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6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在家里洗了个澡,他倒并不那么着急去提车。艾文涛昨晚上发短信,叫他今天去马场看看,说奇了怪了,马场开了半年,一直没有香火延续,上次哥们儿去了一提起,不到一个月先后两匹母马怀孕了。

“哥们儿!咱神啦!”艾文涛道,“要不要来看看母马,咱下午没事儿咱打台球儿去!”

周子轲开着那辆阿斯顿马丁,去了艾文涛的马场。

马场老板办公室里空了一半,可办公楼里员工数眼见着多了。开张了半年,生意是蒸蒸日上。周子轲坐在艾文涛老板的办公椅上,听艾老板在眼前说:“别提啦!找那么半天没找着,人掉护城河里啦!”艾文涛拿了颗烟,塞到嘴里,点燃了,“正巧这个甘霖甘老板,心灵比较脆弱吧,说朋友死了,伤心难过过度,从我这儿退股了!”

周子轲笑了一声。

艾文涛看他,也憨厚笑了,举起烟来,不太好意思沾这个光似的:“反正以后又是咱自家的了!”

周子轲来了这么多次,从没正眼仔仔细细看过这里的布置。他在艾文涛桌上发现了一件小玩具,被摆在钢笔架旁边。

居然是辆布加迪威龙的车模。

“哎哎哎,”艾文涛见周子轲把车模拿起来,赶忙咬着烟接过来,“没法儿跑了,没电了,”他从周子轲手里把那个小宝贝接过来,打开后盖给他看,“就这个装电池的地方都摔坏了,让我用502粘了一下,还是老掉。”

周子轲抬起眼看他。

艾文涛不大好意思,把车模放回去:“没开过真的,买个模型爽爽行嘛。”

周子轲伸手从兜里摸了摸,掏出一把车钥匙来,“当”的一声扔桌面上。

艾文涛一双圆眼睁大了,很严肃,一副很开不起玩笑的样子。

“拿着开去吧。”周子轲坐在老板椅上看他。

周子轲早就不再把一辆车当作是家了。

只是他的家最近去了南方。他也就难免觉得北京的冬天更加冷,也更加寂寞。

周子轲没心情去打台球。他开着那辆老阿斯顿马丁回家,今天是2号了,也许他应该拍几张不错的照片,告诉阿贞,他这个新年过得很愉快,实在是不用担心他的。

车开进停车场。周子轲下了车,走出来,一抬头,还没到家门口。

家里灯亮着。

家门忽然从里面推开了,就好像也有人透过窗子,一直在朝外看,一直在等待周子轲回家一样。周子轲瞧见阿贞孤身一人站在门口,t恤外面裹着简单的羽绒服。阿贞手握着门,望向了他。

周子轲到了门里,把怀里的人更紧抱住,他用背顶着把寒气流关在门外,然后低头亲吻阿贞的发顶,亲吻阿贞的脸蛋。他听到阿贞在他怀里喘气,阿贞仰起头说:“小周,祖静老师还不知道我回来了,可能在找我……”

周子轲光顾着亲他吻他,问:“你是自己回来的?”

阿贞抱歉地点头:“我没有带行李,也忘带手机了……”

似乎对于周子轲的牵挂和关怀,总能轻易压过阿贞脑海里其他的规则和教条,这让许多努力看起来半途而废。周子轲也是在亲眼见到阿贞空着手一个人跑回来,才开始懊悔,他已经长大了,不应该再动不动说可怜兮兮的话,让阿贞听着心里不好受。

可他确实好可怜:就因为他能呼风唤雨,所以就只能一个人待在北京。

“小周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可以做一点饭,”阿贞说,他在周子轲低下去的脸颊上亲了好一会儿,“我下午就要回去了。”

阿贞用家里的固定电话给远在南方的祖静道歉,周子轲站在旁边,听见老头儿在电话里笑着说:“你说你昨天晚上好好吃着饭,突然心不在焉,无精打采的,饭也不吃了,我早就猜到了!”

老头儿又说:“小汤,你既然回了北京,要不然就待到年后再过来。”

阿贞觉得很惭愧:“我下午就回去。”

老头儿问:“那你家里那位小朋友呢?你既然这么不放心,要不带上他一起来吧。”

汤贞在家里换上了厚厚的新衣服,戴了口罩、围巾,也给小周戴上帽子、手套。他牵着小周的手,像牵一只迟迟未能冬眠的大动物。他们一起离开了北京,静悄悄的,谁都没有惊动。

第223章伴我13

祖静居住的养老度假村临近海边,车刚开到村口,正是黄昏时候,能听到里头传来村民唱歌的声音。

汤贞才来了一星期,对这里已然很熟悉。周子轲开着从机场租来的车,在村口停车场熄火。他已经脱掉了羽绒外套,穿一件棒球衫。汤贞穿一件衬衫,解开安全带就下车去了。

汤贞先跑进了村子。周子轲跟在后头,他瞧见村口一株高大遮天的芭蕉树,树下立着一块大石。石上刻着一行字。

迷闻经累劫,悟则刹那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