,月光凉的,太远了,感觉不到温暖,他的手翻过来,好像想掬起了一捧。

忽然有人影挡在了门外,梁丘云好像在绿洲里取水的人,这么抬起头来。

铁门被拉开了。梁丘云欣喜地想,他可以去够月亮了。

直到枪口抵上了他的额头。

血沿着长满茧子的手掌内侧流下去了。当门从外面关上,梁丘云倒在地上,睁大了眼,两手空空。

“天天走了,阿贞。”

汤贞坐在浴室里面,半夜三更,他总是不断惊醒。家里明明很静,汤贞还总觉得耳边有枪声。

他低下头,借着头顶的光晕,把手心打开了。

一匹马藏在了围墙外的树下。墙内警报声四起。没过几分钟,一个男人边脱安保人员的外套,边走过来了。他把衣服丢在地上,抓过了马缰,骑在马上一路小跑就走。

凌晨,数九寒冬,北京的街道上少见车影,倒见一匹马在辅路上慢悠悠地走。这个点儿了,街上除了送货的,哪儿还会有人呢?

印有“远腾物流”四个字的运输车在路上开过去了。

红绿灯变幻,方遒伸手拽住了马缰,他转过头,看到那辆车在身后开远,连带着“远腾物流”四个字,一同汇入了红尘俗世的洪流中。

靠近护城河,潮湿的空气更加冰冷刺骨。方遒下了马,他把自己用的枪装进马鞍的袋子里,马儿回过头,用鼻子蹭方遒的手,方遒把装满资料的袋子拉链拉上,他把手放在马儿脖子上,轻轻抚摸过去。

方遒一拍马屁股,马儿一跃而起,迈开步子,沿着河岸不见踪影。

方遒游进了护城河里。他仿佛是归家的一尾鱼,将生命潜入到河海深处。

派出所值班民警正值夜班,这会儿打开门,瞧见好端端的在北京市区怎么一匹大活马出现在门外。他们走出去,打开了手电筒,朝四周照看,他们尝试着去牵住马缰,控制住马,然后赶紧给上级汇报情况。

“麟儿不姓傅,姓方,”辛明珠说,她坐在沙发上,用手绢擦了擦手里的相片,给还在念小学的宝贝儿子看,“这是你大哥。”

“大哥?”方麟把照片拿在手里,他从记事起,都不知道他还有哥哥。

方遒在照片中笑,他头发短利,笑容自信,穿一件笔挺的衬衫,像一位商务精英。

里间,只听甘霖道:“万邦现在手里也没多少,我看了名单了,全是老家伙,不值得看。”

方曦和道:“你给赖一卓打个电话,叫他去找,去挑。”

甘霖轻声笑了,在里头吞云吐雾。

“方叔叔去见汤贞了吗?”

“没有。”

“不见了?”

方曦和顿了顿:“不舍。”

甘霖又笑。

“一只很漂亮的小鸟,金色的翅膀,歌喉玲珑,听他唱唱歌就挺高兴的。为了这段过去,也不忍心去伤害他。”方曦和说。

甘霖不以为意道:“您怎么就知道——”

傅春生进来了,拿着电话,说是甘家老太太打来的,找甘霖的。

甘霖把烟夹在指缝里,接电话。他也不招呼老太太,只听着,然后不咸不淡地“嗯”“嗯”应着。

傅春生过来帮方曦和放松腿部,新的假肢还是不太适应。“甘霖眼下回来了,”傅春生说,“北京也不是他老甘家的伤心地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