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5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车开进社区的安检口,过了桥,往上沿着山路开一段,就到家了。大门向里打开,周子轲把车停进空荡荡的车库,他下车出来,恰好看到祁禄在远处湖对岸的柴房旁边忙活。祁禄戴一双厚手套,抱着一团木柴,踩着草地上的雪往家的方向走。

打开家门,周子轲感觉一阵暖意扑来。汤贞坐在壁炉前面,正在象牙白色的羊毛地毯上翻歌迷们送的礼物。他拆出一条围巾,放在腿上,又拆出一包照片,正巧以前的影集在旁边摊开着,一早晨,汤贞都和祁禄在家里整理照片。汤贞没听到身后有人进来,他低头看照片,然后膝盖跪在地上,把它们一张张放进影集里。汤贞穿着一双红色袜子,是温心在公司给他织的圣诞袜。

周子轲换了鞋,踩上地毯,朝他走过去。

祁禄把抱进来的新柴放进柴架子里。他摘下手套,蹲下了,一块儿整理被汤贞分来分去没有头绪的照片。这些照片里有祁禄素未谋面的汤玥,有年轻时的林汉臣,有幼儿园时期,仿佛祁禄大拇指大小的汤贞,有汤贞的父亲,一个总在微笑的中年人。

祁禄拿起下一摞照片,他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拍的了,过去也没在汤贞家里见过。那是亚星老练习生宿舍楼里,生活最清苦的时期,汤贞和天天站在316宿舍门边,吃着糖葫芦在一处傻笑。

汤贞手腕上挂着一串佛珠,已经戴了好几天了,周子轲不让他摘下来。汤贞被小周从背后抱住。小周在地毯上坐下,两条长腿伸长了,穿着拖鞋的双脚对起来,汤贞转过身,他屈起膝盖,坐在小周腿中间。汤贞和小周紧紧拥抱住了,小周一回到家,汤贞立刻就想要拥抱他。

小周的手也搂在汤贞背后,这么在怀里抱紧了。

祁禄背靠在壁炉边,还低头看照片。在摇动的火光照射下,祁禄把一张张照片排列好,放进相册里。

汤贞留祁禄在家一起吃午饭,祁禄说他回公司还有点事,明天再过来。走之前,祁禄留了张字条给周子轲,他订了一批新的木柴,可能傍晚会送到。“家里很热,汤贞还是想偎着火。”

而等周子轲回来,好像有太阳神遗落到人世间的火种,将汤贞包围了起来。

所有兰庄国际酒店集团的培训指导都要先放放了。周世友亲自准假,周子轲直到年后四月份都可以拥有自己的假期,这也意味着,他可以陪阿贞过完整个生日,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今天上午,曹老头儿给周子轲通了电话,把金护士长的所见所闻转述给他。关于梁丘云最后的日子,周子轲不确定他是否想知道什么,不确定这是否有意义——毕竟从看到梁丘云遭人枪杀的新闻以后,汤贞什么都没有提起,没有开心,也没有不开心,汤贞就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

反而显得很不正常。

偶尔在夜里,当世界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汤贞会轻声问:“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周子轲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在他身边,很少有谁的人生会发生这样的剧变。

从追逐汤贞开始,周子轲就慢慢意识到,这世界存在着太多的块面。而汤贞身处的名利场,让许多不同块面的人压迫在一起,它给人一种幻觉,以为脚下踩的是地平线。

第二日早晨,郭小莉突然来了。周子轲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正看布加迪总部工厂发给他的维修清单,罗列着所有待更换零部件的列表,以及人工费,标了一个总价格。随清单还发来了一本新的配件目录。

阿贞跑去开门了。周子轲把手里东西放一边儿,听到郭小莉在门外道:“阿贞啊,方老板来了!”

“谁?”阿贞一愣。

郭小莉从门口转过身,看到外面道路上停的车队。郭小莉告诉阿贞和走过来的子轲:“方老板昨晚上去了公司,和毛总不知道谈什么,谈了一夜,今早我到公司看见他,他说什么都想过来看看你,他有地址,我赶紧过来。”

周子轲搂住了阿贞的肩膀,他朝外面看,远处的山道上,几位助手将一辆轮椅推下车了,有条小狗跟着窜下来,被专门抱狗的人牵住。

方曦和就在轮椅上,慢慢往这边过来了。

周子轲的手机这时响了,他接起来,发现是姐夫秦适。大律师来电话,八成又是前段时间车祸案子的事。周子轲低头看了阿贞一眼,发现阿贞对他摇了摇头。郭小莉也说:“子轲你去接电话吧,正好省得方老板和你客套起来没完没了。”

前段时间,周子轲在路上超高速行驶,因事出有因,被免于刑事责任,也不用吊销驾照,只是一路上蹭着这个碰着那个的,波及了许多无辜车辆,一堆残局要收拾。

“在家和阿贞吃饭呢?”秦适笑道。

“出来了。”周子轲绕过了楼梯,推开琴房边的后门,换了双鞋,他沿小路走出了门。

“怎么?”秦适问。

“有个叫方曦和的人来了,”周子轲轻声道,“阿贞以前的,伯乐。”

他在解释他为什么会愿意选择回避。

“子轲,”秦适在那边犹豫了片刻,说,“有件事情,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和阿贞。”

相识近十年,汤贞和方曦和走得再近的时候,也不了解方曦和商业帝国的太多细节。

摆在咖啡桌边的小沙发挪开了,方曦和的轮椅推过来,他近距离望汤贞的脸。

五年过去了,方曦和脸上爬满了皱纹,而汤贞,瞧着还仿佛十八九岁时的样子。

“小汤,”他感慨道,“真是好久不见了。”

汤贞坐在对面,看了看方老板脚边趴着的小狗,又看周围那些助手。他看方老板被假肢完美撑起来的裤管,看方老板脸上这成功者的笑容。

直到上个月,汤贞的账户里还在划医药费过去,虽然并不多。

“这次见面,”方老板一双苍老的大手虚握着,伸过来,“我有点儿东西送给你。”

一对儿袖扣,铂金质地,镶嵌着天然弧面玛瑙,瞧着还是古董,被搁在了汤贞面前的桌面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