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6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两个,两成。”方曦和说。

“什么意思?”汤贞问。

方曦和说:“我把万邦的两成送给你,作为这些年里,你对我这片真心的报答。”

周子轲沿着小路走到了湖边,听到姐夫在电话里讲:“之前朱叔叔给我看了一些关于阿贞和方曦和的资料,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儿印象……他当年那个官司,负责的人找过我帮忙。当时他们团队组建起来,不是要帮他洗脱罪名,而是要保住方曦和的海外资产……”

“当时每一天,他们要花不少钱用于媒体舆论公关,但没想到被官媒打压,他们索性顺水推舟,让当时的阿贞承受了一切……”

郭小莉没忍住,问:“方老板,伯新资本……真是你的公司吗?”

汤贞坐在对面,没反应过来。

方曦和抬了抬手,等在身后的助手立刻上来了,握住了轮椅把手往后拉。“改天我还要去拜访一下周老爷子,”方曦和对汤贞笑了,是那种欣赏的笑容,“小汤,也许我们很快会再见面。”

郭小莉站起来,她忙追了出去。

郭小莉一直追着方曦和走到了外面。她是有些话含在嘴里的,可她不知怎样去说。人都说,没有方曦和这个伯乐,不会有汤贞。可这五年,阿贞的五年,太苦了,太漫长了。

方曦和不过是卧薪尝胆,一转眼五年过去,他还是方老板。

可阿贞所经历的,她又能去找谁说呢。

作者有话要说:也许很多读者没看明白发生了什么。可以自行阅读第四幕下半部分,来发现其中的端倪。

我摘选了部分段落,不全,贴在这里吧。

“有种说法是,有关汤贞的大批量丑闻被曝光出来,要钓的并不是小小这个汤贞,而是汤贞背后那日日夜夜在病榻上作昏迷的姿态,一夜白头拒不见人的真正大鱼。那条大鱼是否还隐藏着实力?他妻离子散,众叛亲离,儿子都改名换姓了,旧部连夜脱逃,老同乡白一雄在探望过方曦和之后也直呼:“天塌了啊!”这么看来,还留在方曦和身边的就只有汤贞了,而汤贞一直以来也被外界视为方曦和电影事业最宝贵的明珠,最重要的价值……是方曦和当年驰骋沙场,给他的对手留下了太多的心理阴影?以至于他们不肯相信方曦和真就这么倒下了,哪怕方曦和看起来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小周30》

“报纸的头版头条越来越少出现“方曦和案”四个字,取而代之的,则是越来越多有关汤贞的新闻:打人,召妓,整容,吸毒……不一而足。”——《小周31》

“从汤贞现在这个下场就看得出来,方曦和是家财空空,彻底走上绝路喽!”——《小周32》

第221章伴我11

这一年圣诞夜,汤贞昔日的助理温心、祁禄都没有回家。他们提前和周子轲沟通好了,买好礼物,也包装好,在下午天色渐暗之前,假装轻松地提着食材早早过来。

吉叔也派车送了一棵新砍的松树过来,是自家山上种的,大小非常合适。温心走进家门的时候,正看到汤贞老师穿着棉拖在地上走来走去,装饰树枝。

“汤贞老师!”温心出声喊他,“节日快乐!!”

汤贞一见温心就笑,但即使这样,温心也能从他脸上察觉出哭过的痕迹。郭姐说,从方曦和来过之后,汤贞老师的情绪波动得很厉害。“你们一定要好好陪他,告诉他,他身边有人关心他,爱他,感激他,珍惜他,不会欺骗他,不会背叛他,不会抛弃他。”

温心放下手里的礼物,张开双手,去和汤贞老师拥抱,温心把她冻红了的脸蛋蹭在汤贞老师温暖的肩膀上,温心觉得很不舍,她以后都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做汤贞老师身边的那个小姑娘,对他撒娇了。

温心长大了,肩上有了更多的责任。“囡囡的学校今晚有圣诞晚会,囡囡要演出,郭姐说她看完了就过来,”温心对汤贞说,她弯下腰,从地板上抱起装礼物的袋子,举高了,“我把郭姐和囡囡给汤贞老师的礼物带来啦!”

周子轲从楼上下来,他迅速冲了个澡,冲完澡又给曹老头儿打了个电话。圣诞树底下已经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礼物,汤贞坐在地毯上,和温心一起点蜡烛,汤贞双手握住点火器,他手不再那么抖了,周子轲走过去,站在背后看了眼地上的礼物。

祁禄来了,他背了一个登山包,天儿这么冷,他还骑车过来的。

里面除了包好的礼物,还有一袋药,夹着曹医生写的说明,祁禄把它交到周子轲手里。

汤贞想去厨房帮温心和祁禄一起做饭,又帮不着什么忙。两个小的在里头忙活,汤贞瞧着他们的背影,过会儿汤贞又转过身,去看一直靠在玄关墙边看他的小周。

汤贞的手摸起来是凉的,好不容易捂热了,只要一松开,又凉下来。

汤贞走到小周身边,他靠着小周,小周从背后自然而然地搂住他,把他两只手又捂住了,想把他暖热。

温心在厨房里和祁禄聊天。热油嘶嘶作响,也没人能听见。

“祁禄,到底是不是真的?”她悄声问,“汤贞老师真把方老板那些股份都转送给陈小娴了?”

祁禄把冰箱里吉叔送过来的半成品菜一盘盘拿出来,揭开保鲜膜,分开类,该炒的炒该烫的烫。他抬起头,看了温心一眼,那眼神颇无奈。

温心一撇嘴。“好心疼呀,”她委屈道,好像割肉的是自己,“我今天看报纸,值两百亿呢!亿啊!”

曹年在电话里告诉周子轲:人接触病菌,才能产生抗体。

“我们谁都无法改变世界,子轲,但可以改变看待世界的眼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